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民众散步不止,杨建利再谈抗争策略

从通安镇开始的苏州民众反对非法拆迁、要求合理补偿的抗争已持续两个星期,目前,当地驻扎的特警、武警已超过一万人,政府也采取最大的行政动员,试图从源头上切断民众的抗议动能,可以说,当地民众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25日,通安、东渚的抗议基本停止,仅在东渚财富广场等地存在百人规模的“散步”、“乘凉”活动,现场警察向民众发放公安部门的公告、通告,未与民众发生冲突,但在抗议活动发起较晚的枫桥镇等地,每天的“散步”人群未见减少,武警采取了新的应对策略。

一位参加25日夜间白马涧商业城抗议活动的当地居民告诉记者,由于该地涉及拆迁居民人数多、居住集中,到目前为止,每天晚上仍有几千人到商业街“散步”抗议,很多居民就有关拆迁和腐败问题面对面质问武警和特警,武警和特警多无言以对,但25日夜间,警察采取了新的应对策略,就是在道路两侧拉起警戒线,并用大量警力将民众压缩到警戒线以外,这位抗议者认为,堵塞交通本来就不是民众的目的,他们的目的是要引起政府和外界对此事的关注,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保持交通的通畅当然也是民众所愿,所以,他们不反对警察这么做,“重要的是他们要用大量的警察来做这些事,这就牵动了他们的神经,给他们压力,而且,我觉得,24、25日两天,在高压之下,仍有这么多人敢上街,就是一种胜利。”

和枫桥镇白马涧商业街一样,狮山办事处的新升社区,目前的抗议活动也未停息,24日、25日民众继续上街,社区每家至少出去一个人,至少两三千人出动,由于警力不足,25日到场的警察只有300人左右。

针对苏州民众的抗议,哈佛大学法学院研究员、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先生26日接受了记者采访。

杨建利先生说:首先要向苏州民众表示敬意,在中国这样一党专制、权力无孔不入的社会中,苏州民众能够以群体的力量维护自身权利,已坚持长达两周的时间,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这次的苏州抗议事件,民众意志坚定,高度默契,注意策略,可以说是一次相当成功的非暴力抗争的尝试,抗议已迫使当地政府做出解除通安镇党政主要领导职务、暂停虎丘高新区年内所有的拆迁项目等让步,实现了阶段性的胜利,这是民众抗争的结果。

但是,杨建利先生认为,苏州地方政府仍在回避民众的主要诉求:合理补偿及查处腐败恶官。杨建利认为,虎丘高新区建设采用的是商业开发模式,绝大多数民众住宅的拆迁不涉及公共利益,这就决定了民众具有按照市场价格与开发商单独议价的权利,但在实际拆迁中,政府越权介入,以统一模式、统一合同强制民众接受不公平的拆迁条件,造成大量遗留问题,这次的民众抗争就是对政府介入拆迁的一次强烈反弹。杨建利认为,当地政府既然介入拆迁,在有关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之前,就有责任给民众一个说法。他认为,政府官员应该出来与民众对话,而不是派武警和各种社区工作队来压制民众的意见表达,同时,杨建利认为,民众反映在拆迁过程中存在大量的官员腐败问题,当地政府及司法部门应予彻查,还民众一个公道。

对于苏州下一步的抗争策略,杨建利认为:作为非暴力抗争的一次尝试,我们应该认识到,这是体现了民众勇气与智慧的新型抗争方式,其主要着力点在于抗争的持续性,而不期望一朝一夕解决问题。目前,民众的抗争并未停止,仍在给当地政府以极大的压力,正如一位抗议者对我所说“哪怕只有五十个群众在,就要有超出几倍的警力陪群众玩”。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如果当地政府继续增加警力并加大行政工作力度,民众在更大的压力之下,要有暂时停止一线抗争的心理准备,但停止一线抗争并不意味着放弃,可以进行私下联络、网络发声等工作,一旦时机成熟,可以再次采取上街的方式给政府施加压力。

杨建利说,在与部分抗议者沟通后,他总结出了21个字的抗争策略:“警察来了我不怕,警察打我我就撤,警察走了我再来”。他认为,不怕,是因为某些非暴力抗争的手段风险可控,这次民众抗议不打标语,不搞组织,主要就是以顽强的个体抗争意志形成人群的聚集,而聚集的个体可以是参加抗议,也可以是围观、散步、乘凉,即使以当局的法律标准,围观、散步、乘凉也不违法,所以不用怕;而当风险超出个体承受力的时候,民众可以自行选择撤离,避免与现场警察肢体冲突,减少自身损失;民众的撤离没有代价,但警力的布控是有很大成本的,当外地调来的警力不得不撤走的时候,力量对比将再次发生变化,这时候主动权将再次回到民众手里。所以,内心的坚持和抗争的持续性是最重要的,也是不可战胜的。

另外,杨建利还对苏州民众提出一些建议:“诉求不升级,抗争要持续”,“暴力不能用,一用就被动”。诉求不升级是为了取得具体收效,另外,在这次抗议活动中,大多数现场警察的表现是有一定克制的,殴打民众的只是少数,所以,民众应该尽量多与警察交流,争取多数警察的理解和同情,在这次苏州民众的抗议中,除了一些零星的情况外,民众非常好地实践了非暴力的原则,这是减少民众自身损失的有效策略。

