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乌克兰危机与21世纪的大是大非

正在发展中的乌克兰危机关乎所有大国的核心利益,也关系到21世纪的大是大非,因此,这个事件将必定成为定义21世纪全球格局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中国,也就是习近平如何判断是非,如何来算计国家和个人的利害,对中国和世界未来的影响非同小可。

对任何一个大国来说,最大幸运就在于,她的国家利益与历史大潮一致,而她的领导人又能”顺天承命”,把握住历史机会。在这个意义上,普京是非常不幸的,因为俄国的国家利益与21世纪的大是大非存在深刻冲突。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21世纪的大是大非是人权高于主权。这倒首先不是因为人类的道德进步,而是技术进步使然。技术进步导致人口剧增,同时又让发达国家打仗的成本难以承受,于是民族国家的绝对主权理念,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殖民主义,以及优势种族的帝国理念,不得不逐渐让位于人权普适的理念。

但普适人权如何实现成了问题,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的对抗,以及冷战结束后金融全球化的失败都表明,求解这个问题尚需很长时日。不过,有一点很清楚,人类必须建立一套新的政治博弈规则,以避免重蹈20世纪大规模自相残杀的覆辙。普京的大错就在于,他的选择危及21世纪国际政治博弈所应遵循的行为准则。不错,乌克兰革命很可能有西方势力干预,反政府势力很可能使用了卑鄙手段,但即使如此,也不能为俄国选择大规模武装干预辩护,因为这是更大的错,会导致难以控制的严重后果。

如果完全失去对乌克兰的影响力,俄国的帝国梦将破灭,对俄国人的民族自尊将是痛苦一击,但大规模动武,只会加速这个过程。俄国的结构性弱点是致命的:相对于国土幅员和自然资源,人口太少。21世纪的技术革命将全面降低自然资源的重要性,提升人力资本的重要性。这个大趋势最大的赢家,其实是中国,而不是西方。

因此,西方主张人权高于主权,并非完全利己的阴谋,而是出于理性和道义的考量。西方的一些精英完全明白,由于中国人重功利而轻是非,同时又善于模仿,不辞劳苦,中国崛起不仅会挑战西方文明的霸权,而且完全可能挑战他们最珍惜的自由。但西方人知道别无选择,只能做好两手准备,也就是接受中国崛起,以至与中国文明全面融合,条件是中国人最终接受自由的价值,否则,就只有选择为自由而拼死一战。

中国的麻烦就在于,人权高于主权的价值,虽然在全球范围为中国人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却与中国内部的治理结构和政治文化存在根本性冲突。这正是乌克兰危机令习近平处于两难的根本原因。现在看来,习近平有可能选择对普京出兵持保留态度,而积极支持和平解决乌克兰危机,不支持克里米亚重归俄国。这种立场并不等于中国与西方立场完全一致,而是出于这样的考量,普京以武力来支持克里米亚住民自决的逻辑,对中国的台湾、西藏等问题,包含著极大危险。

有人认为,乌克兰危机加剧了西方与俄国的对立,因而可能像911事件那样给中国崛起带来又一次战略机遇。这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逻辑,是否适用于乌克兰危机是非常值得怀疑的。且不说整个人类之休戚相关已经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就中国自己来说,其面对的主要挑战并非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来自中国人不能善待中国人,来自中国当权者自伐的危险。

事实上,乌克兰危机如进一步恶化,中国得不到任何好处。相反,乌克兰危机若能以理性与和平的方式解决,将对中国有很大好处。除了直接的经济利益,更深远的是,乌克兰若能像布热津斯基所希望的那样,成为芬兰或瑞士那样理性的中立之国,将有助于鼓励更多中国人接受多元共治的现代理念。

历史早已证明,国界不会永恒,政权更不可能不变。21世纪人类期待的英雄和领袖,是曼德拉式的,而不会是彼得大帝和毛泽东式的。如果习近平从普京的错误中能有所醒悟,将是中国和世界的福音。果真如此,习近平远比普京有更大的机会成就一番伟业。这是因为,中国可能永远收不回被俄国夺去的领土,但一个普遍保障人权的全球秩序,将给自由的中国人创造无数机会。中国人创造财富的足迹,将踏遍全球的每一个角落。到那时,更多的领土对中国还有多大意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