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暴力的来源

今春以来,流年不利,接二连三发生暴力流血事件。二月二十六日香港明报资深编辑刘进图被刀砍重伤,急救脱险;三月一日夜晚,昆明火车站发生维族暴徒滥杀事件,三十三人死亡,百余人受伤。三月八日一架飞往北京的马航客机,在南海神秘坠毁,无一生还,其中有一百五十余名中国人。不少人怀疑是遭到恐怖袭击,真相还在调查中。十天之内发生如此严重的连续暴力惨案,令人震惊不已。在对受难者及亲属们表示深切同情之余,我们不能回避的问题是,这些生命和鲜血的付出是因为什么?暴力的根源何在?预防之道何在?

香港人对刘进图事件已经有了很多的思考和反应,虽然尚未破案,聚焦十分明确,那就是新闻自由不容任何暴力的侵犯。但是昆明惨案,我们看到的传媒焦点是官方的表态,案情的报导与评论仍然受到控制,和香港及马航事件不能相比。无他,属于中国的敏感新闻,涉及“疆独”问题。在北京两会上,记者围堵新疆的党委书记张春贤,要他解释事件的相关问题,他一派官腔,什么大气候小气候云云,根本说不清凶杀的原因,但是高调表示,新疆的维稳一定要加大力度“严打高压”!

事实是,“东土独立运动”已经呈现暴力抗争的趋势,就像“藏独”采取自焚那样无语的要求一样,从自由派的角度而言,完全可以谴责或不赞成他们的行为方式,甚至理念,但是我们必须面对,必须理解,才能弱化矛盾与降低冲突的代价。

昆明的滥杀,显然带有强烈的民族仇恨,一名十多岁的少女,竟然是见人就杀的狂徒,这种并非精神错乱的行为,必有其心理支撑。在我们追究红卫兵在文革初期“红八月”的疯狂行为时,不是一样面对理解的困扰吗?她们究竟被什么魔鬼缠了身啊。报导说,宋彬彬道歉,有一个细节:不久前,一位女同学告诉她,亲见红卫兵同伴将一个“阶级敌人”扔进开水锅中活活烫死。宋彬彬顿时大悟,她应该站出来道歉。同样的花季少女,同样的野兽般残忍!这样的暴行在中共革命和执政的二十世纪漫长岁月中,又有多少!文革中的广西人吃人,吃掉四类分子心肝,道县事件一夜之间将几千户地富家庭杀光,婴孩也不剩。

为了什么?你死我活的斗争哲学,邪说一大堆。无孔不入的灌输和欺骗——原来共产党就是暴力党,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政权就是镇压之权(毛林名言)。用大规模的暴力打内战,暴力搞运动,暴力维稳,哪怕血流成河,尸骨如山。他们信仰暴力,和伊斯兰教徒信仰安拉一样。苏东共党顺应潮流,放弃暴力专政,落实民族自决,还政于民。中共却抓紧“刀把子”不放,视“苏东波”为噩梦,从毛邓到江胡习,一脉相承,没有改变。他们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宪政民主,更没有“民族自决权”,他们根本不能理解藏族和维族、台湾和香港人们的信仰和价值观。因此,中国的民族问题,共产党不打开自省之门,就只有枪杆子来解决,严打高压,最后,冤冤相报、以暴易暴,永无终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