杨建利说:在与苏州民众的交流中有两点让他感到惊讶而振奋,一,这次抗争的参与者主体是二十到四十岁的人,其中八零后所占的比例很大,也极具抗争的激情;二,很多抗议者在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不止一次地和我谈及“自由、民主”,这说明源自自身利益抗争的公民维权运动中孕育着民主运动的潜力。从苏州抗议民众者身上,我学到很多东西,也使我对于非暴力抗争的理解具体化,通过这次苏州民众的抗争行动,我们可以观察、学习,并以每个人不同的方式参与,在这个网络时代,信息是无法阻隔的,我们可以传播苏州民众的诉求和抗议,给他们提出一些建议,但这些建议不应该包括鼓动民众冒险,相反,我们应该说服一些情绪激动的朋友避免采取过激行动,降低现场警察抓人的可能,同时也保护民众,使抗争可以持续性坚持。

杨建利说,现在有传言说很多通安等地的民众被抓,在大兵压境、一线规模性抗争无法展开的地区,民众可以收集这方面的准确信息传递给外界,通过舆论的力量要求当地政府放人。这也应是抗争的一部分。

对于当地政府所谓“境外敌对势力介入”的说法,杨建利说,民众因反非法拆迁而起,罪魁祸首是当地政府和官员,与“境外敌对势力”无关,象苏州民众抗议这么大的事件,任何人都可以表达关注,而且,作为中国公民,我们声援苏州抗议民众甚至给他们一些稳妥的建议,只是在行使公民权利,事实上,每当发生群体性事件,中国各地政府总喜欢把责任推到“境外敌对势力”身上,而不肯在自己身上找责任,这是很可笑的,也不解决问题,重要的是应该尊重民意、尊重法治、尊重人权。中国是所有中国人的中国,而不是特权阶层掠夺财富的乐园。杨建利呼吁关心中国公民权益的朋友传播苏州抗争消息,争取媒体报道,而且在各种场合声援苏州民众的维权行动。

政府多管齐下,苏州抗议暂时平息

27日,当地媒体报道,苏州市委决定免去王竹鸣的苏州高新区党工委书记、虎丘区委书记,由苏州市副市长周伟强兼任上述职务,当局可能试图以此消息稍微平息民众心中的怒气。

除了这软的一手,拆迁工作中屡屡被证明是“必杀技”的招数也被用到这次抗议事件的处理上,那就是亲属株连。据了解,虎丘区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多数已参加一次以上单位或上级召开的维稳会议,被要求不参加抗议,不围观、不传谣,并劝说家人不抗议、不围观,如果违反,就会面临下岗或解雇的危险。

为阻止企业员工参加抗议,苏州新区科技工业园有限公司给园内入驻企业下发通知,称最近发生多起因征地动迁补偿所引发的“不和谐事件”,为了社会和谐稳定,希望各入驻企业积极配合政府,抓好企业的稳定生产,维护良好的企业生产秩序。通知要求:“如企业有员工、家庭涉及征地动迁,应教育引导员工,通过正常途径,正确反映合理的要求,不能有过激行为与言行,扰乱社会正常秩序。否则,员工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知情人说,近日居民家里的老年人纷纷被小区工作人员找去谈话,由于老年人一般顾虑较多,容易被说服和威胁,他们担心孩子出事,回家后就开始阻止孩子们上街抗议。这种用亲情来分化民众的办法,往往能起到强力压制所不能达到的作用。

最近几天,通安、东渚、浒关等地许多人因在网上发帖或跟帖被抓、被谈话,部分被抓者被关押24小时后释放,目前难以了解被抓者的数量。自通安事件爆发后,当地活跃网民创建的QQ群,这几天有人突然不正常地消失,还有人消失后再次出现,发出向政府道歉的内容后退出聊天群,似乎是遭受了压力。越来越多抓捕事件的发生,使民众产生了很强的畏惧心理。

通安事件开始不久,当地的几个百度贴吧就被大量删帖,任何包含事件信息的帖子刚贴上就被删,完全失去了信息平台的作用,但即使这样,26日起,通安吧还是被彻底封掉,东渚吧、浒关吧等则涌现大量五毛贴,网络气候陡然转变。

26日夜,枫桥再次出现民众散步围观,但在警方强大的压力之下,散步者看到力量悬殊太大,情况不对,大多提前散去,未能形成此前的规模和气势,当地居民说,至27日,当地已经“一片和谐”,只有戴红袖章的人在四处转悠。从27日起,由于面临难以预测的风险,当地民众已不再敢于以抗议者的身份靠近街上执勤的警察,而是在较远的距离观看。在警察这一边,由于无法轻易判断过路者是否是潜在抗议者,所以也不敢掉以轻心,有点如入无物之阵的味道。

部分曾经参加抗议的苏州居民目前内心充满失落,认为政府的镇压力量太强,不能不怕,但很多人表示没有给补偿,老百姓不服气,现在只是敢怒不敢言,民众中仍然存在着再次上街的动力,有人在当地网络交流空间内讨论待警察离开后重新上街散步的问题,但当地警方应该有能力掌握这些信息。积极的方面:有当地居民反映,27日政府宣传车广播的内容,偏向于宣传创建合作社,提高股利分红,增加民众收入,显然是源自这次抗议事件的压力;还有消息称,由于苏州民众的抗议,苏州周边城市的拆迁都已暂停,苏州抗议事件对东部沿海尤其是江浙一带的各地拆迁当局形成了很大的心理冲击。

在官民实力对比悬殊的情况下,苏州民众的抗议被平息并不出乎人们意料,但政府如何面对民众要求补偿和惩处贪官的呼声,民间是否能够在规避风险后再次形成力量的凝聚,这是苏州事件发展到今天,被外界关注的重点。截止发稿前,有传闻说已平静了的三天通安镇再起堵路抗议,但消息目前尚未得到确认。

据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原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已到达苏州,进行调研,并主导处理这一事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