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大新疆

文/帕拉提

作者简介:帕拉提,1986年出生,祖籍甘肃,从祖辈起移居新疆谋生,大学离开新疆,随后在多个城市居住生活。如今,他的亲人们还都生活在新疆,每年春节他依旧回到那里。在他看来,这才是他真正的家乡。 而他,也更想让你们知道一个真实的大新疆。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自我懂事之时,我就这样觉得。当我走出新疆,来到所谓的关内时,从我接触的关里人的口里,我再次确认:这是一片“神奇”的大地。——他们也是这样认为。这让这个“神奇”多了更多层的意思。

一种歧视、一种排外、一种惧怕,是与生俱来的,我再多的解释和说明都没用,除非我把内地的朋友带回新疆,让他们亲自去体验一下生活在新疆到底是怎样的。可是短时的逗留仍然无法化解心中的恐惧。给他们留下的,自然只有新疆大美的风光,还有那不能再甜的葡萄干。

新疆最美的还是生活在这里的人,汉族、维族、蒙古族等等。离开新疆后,有一段时间我曾经特别想念新疆吃的,烤羊肉,抓饭,拉条子。。。。。。后来我才慢慢意识到,这些美食自己可以做,也可以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吃到,味道也不差,可是你再也无法与那些真正擅长做这些的人生活在一起了。

在新疆,我可以吃到正宗的抓饭,是因为那可能是一个维族大叔早上亲自宰杀的羊肉,亲手切的胡萝卜,最重要的是在中午当他做好了这百十人分量的抓饭后,站在自己店门口,大声地吆喝:嘿,朋友,我的抓饭香得很,尝一下嘛!那婉转热情又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再加上确实喷香诱人的抓饭,你怎么能够抵挡这种诱惑!席间,大叔还会跟你开个玩笑,唠唠家常啥的,满足!真的很满足!这就是我们真实幽默的生活。

现如今,我已经对新疆的美食干果慢慢没有那么想念,让我愈发想念的正是我在新疆生活中所接触的各民族朋友。我庆幸我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多民族混居的地方。我想念给我起维语名字的邻居维族大婶,我也时常想起小时候经常一起打架的维族巴郎(小伙子),还有那动人的“古丽”(小姑娘)。还有很多汉族、蒙古族、回族、哈萨克族朋友。除了他们的宗教信仰和生活习俗不同之外,我想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十分善良的人,我爱他们。

“勤奋好学,民族团结”,一直是老师写给我们的评语中不可或缺的两个词语。那时候虽然知道很多人是异族,但从来不觉得民族团结是什么事,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是打成一片,唯一的区别就是我吃猪肉,而你不吃。那时候我们真正地在践行“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但如今这一切都变了,不知道为什么。

这么多年来,我时常回忆起三件事,关于维吾尔族。

第一件:虽然我现在看似文质彬彬,但小时候还真打过很多架,很多还都是和维族小伙伴打的,还真打不过他们,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内地小伙伴来新疆后特别怕维族人的原因,因为那时候根据民族习惯,他们人人佩戴有匕首,大人大匕首,小孩也有英吉沙小刀。加之他们真的勇敢,身体素质好,经常打不过他们,又不敢跟父母讲。但是往往最后都是不打不相识,越打情谊就越深。几个维族朋友都是儿时打架打出来的。

第二件:有一次独身一人去南疆四地州(阿克苏、喀什、和田、克州)旅游,因为那时南疆动乱频发,父母也很担心。但我觉得,这是自己的土地,都是兄弟怕什么啊,毅然前往。那里的人99%是维吾尔族,我一个汉人走在大街上仿佛来到了异国,他们大部分不懂汉语,我也不懂维族语。在从莎车到和田的长途大巴上,30名乘客就我一个汉族,我坐在最后一排,旁边的维族巴郎特别友好,我向他说了我的维族名字之后,他特别热情,给我讲了很多关于这个名字的含义和故事,到休息站的时候,还买葡萄、烤包子与我分享,到了和田还带我逛街,并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他用他零散的汉语与我交流,而他的朋友都不会汉语。

第三件:2009年75事件后,我和两个维族朋友在上海见面,虽然他们当时不在新疆,但是一说起这件事,都声泪俱下,连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长久生活在一起的两个民族会互相残杀。

