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迪:为什么新疆之乱是大动荡的序曲?

拙文《昆明暴袭事件启示录》发表后,有不少读者说笔者从经济的角度上分析新疆乱因乃是幼稚至极,因为新疆之乱背后有外国黑手,中国不管怎么做,都得收拾乱局。

俗话说,打铁还得自身硬,如果政府不能为民众提供实现中国梦需要的经济的政治的信仰的平台,那么就别怪汉人民众在公知美式普世价值的旗帜下暗流涌动,也别怪维吾尔族人搞分裂。所以笔者到底是幼稚还是一针见血,相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实现中国梦需要经济的政治的信仰的平台,维族缺乏这样的平台,这才为东土耳其斯坦梦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猖獗打开了方便之门。这是笔者研读了许多美国智库报告得出的结论,也是东土耳其斯坦分裂运动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动员维族群众最给力的一个社会动因。

话虽如此,新疆之乱究其原因确实不只国内民族政策的缺失,还有国外势力的推波助澜。这样的势力大致可分为两股,一股是国际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一股是欧美反华利益集团。

先说第一股势力。毛泽东时代中共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魄力将新疆的伊斯兰文化强力粉碎了,结果胡耀邦上台之后,以落实宗教政策为名在新疆大规模修建清真寺。目前新疆的2万4000多座清真寺中,80%是1980年代末1990年初修建的。新疆拥有的清真寺总量接近中亚五国清真寺总量的五倍之多,仅次于有2亿穆斯林的印度尼西亚。

如果当时把这些修清真寺的钱用来修建汉语教学的学校,今天的新疆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圣战狂热者了,维族也不至于被市场经济边缘化的这么严重。当年的苏联把俄语教育在少数民族地区推广得很彻底,而今天维族的相当大一部分不会汉语,在这方面,中国远不如苏联,难怪维族会在以汉语为语言载体的市场经济里显得格格不入,难怪他们只能在讲维语的伊斯兰经文学校(Madrasa)里寻求教育。

伊斯兰的群众路线

伊斯兰经文学校在阿富汗也很火,伊斯兰经文学校的学生叫塔利班,结果就世人皆知了。胡耀邦落实宗教政策,不想无心插柳地造成了新疆伊斯兰文化的强力复兴,以及伊斯兰经文学校在汉语学校缺失的教育真空里泛滥成灾。与此同时,改革开放下,维族宗教狂热者走出国门,走向阿富汗的圣战,走向麦加的瓦哈比,和风起云涌的国际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接上了轨。这就好比干柴烈火,一应俱全,恐怖主义终于在新疆找到了肥沃的土壤,圣战之花开到了中国。

笔者曾经很羡慕穆斯林,缘起于我和一个穆斯林朋友的交谈。笔者直到30岁都没有谈过恋爱,和此友谈及此事,此友说如果我是穆斯林就好了,他可以介绍我去他们的清真寺,我只要把相片和简介交给阿訇,阿訇就可以在找对象的女信众当中给我物色对象,安排相亲。清真寺不但管你找对象的事,连找工作都可以帮忙,去到不同城市还可以帮忙解决住宿。

笔者真心觉得清真寺的关怀无微不至,只可惜笔者早已皈依佛法,断不会为找对象的事而改宗。从这段经历笔者看出,伊斯兰的群众路线真是落到了实处,而在“我把党来比母亲”的神坛上早已看不到党的倩影,被市场经济边缘化的新疆维族群众,除了紧紧依靠伊斯兰之外,还有别的出路吗?分裂分子和圣战分子打着伊斯兰的幌子,在新疆发动群众怎能不无往而不利?新疆之乱可以说是中共在新疆群众路线大溃败的一个必然结果。

再说第二股势力。美国分裂红色中国是有悠久传统的。细读肯尼思·康博伊(Kenneth Conboy)的《CIA在西藏的秘密战争》和史蒂芬·托蒂(Stephan Talty)的《逃离雪域高原》,你就可以了解,美国早在红色中国襁褓之时就积极地投入到了分裂中国的大博弈当中,直到现在,华盛顿和达赖喇嘛及热比娅之间依然互通款曲,互诉衷肠。

