《纽约时报》失踪的乌克兰人哪里去了?

MISSING-articleLarge
一些家庭一直在寻找有关他们亲人的线索,有超过250名乌克兰人下落不明。

乌克兰基辅——弗拉基米尔·达尼卢克(Volodymyr Danyluk)是前苏联军队的一名老兵,去年加入了反乌克兰政府示威活动的队伍。他当时55岁,已与妻子分居,基本上和家人失去了联系。在这个抗议活动持续不断的冬天,他的家人在电视直播中看到了他。

随后,上个月,在首都基辅,当局对抗议者实施了镇压。防暴警察和示威者发生冲突,数十人死亡,总统维克多·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ych)政府倒台。达尼卢克也从家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此后的几周里,乌克兰临时政府曾允许反对派成员在监狱、停尸房和医院里寻找失踪人员。还没有发现达尼卢克的踪影——同样下落不明的还有另外250多名乌克兰人。

在这里长达一个季度的政治动荡之后,一种持续的担忧仍然挥之不去:一些乌克兰人仿佛在革命的汹涌大潮中就消失了,他们究竟出了什么事?达尼卢克以及其他人是否已经成了政府镇压和警方非法活动的受害者?还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只是回到了原先平静的生活?

达尼卢克的妹妹加雷娜·奥尼什丘克(Galyna Onyshchuk)哭着说,“母亲很担心,一直在给我打电话。”

乌克兰亲欧广场运动SOS(Euromaidan SOS)是一家主导寻找失踪人员行动的志愿者组织。根据该组织的数据,自从去年12月爆发抗议活动以来,共有661人被报失踪。直到上周末,其中272人仍然生死未卜。

乌克兰亲欧广场运动SOS的协调员维塔利·谢伊科(Vitaliy Selyk)说,许多人在监狱牢房或是医院里被找到,还有一些失踪人员自己重新露面。他说,一些人的失踪是通讯中断导致的,比如丢失了手机,或者手机余额不足。

少数失踪人员是因为和家人关系不和,最近故意不与外界联系。谢伊科说,他预计,剩下的案子大部分会解决,这些失踪的人也会出现。

然而,在希望之下则潜藏着一种深深的担忧,许多乌克兰人可能被别尔库特(Berkut)防暴警察部队、亲俄罗斯的煽动者或一些试图让亚努科维奇继续掌权的非官方势力所抓捕而失踪的。

别尔库特防暴警察滥用职权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包括他们对米哈伊洛·加夫留卢克(Mihailo Gavryluk)令人发指的羞辱。加夫留卢克是乌克兰西部的农民,上个月被逮捕之后,他被要求赤身裸体地站在户外冬日的严寒中,与此同时,带着口罩和帽子的警察摆出各种姿势与他合影。

其中部分视频上传到了YouTube上。在视频中,一名军官打他耳光,还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加夫留卢克说,逮捕他的别尔库特部队军官扯掉了他的衣服。他愤怒地说,“他们是为了找乐子。”

但他说,自己很快摆脱了厄运。别尔库特的警察很忙,常常把被关押者扔在城市各处的警察局或医院里。加夫留卢克说,他被带到了一家医院,那里有很多在阿富汗参加过苏联战争、支持反对派的老兵,他们十分活跃。

老兵们很快偷偷地把他带回了广场,他说。当警方回来带走他接受起诉时,他已经不见了。

另一名曾被关押的安德里·巴贝恩(Andriy Babyn)说,随着乌克兰人纷纷出来抗争,执法系统已经因为逮捕了太多人而招架不住。他说,“这里实际上正进行着一场战争。”

巴贝恩说,一个结果是,一些被关押者最后被送进了警察局或是监狱,那里的警察要么是中立的,要么同情反对派。

但是一个不堪重负的囚犯接收系统具有同样的特点,这也就意味着,被捕者会分散在整个地区,这就为警方滥用权力带来了可能。并且难以对被关押者的数量进行完全的统计。

在独立广场流传的一个可怕的说法是,在一场吞噬了工会大楼的火灾中,在楼内匆忙搭就的医疗救助站接受治疗的50名反对派成员丧生,被烧得面目全非。

参与搜救的人说,这个说法基本上是虚构的。他们说,确实有几个人死于这场大火,但遇难者人数不超过六人。

在大火中失踪的包括来自维什尼亚59岁的弗拉基米尔·托皮(Volodymyr Topij)。至少还有一张寻找他的启事仍然贴在反对派的营地中。托皮的遗体上周被辨认出来,已经被送回家下葬。

街上流传的一个更恐怖的传闻是,为了掩盖警方广泛存在的罪行,当局火化了警方杀害的超过100人的尸体。

乌克兰亲欧广场运动SOS就这些说法进行了调查。谢伊科说,这些似乎也是假的。他说,“我们认识在火葬场工作的人,他们说没这回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