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马航失联客机乘客家属悲愤难抑

这不是一次轻松的会面。本周一上午,在北京的一家酒店里,四名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雇员站在一个闷热的房间前方,双手垂在身体两侧,一边发布关于MH370次失联航班的又一些坏消息,一边躲避愤怒的听众扔过来的水瓶。

坏消息的意思是没有消息。截至当时,乘客们的亲友已经等了超过48小时,为失联航班的情况焦虑哭泣。该航班于上周六一早飞离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却没有抵达北京,机上载有239名乘客,其中大部分是中国人。

一名男子用中文叫喊,“所有马来西亚人都是骗子!你们知道‘骗子’的意思吗?”

他对四名马航雇员中仅有的一名女性喊道,“你用英文告诉他。”这名女性是翻译,其余三人是马航的高级经理。

他们没有回应这个中国人的话。翻译是否翻了这句无礼的言辞也不得而知。

这场拷问继续了20多分钟。近百人挤进了这个房间,有些人站到了椅子上,以便获得更好的视线。官方禁止记者入内,不过,还是有几个记者悄悄地溜了进去。

马航雇员试图改变话题,转而讨论周一的目标,亦即组织焦虑的亲友前往马来西亚。

雇员们提出了几个选项。例如,他们表示,乘客的家人可以去吉隆坡待一周,也可以在北京待上一周等待消息,然后再决定是否前往马来西亚。他们表示,一周期限不是定死不变的,也可能会延长。

前述马航高管之一王明财(Ignatius Ong Ming Choy)说,“我现在想知道,有多少人想立即前往吉隆坡,有多少人想留在北京?”

就在这时,有人朝他站的方向扔出了第一个水瓶。

不过,人群中的其他人试图让局面平静下来。有人喊道,“这没有任何好处。”马航的雇员则静静地站着。

他们要众人举手示意,看看有多少人愿意去马来西亚,举起来的手屈指可数。房间里的大多数人嚷嚷着他们不会离开。至少又有两个水瓶被扔了出来。

几小时之后,中国官员在当日下午单独会见了乘客家属,然而,亲友们的愤怒情绪一如既往。这是中国官员首次出现在丽都酒店,自上周六以来,这里就成了马航为乘客亲友准备的主要聚集地点,这些亲友大多都是中国人。他们一直挤在宴会厅里等待消息,已待了好几个小时,其间偶尔会歇一歇,去饭店大堂的餐厅吃点东西。

房间里的许多人都来自北京,但也有一些看上去是从老家远道而来的人。来自江苏省的一名上了年纪的男子身穿深色灯芯绒夹克,平静地坐在宴会厅的一侧,等着儿子回到自己身边。一名年轻的马航员工给他倒了水,询问了他的情况。

四名中国官员分别来自外交部、中国民用航空局,北京市政府和交通运输部海上搜救中心。随着会议的进行,人们变得更加心烦意乱。

这些官员先是向听众介绍了持续进行的搜救行动,然后便开始回答问题。他们传达了两层意思:中国政府正在竭尽所能,但从根本上来说,MH370航班是他方的责任。

“主要责任在谁?”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刘志说,“主要责任显然属于马来西亚航空。”

随后,刘志告诉会上的听众,他们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支持”。

他还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介入,马来西亚的应对质量肯定会更低。“不可能是现在这种水平,”他说。

来自民航局的那名官员则称,中国政府将于周一派一个团队前往马来西亚,不等马来西亚政府邀请。

外交部领事司副司长说,自己的一个朋友与那架飞机的一名乘客相识,言语之间流露出了个人感情。他用平静的语调向与会者保证,自己理解他们的焦虑和痛苦。

他说,外交部部长王毅“一天打好几个电话”,询问关于失联飞机的情况。

到这时,人群中的大部分人开始安静地倾听。有几个人在擦眼泪。然而,现场依然有愤怒的火花。

“你们为什么不给我们答复?”其间有一次,一名中年女子尖叫着打断了发言人的话,她的朋友则试图安慰她。“你知道我们有多痛苦吗?那是我们的孩子!”

朋友安抚住了她。她坐下了,依然很痛苦,但却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我没哭,”她说,“我没眼泪了。”

当天一整天,身着亮蓝色背心的马航员工一直在那个房间里穿梭,为等候在那里的人送上瓶装水。屋子的一面墙边摆好了一些桌子,中国人可以在那里找人帮忙填写护照、签证和酒店房间申请材料。在一个角落里,有人已经搭起了一个临时摄影室,供人们拍摄护照用的照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