华尔街掌握了世界金融的核心,如果中国能争取到美国的支持,那么中国就完全可以从金融上有效切断新疆恐怖分子和藏独势力的财源,当然这只能是痴人说梦,因为一个分裂的中小中国才符合美国核心利益,一个崛起的强大中国势必终结美国的霸主地位。

最近,中国要依托新疆下一手地缘政治的大棋——大力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通过和中亚西亚的贸易来搞活中国西部。丝绸之路的再度崛起除了背靠中国之外,还得到了俄罗斯的积极响应。俄罗斯能和中国一起打造这个“欧亚陆桥”,这样就可以避开美国在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对中俄两国形成的海洋包围圈。

大力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意义十分重大:其一,它支撑了中国、俄罗斯、阿拉伯国家这些陆地大国对欧美海洋霸权的挑战;其二,中国的能源安全,俄罗斯和阿拉伯的石油等能源出口可以更多地通过陆地进行,避开美国日本可能的封锁。中俄联手打造的丝绸之路,乃是欧亚陆权崛起的大趋势,可以有效防止中国在南中国海、东海和日美玩军事迷藏时被逼近战略死角。如果新疆大乱,中国的这手大棋就会破产,因此新疆乱局完全符合美国利益。

不光新疆之乱留下了美国的背影,要搞广场革命的香港又何尝不是?中共应好好研究美国广场革命理论之父吉恩·夏普(Gene Sharp)和索尔·阿林斯基(Saul Alinsky)的相关专著,考量对策。这两位可以说是美国的群众路线大师,不可不防。

新疆之乱只是祸乱中国这部大棋的引子,就像瓦解南斯拉夫,搞乱乌克兰的终极标靶就是彻底击溃普京的大俄罗斯梦一样。

当年的苏联把俄语教育在少数民族地区推广得很彻底,而今天维族的相当大一部分不会汉语,在这方面,中国远不如苏联,难怪维族会在以汉语为语言载体的市场经济里显得格格不入,难怪他们只能在讲维语的伊斯兰经文学校(Madrasa)里寻求教育。

昆明暴袭事件启示录

笔者在《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大国崛起》(见《联合早报·言论》1月13日)中陈述:“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明显是学习美国经验的结果。九一一事件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这些变革揭示了作为一个全球性大国所面临的安全威胁,已经到了传统的国家安全组织结构、技术储备、硬件基础、人才配置所无法应对的地步,如果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不注意吸取美国的相关经验,不排除未来出现中国版九一一事件的可能。”

结果一语成谶,3月1日,昆明火车站广场发生了由新疆分裂势力策划组织的蒙面暴徒砍人事件。截至2日6点,已造成29人死亡、130余人受伤。

其实,中国政府针对新疆分裂势力的安保工作不可谓不严密,为什么还是显得如此疲于应付呢?正如笔者在文章所言:“中国目前的国土安全依然是劳动密集型有余,而技术资本密集型严重不足,且由于惊人维稳经费提供的贪腐机遇,使得国土安全部门渐陷入低效、腐败,和暴力化的泥沼。长此以往,中国目前的国土安全部门确有史塔西(编按:Stasi,前东德秘密警察组织)化的可能,而那显然是一条不归路。因为史塔西这样的组织,根本应付不了21世纪的安全威胁。”

中国必须减轻劳动密集型维稳的权重,因为草木皆兵之下的白色恐怖,更易成为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中国应越来越倚重资本技术密集型的大数据维稳。恐怖分子正在充分的利用移动通讯和互联网等先进技术扩张和渗透,因此,安全部门已经到了非用大数据不可的地步。新形势下,国家安全部门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如何通过监控危险分子的行为和沟通,揭示出其深藏不露的动机和提高先发制人的效率?如何通过情报收集,主动地将危险分子的行动计划掌控好并且适时摧毁之?如何通过成本效率高的高效率方式,完成任务并适时适当地和兄弟部门分享情报?危险分子和组织在不断地运用互联网和各种先进通讯技术,对其组织结构和运作方式进行创新和改造,如何可以从容的面对这些技术性的挑战?

