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标:内容为流寇

这些天马航事件胡乱得一塌糊涂,这件事对我打击最大的,不是新闻界的惊慌失措,而是对科技成就的怀疑。两百多号人消失了这么久,去哪了,没人知道,太空里嘹望的卫星、地球上监测的雷达,都在盲区运转。失踪者被所有人看见,又躲开所有人。

央视只拿出边缘时间报一下飞机的事,然后扯着观众,“要首先看一下两会”。只有借助灾难与鲜血,才能避免被两会这样的东西恶心到,大陆人活得够悲剧。马航还转移了南京鼓楼护士被打瘫痪事件,这两件事对新闻界的高强度羞辱都是一致的。

明显有一条医疗报道的线索,串起孕妇李丽云、深圳缝肛门风波、八毛钱事件、系列袭医案等。与其同步的,是医疗界对新闻界逐渐酝酿起来的不满、愤怒以及谴责对抗的情绪。鼓楼医院这件事之前,刚有杀医事件发生,两个界别的情绪碰撞,点火就着。

医疗报道激起医疗界的抗议,经过了长达数年时间的积蓄,反映的是新闻界对于专业性质特强的行业报道,一点点地丧失存在感,一点点地滑到话语权的临界低点,两下的冰冷关系与报道议题的热烈分歧形成反差。医生面对记者,也拿起来“舆论斗争”的武器。

医疗界的专业捍卫者@丁香园,3月3日发过微博:“今天,鼓楼医院一名护士,用氯化钾静推,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就像它预料的那样,愚蠢的大众将其加工成“被打护士自杀”的假消息放出(受到警方处分)。记者在新闻上没有优势,在制造舆论上也落入下风。

围绕被打护士的诊断,新闻界与医疗界中人仍在鏖战中,但因为缺乏可信的新闻报道做支撑,也成了舆论之战而非新闻之争。这带有象征意义,新闻界正在丧失报道医疗新闻的能力,正在丧失替大众在医疗争议中寻找真相的能力,正在丧失这一块传统的报道领域。

在社会情绪的大背景下,缘于报道对象特别严格的专业性质,最终导致新闻界失去报道能力的,除了医疗界,还有马航事件所提出的航空灾难处理领域。因为实质信息的匮乏,导致灾难调查原地踏步,也导致谴责媒体伦理的声音贯穿至今,事件似乎成了媒体的灾难日。

报道伦理的辩论总有道理,只是无法彼此说服。但在实际表现上,媒体记者确实被感化教育了,一个个学着遵守伦常。看起来,记者们的修为像是预示了某种开始,可只怕代表的是某种结束。在专业性堪比医学的航空处理方面,新闻界面对同样关紧的大门。

在陈永洲事件的附加影响中,财经领域作为新闻界炫耀专业能力的“固有领土”,被描绘成记者追逐黑金的腐朽场地,新闻界早已是失去声誉。随着一个接一个的专业报道领域将新闻界拒之门外,验证了新闻专业主义的全线崩塌,单靠社会新闻是不能撑起专业主义的。

在报道领域悉数齐整的时候,可以降低新闻专业主义的要求,将其仅仅理解成为遵守新闻伦理的专业主义;但是当失去这么多专业报道领域的屏障后,新闻专业主义才抖落真的涵义,它其实更重在对专业报道领域的专业作为。问题是,新闻专业主义皮、毛尽失。

马航事件中报道混乱,一定能找到托辞,最好用的就是拿法航空难花费数年时间才理清,来佐证现在的失序是正常的。而鼓楼医院发生的袭击医护人员的事,因为江苏省宣的淫威,又可以为报道不张找到极佳理由。总之,得之我幸,失之因为我不幸。

马航事件被认为是微博的复活。确实,各种真假信息往来,盛况如昨。在歌颂微博起死回生的声音中,微信被讥讽为私语者的谣言乐园,传统媒体一日既往地被鄙视。可是,尽管微博不断在澄清,但它没解决真相找寻的问题。新闻界在专业报道领域的沦陷,只是信息缺角的一部分。

如果把报纸—社交媒体看作是重大报道、关键真相的上下游,情况可能会更糟,因为报业在新的集团化操作中,正在被矮化和边缘化,原始的新闻生产能力被成建制削弱。这也预示着新闻界将从那些需要付出艰苦能力的报道领域中撤退,没有收复时间表与路线图。

如果把报纸—社交媒体看作是平行的、混在一起的信息格局,这也意味着“真相”将成为各种信息丧失的最大公约数。除非是从社交媒体中分化出一部分,承担起以思考开辟进路、并寻找真相的专业势力,否则,单凭微博等被动的社交媒体,新闻真相必定被舆论狂欢所取代。

我们正处在某种恶化的进程中,“内容为王”堕落成报纸类落后媒体的呓语,是骗人的谗言与自欺的媚语。深度报道能力与专业水准,一直是新闻界抬升信息大屋顶的支柱,眼看着它塌掉。这就叫树倒猢狲散,内容一如流寇,如水泼地,窜入扁平化、贫瘠的信息传播场域。烧纸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