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陕西幼儿园“集体服药丑闻”调查

  “集体服药丑闻”调查

  家长们发现了至少两张进货单,其中一张写于今年3月份,进货量为1万片。但家长们在学校并未发现药片,“这些药是不是已经被孩子们吃了?”

  首席记者|杨 江

  3月11日,星期二,6岁小女孩青青缺勤了,她没有去就读的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而是被妈妈昌女士一大早就带到了西安市西京医院排队。和多数孩子一样,年幼的青青因为惧怕打针吃药对医院充满抵触,但33岁的昌女士却显得比她还要紧张,因为此前一天,这位年轻的母亲刚刚获悉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枫韵幼儿园长期给400多名幼儿集体服用一种中文名叫“盐酸吗啉胍”的成人抗病毒处方药。

  因为岁数的原因,青青只模糊记得自己至少在老师的安排下服用了大概一年左右这种白色的小药片。而正是这一年间,昌女士发现女儿持续性肚痛、头晕、皮肤瘙痒,昌女士一直为此很困惑,也曾多次带女儿去医院检查,B超、血检,始终查不出病因。

  当枫韵幼儿园给幼儿集体服药的秘密被意外发现后,数百名家长闹开了,昌女士这才发现原来青青这样的症状在这所幼儿园的幼儿中间非常普遍,情况严重的孩子生殖器出现病症,比如男孩子下身红肿、尿不出,就像患上了前列腺炎,女孩子则下身分泌物增多。

  忧心忡忡的昌女士等不及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第二天就将孩子带到了西京医院检查,医生透露,仅这天上午,就至少有十几名枫韵幼儿园的家长带孩子来做检查。

  血检、尿检单子开了一堆,望着无辜的女儿,昌女士气得快哭了。“一直以为三聚氰胺离我很远,谁曾想到幼儿园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女儿长期服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枫韵幼儿园为何给全园幼儿集体服药?《新民周刊》展开了调查。

  幼儿普遍出现药物反应

  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位于西安市高新区风韵蓝湾小区内,风韵蓝湾是一个经济适用小区,幼儿园的生源主要来自周边小区。学校门口的铜牌显示这是一家隶属于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的一级幼儿园,根据家长们的介绍,风韵蓝湾小区业主2006年陆续入住,2007年,幼儿园开园,法人代表孙雪红,院长为赵宝英。

  因为给幼儿集体服药的丑闻曝光,3月11日,枫韵幼儿园陷入了瘫痪,家长们集体罢课,并围堵在校门口讨要说法,个别家长因情绪激动围堵附近的道路,被警方带离。

  41岁的王先生有一个5岁半的儿子龙龙就读于这所幼儿园的大班“太阳班”,他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气得哭了,王先生觉得太愧对自己的孩子,因为龙龙至少一年多以来一直在抱怨自己肚子疼、头晕、皮肤瘙痒,还总是眨眼睛,王先生以为孩子在撒谎,为此还动手打过孩子。

  龙龙还伴有尿路红肿症状,时常嚷嚷着要尿尿,到了马桶边却半天尿不出,王先生一直以为龙龙是上火了,便给龙龙吃下火的食物,但根本不见好转。

  直到2014年3月初,枫韵幼儿园一名小女孩回家后告诉妈妈,“妈妈,我以后再也不会感冒了”。妈妈问为什么,女孩回答:“因为在我们学校吃了不会感冒的药。”女孩描述那是一种白色的药片,味道很苦。

  这名母亲让孩子把药带回来看看,没想到孩子下午回家真的把药拿回来了,白色的药片上写有“ABOB”。

  消息陆续在家长们中间传开,一下子炸开了锅,枫韵幼儿园的幼儿家长有从事医疗工作的,很快查出来这种由太原市振兴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抗病毒药物,名叫“盐酸吗啉胍片”,俗称“病毒灵”。

  根据药物说明,这种药物所含的吗啉胍成分能抑制病毒的DNA和RNA聚合酶,从而抑制病毒繁殖,用于流感病毒及疱疹病毒感染,其不良反应可引起出汗、食欲不振及低血糖等。

  有家长获悉,1999年12月11日国家药监局对地方标准的病毒灵公布停用,理由是效果不确切。还有家长获悉,“盐酸吗啉胍片”用于小白鼠实验出现小白鼠后代畸形的现象,这更加剧了家长们的担心。

