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危机持续,俄富豪担心经济利益难保

莫斯科——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在2012年重新回到俄罗斯总统任上时,他向政治精英们发出的地一个信号是,时代已经变了。这些精英很多都是银行和其他大型企业的负责人。普京对他们说,在俄罗斯以外拥有资产,很容易受到外国政府行动的影响。该把财富带回国内了。

近两年后,这番话似乎应验了。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一周之后,两国涉及乌克兰的冲突显然会转移到金融战场。目前,还是这些商业巨头,他们正在考虑危机可能会对俄罗斯经济造成的损害。

在努力带领俄罗斯融入西方体制二十多年后,他们现在面临的前景是,这一过程可能放缓,甚至逆转。

美国和欧盟表示,一旦冲突升级,它们就会采取经济制裁,这种威胁的目的是考验政治体系内是否存在共识。普京要求那些获准领导俄罗斯商业帝国的人表现出绝对的忠诚,他还明确表示,会惩罚破坏他行动的人。与此同时,他对克里米亚的强硬立场受到了公众的热烈欢迎,圈内人透露,这也包括许多商业界人士。现在,没人敢表达不同的观点。

然而,无法获取西方资金的前景,仍然会让俄罗斯商业领袖惊恐不安。与普京在克格勃(KGB)的前同事组成的小圈子相比,商业界对外交政策决策的表态受到了压制,对前者而言,经济因素可能只是次要的。

商业界对可能的经济后果已经表现出了焦虑,一些人开始疑惑,究竟有没有人明确地警告普京,可能的经济后果有多么严重。一位分析人士描述道,他们的心态像是“认知失调”。

“最近几天,我见了10个《福布斯》(Forbes)榜单上的商人。他们都面色苍白,对时局感到不解,”亚历山大·Y·列别捷夫(Alexander Y. Lebedev)说。列别捷夫是著名银行家,在与普京公开发生争执后,出售了大部分在俄罗斯的资产。但是他也说,财阀们意识到,他们的利益在这种局面中没有什么份量,尤其是如果像列别捷夫那样,在外国拥有财产的话。

“后果要由在这里的人担负,”列别捷夫在莫斯科说。“他们都不愿开口。”

俄罗斯或许也像许多分析人士一样,认定了美国及其盟友不会真正实施严苛的制裁措施。俄罗斯也明确表示,会加倍严厉反击。周五,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称,该公司可能会像2009年那样,因为拖欠账单而切断对乌克兰的天然气出口,而一位未具名的国防部官员也对俄罗斯新闻媒体表示,将会考虑停止国际社会对其核武器的检查。

自从危机开始以来,除了在社交网络上发表赞许的消息之外,俄罗斯大亨一直保持着沉默。该国国内许多大型企业毫无疑问支持普京在克里米亚的举动,在这里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在纠正前苏联领导人尼基塔·S·赫鲁晓夫(Nikita S. Khrushchev)犯下的历史错误。当年是赫鲁晓夫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自2012年重掌总统职位以来,普京的支持率现在处于最高水平。即使企业高管有抱怨,他们也不敢公开表达。

俄罗斯战略研究中心(Centre for Strategic Research)的经济学家米哈伊尔·E·德米特里耶夫(Mikhail E. Dmitriyev)说,“他们当然很沮丧,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们愿意挑战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建立这个研究中心的最初目的是去影响普京的经济政策。“这是一个新现实。即使有人对政策的效果有保留意见,我也强烈怀疑他们是否会表达出来。目前来看,这个政策受到了绝大多数公众的支持,我并没有夸张。”

不过在私下交流时,一些人形容企业内部有很强的焦虑感,尤其是针对可能会影响银行的任何制裁措施。《商业新欧洲》(Business New Europe)主编兼出版人本·阿里斯(Ben Aris)表示,俄罗斯大型企业的外债负担近几年显著增加,而且在危机爆发时,有10家企业正在进行贷款谈判。经济制裁将会引发一系列链式反应,包括交易中断、账户冻结、银行关停。他说,“那些已经遇到麻烦的寡头,将会陷入绝境。”

俄罗斯国有的零售银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国有的投资银行VTB曾积极地向东欧扩张,包括乌克兰,在西欧和美国也都拥有资产。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与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之间有在俄罗斯管辖的北冰洋海域内开采石油的协定,这是伊格尔·I·谢钦(Igor I. Sechin)的主推项目。谢钦曾任俄罗斯副总理,是普京最亲密的盟友之一。

一些人指出了一种更加长期的风险,如果乌克兰引发的冲突进一步升级,最终可能会转向俄罗斯经济陷入孤立的结局。

前美林(Merrill Lynch)俄罗斯分公司负责人贝尔纳德·苏赫尔(Bernard Sucher)表示,“或许我们回顾上周末的事件时会记起,这在俄罗斯与世界日益加深的融合过程中,是一个转折点。这是一个无法动摇的过程——俄罗斯已经与全球架构融为一体,人们觉得他们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但或许我们回顾本周末的情况时,会认为它是巨大的退步。”

目前尚不清楚普京在决定控制克里米亚时,是如何权衡经济后果的。在担任总统的最初几年,普京以推行经济自由化而闻名,阿列克谢·L·库德林(Aleksei L. Kudrin)是他最信任的顾问之一,这名倾向自由派的前财长为普京提供了在俄罗斯中央政府的第一份工作。

很多自由派的城市人曾反对普京重回总统宝座。现在,他开始在一个小圈子里做出最重要的决策,这个小圈子的人物出身于苏联安全机构。普京在新任期内最先采取的动作包括推动“精英国有化”,要求官员们出售境外投资和资产。他认为,出现与西方对抗的情况时,这些资产会削弱他们的忠诚度。

据官员和分析人士透露,实际上,普京就克里米亚问题做出最终决定时,在场的一小群人中有五六名前克格勃成员。据信,他们在俄罗斯境外几乎没有资产,因此他们不会受制裁的影响。俄铁(Russian Railways)总裁弗拉基米尔·I·亚库宁(Vladimir I. Yakunin)等与普京关系密切的人士一直主张放弃西方经济模式,转而采用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

周五,经济学家叶夫根·S·贡特马克(Yevgeny S. Gontmakher)在俄罗斯报纸《新闻报》(Vedomosti)发表专栏文章,提出了几个可以帮助普京应对经济收缩的艰难举措:提高富人及中产阶级的税负;减少教育、医疗和社会服务开支;减少发放给处境艰难的工厂的失业补助;重新分配预算,向那些对社会稳定至关重要的人群提供资助,比如领养老金的人和政府雇员。他指出,这些举措意味着要加强社会控制。

德米特里耶夫仍在与为克里姆林宫提供建议的经济官员保持联系。他表示,自己相信普京在就克里米亚问题做决定时,清楚地认识到这可能会对经济造成损害。

“在整个政策议程中,经济风险是一个重要因素,当然并不是唯一因素,乌克兰的事件不可能倒退回去,”德米特里耶夫说。“它只会朝一个方向升级。这也是西方总有很多一厢情愿的想象的原因之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