大数据技术为解决这些棘手的难题,提供了充分的可能:通过对多重来源的数据进行分析,揭示不同行为之间的互动和矢量关系,运用预测分析的算法(algorithm),准确预测危险分子的行动趋势,这为安全部门先发制人的预防恐怖主义等威胁国家利益的行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可能。简而言之,大数据使得著名科幻片《关键报告》的幻想成为了现实。

新疆的维稳形势可以说是全中国最严峻的,有时候重病需下奇药猛药,因此新疆应该成为大数据维稳的试验田,以防劳动密集型的维稳操作之下草木皆兵的白色恐怖,进一步加深维汉对立和维族的独立欲望,为恐怖分子输送暴力反华的口实。

大数据维稳是美国反恐的一大经验,但恐怖主义就像是火焰,再好的灭火方法如大数据者也只是治标而已,要想治本,还得寻找火情频发的根源。

新疆恐怖主义恶化原因

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虽然中国的市场经济在新疆迅猛发展,但维族人的参与度却严重不足,并且正在不断被边缘化。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作为新疆经济发展最重要引擎之一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雇佣了新疆人口的14%——250万人之多,但只有区区25万人是当地穆斯林。就业机会和商业机会被汉族移民垄断,怎能不令维汉矛盾深化?

汉人不但垄断了新疆经济大发展创造的就业机会和商业机遇,甚至还侵蚀了维族人的传统行业,比如乌鲁木齐著名的二道桥大巴扎市场,曾经是维族商人聚集出售土特产和纪念品的地方,在被地产商开发之后租金暴涨,许多维族商人无力租赁,结果取而代之的是经济实力相对较强的汉人。政府本来希望这个市场的大开发,能够促进民族和谐,结果反而增加了维族人的失业率和维汉之间的贫富差距。有研究估计维族人的失业率可能超过了70%,而与此同时汉人的失业率却在1%左右;汉人收入是维族人收入的3.6倍还多。

新疆本来是维族人聚居的地方,结果后来的汉人垄断了就业机会和商业机遇,把维族人挤到了经济生活的边缘。这还不算,汉人还大量开采新疆的矿产石油和能源,大搞核试验,根本不在乎新疆的自然环境的保护,这一切都在维族人的心中埋下了仇汉的种子。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劳动密集型草木皆兵的方式在新疆维稳,无异于在维族人的仇汉火焰中泼油。

除了经济生活中被边缘化之外,维族人在政治生活中也在被严重边缘化。1990年,25%的新疆共产党员是虔诚穆斯林;而到了1996年,这个比率降到了7%。入党是在政府和央企发展,以及从商的一个最重要的机遇平台,但这个平台对维族人却几乎是不开放的。在三个代表思想的指引下,共产党是否也可以代表拥护中国统一的维族穆斯林呢?是否也可以成为追求中国梦的宗教信徒的信仰平台?中共可以诠释人民利益,为什么不可以诠释《可兰经》,放下无神论的窠臼,积极地参与到人民的宗教生活当中,出几位享誉世界伊斯兰大学者呢?

实现中国梦需要经济的政治的信仰平台,而这些平台对维族却几乎是不开放的,这就逼得维族人走向了东土耳其斯坦梦,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这就是新疆分裂分子恐怖活动愈演愈烈的原因,也是确保新疆长治久安所无法回避的症结。反恐功夫当在反恐之外。

实现中国梦需要经济的政治的信仰平台,而这些平台对维族却几乎是不开放的,这就逼得维族人走向了东土耳其斯坦梦,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这就是新疆分裂分子恐怖活动愈演愈烈的原因,也是确保新疆长治久安所无法回避的症结。反恐功夫当在反恐之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2014年3月12日11:22 | #1

    狗屁

  2. 蟋蟀当家
    2014年7月30日10:50 | #2

    土匪独裁根本治理不好新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