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新闻》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理财违约,救不了就不救

人大代表、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在两会期间接受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等采访,就理财产品等影子银行问题,李礼辉认为救的了的就得救,救不了的那就不能救,这是我们历来的一个原则……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影子银行的问题?风险是否可控?

李礼辉:中国的影子银行在国际上和国外的定义是接近的,但是我们的影子银行和国外比,发展还处在初级阶段,产品相对简单,没有采用高杠杆的操作,也没有多层的打包结构,中国的影子银行的产品证券化程度很低,市场化程度也比较低。这是它结构上的一个特点。

第二个从投资者结构上来看,投资者主要以个人投资者为主,机构投资者比例比较低,所以这就决定它的风险传达比较低,我们已经看到其他一些地方的复杂经济产品与实体经济离的很远。中国的产品还是和实体经济离的比较近,最多也就一层两层这种结构,总体上看中国影子银行的风险要比国际上的要低。

当然这种影子银行也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会提高货币的乘数,它不需要缴纳准备金,会扩大实际的货币供应量。第二,有些监管还没有跟上,也会存在一定的风险。第三,很多信托产品是银行和信托公司一起在做,大多数风险可控的,但是也有一部分产品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它是有潜在的风险的。

我觉得中国政府在金融风险管控上还是很敏感的,把防止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当作国家政策的一个底线,就是不能发生这个问题。所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107号文件,有4个方面的内容,对影子银行的监管责任和权利的安排作出了一个比较明确的安排,过去不明晰。现在各监管机构都在加强监管。第二建立了一个关于影子银行的专项统计,到现在为止,有不同的口径统计,我们算有20万亿左右。我觉得这个统计建立起来以后可以分层对影子银行做一个数据统计分析。这对建立管控有一个基础。第三个是限定业务范围。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第四个就是增加资本和拨备要求,商业银行定一个原则就是让实质重于形式,按这个原则来计提拨备,计提资本。

其他的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也要加强管理,信托公司也要有净资本的约束,这些措施实施以后,中国影子银行可以会比较健康,当然我可以说这是一个过程,我们看到的潜在的风险的时候政府动手做这事,是恰逢其时。当然你们可能也关注一些比如中诚信托等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我觉得中国那么大,有些信托公司出现问题也不可怕,关键是有这种苗头发生的时候是否立刻进行管理,我觉得中国的监管机构,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在这方面的行动还是比较快的。

记者:吉林信托松花江投资的山西联盛能源那个产品也出现了问题,您认为银行应该拯救他们吗?

李礼辉:救的了的就得救,救不了的那就不能救,这是我们历来的一个原则。其实不止是影子银行的产品,信托产品,其实银行的贷款也同样遇到这个问题,银行给一个企业放贷,如果这个企业这个项目经过一定的重组是有起死回生的可能,那作为金融业还是要救的,因为救了以后银行业可以减少损失,投资者也可以减少损失。

政府可以让区域风险更低一点,但是如果你救不过来那可不行,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投资,最后损失越来越大,那可不行。那还不如一下子就让这种风险暴露,看看解决的办法。但是我觉得大多数还是可以通过资产重组的方式,债务重组的方式来解决,我们看到这些信托产品投的一些项目,利率成本是偏高的,经济的波动会给它带来一定的影响。手头的项目本身的资产在刚开始的时候估计是比较好的,现在下降了,这种情况下只要重组做得好,至少可以减少损失,不至于造成很大的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