现在慢慢回想,以我这样一个从小生活在新疆,身边有很多异族朋友一起长大的人,自然不会觉得他们有什么危险,即使知道打不过他们也不怕,因为不是敌人而是哥们。可是以大人们的角度来看,就没有这样简单了。

我以前都给内地的朋友宣传说,新疆并不像媒体所传到处暴乱,维族人彪悍凶猛见人就砍,都是误解,其实新疆安全的很,我们都爱维族人,维族人对我们也很友好。现在想想好像不是像我所说的那样简单,因为人心所变,不分种族。

利益的纠缠让这片本以为会淹没在滚滚黄沙戈壁的大地重新进入了世人的视线。石油、煤炭、棉花、土地的争夺让这片占有中国六分之一国土面积的疆域不再平静。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自然也变了,当然来自内地不管抱有什么企图的汉族人也不自觉地推动了这一转变。

少数民族的汉化在官方层面是永远不愿承认的,但是在现实中,汉化的举措多数来自实权掌握在汉族手中的地方政府,比如说汉语教育、宗教政策等等。按理说,新疆本来就是一个东西方文化交流融汇的地方,汉文化与异族文化本可以相互影响,但是在近代以来,新疆所形成的独特的伊斯兰文化却被汉族世俗文化强烈地冲击着,因为近30年来,迁移到新疆的汉族太多了,也许是几千年来移居新疆的汉族的总和。

当你看到越来越多少数民族建筑被推倒,越来越多的汉族餐馆开到了原先是少数民族生活的大街上,甚至那丑陋的大肥猪在街道上招摇过市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逼迫他们学习汉语,而汉族不需要学习维吾尔语。。。。。这是赤裸裸地侵犯。也许民族矛盾就在那时候悄然而生。

民族之所以称为民族,正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生活习惯,而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共同理想,在政治上的表现就是谋求民族独立。当然不是教唆一个民族要独立建国,但至少可以拥有民族命运的独立自觉。维吾尔民族显然在当今的政策环境下,失去了这个权利。也正是如此,被一些不怀好意的政客抓住把柄,煽动教唆暴乱,自然不足为奇。暴乱可以轻而易举的镇压,但是心中的积怨也许几代人都难以消除。

维吾尔民族的现代教育十分缺乏,这也许是造成当今新疆社会分裂的本质原因,不仅仅是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分裂,在他们民族内部,因为南北疆经济差异、教育差异,也在急剧分裂。所以文盲遍地的南疆也是新疆最多暴乱的地方,缺乏教育,他们更容易被极端宗教势力所控制。参与者多为贫民,受害者也多为无辜百姓。为什么会这样?有本民族的原因,但汉族政府自然也难辞其咎。

新疆建设兵团的存在很受争议。很多人认为新疆建设兵团之前被取消是现在新疆动乱的重要原因,因为没有了兵团对新疆的控制和守卫,新疆自然乱了。我倒觉得新疆建设兵团依然存在是完全割裂了新疆经济社会的发展。有了兵团的存在,地方发展完全受限,两极分化凸显。“一山容不得二虎”,我一直不理解哪有这样奇葩的政治体制还存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中。可以说,新疆建设兵团的历史作用已经完成,将建设兵团占有的土地、矿产、水源等资源交还给地方合理配置,才能使新疆形成一个完整的市场经济。

当然不能忽视宗教的力量。我一直以为伊斯兰教是一个包容的宗教,它充满活力,在全球各地都上升很快,但是由于近年来阿拉伯之春爆发之后,全球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泛滥,加之它本身的特殊性,上升到政治层面,就一切都变了。显然伊斯兰教更多的是一个政治工具。新疆南疆的宗教保守力量超乎想像,我不知道那些阿訇、毛拉都出自何方,但是在现代社会仍然会有这样的保守宗教思想实在令人不解,更需要世人的警惕。

按政客的说辞:新疆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也觉得,但为什么我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最后以《古兰经》中的一句话做结语:时光在流逝,我们正在走向我们的主,“唯信道而且行善”是你后世的唯一的资本。并以真理相劝、以坚忍相勉。我们需要坚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生亦何欢
    2014年3月11日13:44 | #1

    小学生作文写得挺好的啊

  2. 匿名
    2018年2月27日16:21 | #2

    呵呵,为维族洗地,还真是辛苦你了~

  3. 匿名
    2018年2月27日16:45 | #3

    文/帕拉提
    最后以《古兰经》中的一句话做结语:

    –头尾一看就可以结束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