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与香港反中

香港人有一个流行语, 叫「上岸」.

香港人的人生观里, 人的一生就是在海里游泳求生, 你不努力向水面游, 就会溺死. 而大部份香港人, 如果没有什么家底, 他们一生追求的事情就是「上岸」, 所谓上岸, 就是得到了资产, 即使房地产, 或者是得到一份一生的保障, 例如当公务员. 之后就可以脱离这样竞争的地狱过下半辈子. 从不稳定的现在, 走向稳定的未来.

这可说是在1985 年前出生的大部份香港人的梦想, 拥有一些物业收租, 领取公务员的长俸, 移民他国, 皆是上岸.

而上岸的标准, 就是取得多过自住需要的物业, 只要你能拥有多于自住需要的房地产, 在香港收到的租金, 已多过你一份普通工作的收入, 为了这原因, 大家都不介意借下重贷买房地产, 就是为了完成「上岸」的愿望.

跟台湾很像对吗?

借下重贷就是认为未来的房价一定会比之前高, 这就是过往的经验,如果这件事没有发生, 那么把你的房产减去房贷, 你的资产数字必然是负数.

早在三十年前, 已有香港的学者指出, 这样的发展会将香港导入灾难, 不过当时没有人理会这种言论. 去到九七之后, 「上岸理念」受到了最大的挑战, 就是九八年的金融危机. 导致了香港的地产全线下跌, 一堆人生绑了房贷的人变了负资产. 这些人抱怨, 他们早已「上岸」, 却被重新踢下水.

而当年被委任(即非选举出来的)的临时立法会, 做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决定, 就是取消了租务管制---在这之前, 租金每年的涨幅是受限的, 在这之后, 租金可以一年升一倍都没关系.

租务管制的取消, 埋下了香港日后租金和房价无限上升的导火线, 自此之后, 香港的租金就不断向上升. 资产价格亦然. 但之后再有科网泡沫爆破和SARS, 每一次打击房价, 都是打击「上岸」的人. 这些「上岸」的人联合了本来就对政府不满的人, 发动了七一游行, 把董建华给处理掉.

可是每当房价回升, 各产业的成本也会上升, 使各种产业都无法发展, 香港是否不能种菜: 香港是有菜农的; 香港是否不能有工业? 香港是靠工业起家的. 香港人是否不能研发? 香港也出很好的研发人员,可是过高的租金会扼杀大部份的实业.

「上岸者」这个群体, 他们的人生完全和房价相绑, 当房价大利时,他们就是扮演阴干其他产业的既得利益者, 但是当房价大跌时, 成为「负资产」的他们又成为社会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我想, 台湾也会走向这样的社会结构.

不论香港和大陆政府, 大概也理解了这群体的特性, 这就是自由行政策的远因. 自由行政策的确如大陆网友所说的「中央政府对香港输血」, 但没被误解的是, 他的受惠者非常的有限. 而且会进一步恶化一些其他事情.

大陆的各种特殊情况, 使大陆需要一个「商场」, 一个用来出售根本自己不需要也不制造, 从外输入的奢侈品(例如名牌), 金饰(香港没有金矿), 外国的奶粉(也不是香港制造的), 电子产品, 基本上香港卖的东西全都是别人的.

香港人为了「上岸」而产生的软弱, 要求地产价格无限上升的愿望,结果就是产生了这种奇怪的「旅游」, 因为这往往不是目的, 而只是顺便做的事情, 真相是, 香港取得了专卖权, 变成了对大陆专卖奢侈品, 奶粉的买办.

这不是「旅游」, 这是「采购」, 只是将本来可以用一条条货船做的出口, 以旅游的名义变成来香港的零售. 目标就是保障香港的租金能够只升不跌, 结果也一如所料.

结果是, 整个弥敦道, 两边几乎全部都是金饰店, 至于租金, 用台币算应该是每月数百万起跳. 文具店? 或者你想到的小商家, 他们要不就是消失, 要不就是变成了高价品, 就像网络上流传的百多块港币「叉烧切鸡饭」.

