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周永康何日不再被“同志”?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被题目为《周老老虎与薄大老虎的同与不同》,除了因为在汉语的习惯表述中“大”之为“老”——而周永康无论从曾任职务角度还是从贪腐力度角度都在“大老虎”薄熙来之上,也还因为中国大陆境内的官方媒体上都已经习惯用“退休的老老虎”来暗批已经在十八大上从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职位上“退下来”的周永康。有一篇详细介绍周永康家族共有多少成员曾因为周永康一人得道而鸡犬升天,明目张胆贪赃枉法、横行霸道肆无忌惮的长篇报道中直接明了周滨他爹周元根就是那个“人所共知”的“退休老老虎”。

此次“两会”期间,因为中共全国政协发言人吕新华的一句“你懂的”,以及随之而来的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在其英文网路版上的一句“周滨就是周永康的长子”,令诸多局外人士因此而想起来了两年前的温家宝在“两会”闭幕后的记者招待会上以不点名方式痛批当时的“西南总督”薄熙来那一幕,并据此推断这次李克强也将有样学样,东施效颦,在13日的两会闭幕记者会上公开周永康案。比如香港时事评论人士何亮亮前几日曾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说:“我们都记得两年前人大闭幕时,温家宝就谈到了薄熙来的问题。可以肯定,李克强的记者会外媒记者还会追问。我想最晚到3月13日,李克强的记者会应该(对周永康案)有某种形式的公布。”

说起来明天就是3月13日,届时的记者招待会上能否有记者可以得到就周永康问题“发难”的机会就是个未知数,因为政协发言人吕新华的一句“你懂得”已经令中共“两会”的公关部门有了足够的警惕,所以人大的发言人就已经非常“聪明的”地用她自己的长篇独白消磨时间的方式成功地令伺机发难的在场记者扫兴而归了。更何况即使有记者得以在13日李克强唱主角的会场上突破了会议主持人的“封锁线”,接招的一方也仍然会“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正如另外一位叫章天亮的评论界人士所说:“可以预料,今年两会之后的记者发布会上,如果周永康一案仍未公布的话,仍有记者可能会向李克强提出这一问题。既然《南华早报》已经在政协会上作过预演,相信李克强也必然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应对。”

所以,何亮亮所说的对于周永康的问题“李克强的记者会应该有某种形式的公布”的预测必须先有一个记者能够抢到就此问题“发难”的机会为必要前提,有了这个前提的实现,届时的李克强百分之百不会以”无可奉告“四个字回复或者在回答了其他问题之后假装忘记了此问题,更不会象刘前主席的儿子刘源上将的回答“你知道的,都差不多知道了”那样的既不严肃更不正式,但应该也不会以完全不回避的、直接了当的形式就“关于周永康(同志?)的问题”当即给出一个态度严肃的、内容具体的,结论式的答案,道理就在于无论关于周永康问题的定论已经在中共决策层内答成与否,由国务院总理在全国人大的记者招待会上抢先向公众正式宣布一项党中央关于高层人事问题的重要决定——无论是处分还是任免,绝对不合这个党自己的行为规范。

人们都还记得两年前温家宝在两会闭幕的例行记者招待会上措辞严厉地批评和要求中共重庆市委、市政府务必就”王立军事件““进行深刻反思并吸取教训”,随后的借题发挥内容虽然明显是影射薄熙来在重庆搞的那一套不但经不起历史的考验,而且是在复辟二十年前即已经被一纸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所否定了的东西,但并不直接提及薄熙来本人。可事实上温家宝这次招待会的头一天胡锦涛主持的政治局常委会议即已经通过了免去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由张德江接任的决定。而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上侃侃而谈的同时,张德江、李源潮已经飞抵重庆。与此同时,头一天奉命率领大部分出席北京两会的重庆代表和委员提前回渝的黄奇帆也已经按照中央的指令向全市处以上领导干部发出了次日务必到场“全市领导干部大会”的紧急通知。

当时关于黄奇帆奉命率团提前回渝并在温家宝记者会当天的差不多时间为张德江和李源潮接机的细节是一位中央媒体驻渝记者告诉笔者的,以此说明决定免去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的“中央决定”的作出并先向黄奇帆等人传达肯定是在温家宝的记者会之前。

其实,这个时间上的先后顺序即使是从中共官方当时的公开报道中出能够推断得出来。温家宝记者会的次日,中共各大媒体奉命统一刊登和播发了一则简讯:“新华社北京3月15日电 日前,中共中央决定:张德江同志兼任重庆市委委员、常委、书记;薄熙来同志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所谓“日前”,当然不是“昨天”的意思。

张德江抵渝正式接管重庆市委不满一个月,新华社又于4月10日“受权发布”:“鉴于薄熙来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决定,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调查。”

请注意一个重要的细节,那就是已经被宣布“立案调查”的薄熙来到此为止仍然还是共产党的一个“同志”,直到2012年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给予薄熙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当然也就不再被“同志”了。

笔者在这里回顾两年前的薄熙来从十八届政治局常委的热门候选人到“犯了错误的同志”,再到“移送司法机关”的犯罪嫌疑人的被“分阶段”处理,是想说明当年的薄熙来案与如今的周永康案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不同点,那就是薄熙来是在位、在职期间因为一个偶发事件而突遭调查,而周永康从被开始调查的时候即已经是不在其位的“老同志”了。由此就决定了当时对薄熙来的处理明显是匆促行事,所以才有了从先免去重庆市委书记实职;继而再宣布“停止”其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职务并接受调查;然后是开除党籍、移交司法的“三步曲”。事实上,在不被安排或者被免除了具体的实权职务的前提下,中央委员也好,政治局委员也好,都已经是空有其名,表面上的政治身份而已。而眼下正在被“继续调查”的周永康的政治身份只是一个所谓的“从中共中央领导职务上退下来的老同志”,无职可免,无职可“停”,所以对他的处理过程既没有“分阶段”的必要,也没有时间上的紧迫。如此说来,周永康案的处理结果无论何时才能被宣布,其结论内容都应该是直接了当,一步到位,没有继续继续被“同志”一个过程的必要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