也只有像金饰, 奶粉这种超高利润的东西, 才能够支撑起这种异常的租金, 香港的食店, 一桌一天可以去到一个座位一天服务「三十个客人」, 这已经足以挑战世界纪录, 也可以明白为何香港的食店这么小, 那些服务生的脸那么臭, 想要把你赶走, 因为你在那边坐一小时又怎可能服务三十人?

然则, 高利润, 但高租金, 利润就是全部跑到去店铺的业主手上, 他会令基层劳工的薪水提升吗? 不会, 也不必要, 更多的人口使劳动力更为僧多粥少, 何需要什么高薪? 整个店子的员工薪水加起来, 随时都不及租金的一半. 而这些薪水和十年前相比可能还低了的人, 自己住的地方, 租金却上升, 外面的物价也随租金上升, 维护这些「上岸者」的代价, 就是使「没上岸」的人景况更恶劣.

北京对此是否不知不觉? 答案是否定的.

早在几年前, 我在亲共媒体中, 就已看到文章, 当初北京开放自由行的时候, 已经有大陆官僚警告过香港政府中人, 我们不是不能放人给你, 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但就怕你香港受不来. 北京早就预计到这样做会有问题, 但香港的既得利益者, 写包单认为没有.

这个输血, 输血的对象是房地产拥有者, 而他们的力量增强了, 并没有打算给回普罗大众. 不会加薪, 不会投资新的产业, 不会把这消费回本土经济上. 他们更热心的把这些钱拿到海外去, 故此你也能够留意到, 为何留学生当中亲近这类政策的人何来, 当他们就是这些利益的受益者的后代时.

这些钱没有经到工作的人和普罗大众的手里, 但是社会的副作用却是他们承受, 包括公共交通的饱和, 挤迫, 物价上升, 住屋狭窄, 各种实业的经营困难. 收买了香港的既得利益中坚, 背后却有牺牲基层的代价.

而上岸成功的人无法理解事情的变化, 他们的言论往往透露出他们对现况的抽离, 比方说, 前阵子有人说「我认识个有为青年, 刚读完书就把自己的物业押了出去往广西创业」, 原本说的人好像是勉励年青人, 但第一下就破了功, 一般的年青人何来物业可押?

然后最近又有退休高官, 说「为香港的年青人很痛心, 香港年青人应该去大陆当公务员」, 这句我说给我在大陆的年青朋友听, 全部都笑爆嘴, 什么时候轮到你香港人来大陆当公务员?

可是他们活的世界是如此, 他们认为世界变激进是受到煽动或年青人受到蛊惑, 而他们不会明白, 上次我带大陆的朋友去香港购物, 向那位大陆朋友(说粤语, 因此对方不知道他是大陆人)的店员, 是香港的中年妇人.

香港的问题是源自没有灵魂, 在英国政府的殖民统治下, 每人都只需要看到自己的部份, 就能安康生活, 拥有权力的人, 或者官僚, 也只是这样受英女皇保护的零件, 像瞎子摸象一样, 只要听从上面的指令, 一切都会及应该变好. 而无法也不懂, 以香港作为一个整体的立场去看问题.

当自己切身的问题解决了, 这世界就不应该有问题, 而所有被问题困扰的人, 都只是激进, 欲求不满, 或者被煽动的蠢人. 他不明白这些人为何不满, 因为他自己没有不满. 而他自己不满, 不是因为社会没有毛病, 他们很可能没想到, 「上了岸」的自己, 就是社会的毛病.

用共产党的说法, 香港发生的情况, 是「阶级斗争」. 上了岸的阶级和没上岸的阶级的斗争. 虽然看起来像是中港冲突, 不过站在我的立场看, 这是香港人的内战. 迁怒大陆人的一方, 是这种政策下的受害者群, 而另一方, 也只是受益者, 或者更接近大陆人常说的那种「有优越感的香港人」---他们对香港人也是有优越感, 对别人我想也是一样.

台湾各个新闻, 例如有人说房价是经济领头羊, 在我这个香港人看来, 也是同一个套路.

没有远见的政策就是制造祸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