  3月10日,因为服药秘密败露,枫韵幼儿园约幼儿家长晚上到学校协商,但场面几近失控,有愤怒的家长差点揪住院方殴打。

  大班幼儿朵朵的妈妈吴女士告诉本刊记者,见面会上,朵朵的爸爸向学校反映朵朵肚痛、皮肤瘙痒、盗汗等症状时,班上36个孩子的家长几乎都反映孩子有同样的症状。

  “我这才知道朵朵的副作用不是个案。”,根据吴女士的叙述,朵朵上个星期服药后,出现明显盗汗症状,半夜突然间从睡梦中爬起来,头发湿得像刚洗过一样。吴女士认为女儿的这种症状完全符合“盐酸吗啉胍片”的副作用表现。

  3月11日下午,名叫李娜的母亲来到枫韵幼儿园讨要说法,她的儿子高一鸣今年7岁,从两岁半就入托枫韵幼儿园,孩子长期喊肚子疼,却始终查不出原因,2013年,高一鸣从幼儿园毕业,就读一年级前,按照小学老师的建议,李娜再次带孩子到医院做了详细的检查,结果发现右肾积水,主治医师当时觉得很奇怪,因为找不到病因。

  “我听说枫韵幼儿园的秘密后,问孩子,孩子这才告诉我在幼儿园时一直服用白色药物,老师是放在水里让孩子喝下去的。”

  3月渠道不明进货1万片

  《新民周刊》记者调查,1999年,国家药监局确实对地方标准的“病毒灵”公布停用,但国家标准的“病毒灵”并没有停用,记者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资料库查询,全国范围内的盐酸吗啉胍片生产企业资料共有288条,其中枫韵幼儿园所采购的太原市振兴制药有限公司“盐酸吗啉胍片”于2010年9月19日获批,批准字号“国药准字H14023483”

  “病毒灵”的主要副作用确实是出汗、食欲不振等,但没有发现其他严重影响健康的不良反应。此外,该药对抗病毒的效果明显,价格相当便宜,通常一百片售价不过1.5元左右。不过,即便成人使用,也要严格按照说明书或尊医嘱服用,来自西安市多家医院的反馈意见是,这种药是处方药,因为出厂时没有做孩子的临床试验,所以不推荐孩子使用。因为担心副作用,西安市儿科权威医院西安儿童医院早就不进这种药。

  3月10日晚上,幼儿园与家长的见面会上还来了当地教育局、药监、卫生局以及当地宋基会等单位的领导,地方政府给出的态度是成立调查组调查此事。

  学生家长王先生很愤懑地对《新民周刊》表示,园方最初解释给孩子服药是为了增强孩子的抵抗力,“但这种药只有治疗作用,没有预防作用。园方的解释说不过去。”

  “整个枫韵幼儿园老师、保育员加起来一百多人,这么长时间以来居然没有一个人对家长透露过给孩子们集体服药的事,你们就没有娃娃?”王先生说,他很难理解这所幼儿园的员工集体无良到了这种程度。

  那么,枫韵幼儿园究竟又是为何在家长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幼儿集体服药?园长赵宝英的解释是,这是一个“失误”。园长承认,只是跟园里的保健医生简单商议后便开始给400多个幼儿服用“盐酸吗啉胍片”,服药的目的是为了预防病毒感冒,保证出勤率,至于服药时间,为“一个季度”。

  但这个解释家长们并不认同。枫韵幼儿园分大中小班,这些班级分别被冠名“星星班”、“月亮班”、“太阳班”,大班的多位家长反映孩子吃了快三年。王先生指控这所幼儿园至少已经给幼儿服用这种药物长达七年之久,也就是说很可能是从开园就给孩子偷偷服药。

  一名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家长透露,其子女回忆在枫韵幼儿园上学期间就被老师喂过这种药物。

  而为了哄孩子们顺从地吃药,园方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有老师跟孩子说这种药吃了舒服,有营养,还有老师说吃了药就再也不会生病。就这样,一直以来这个秘密居然没有一个孩子跟家长提及。

  “盐酸吗啉胍片”是一种处方药,园长解释,药是从药房购买的。但家长们很不解,处方药怎么可以随便买到,而且一买就是这么大批量?

  王先生透露,家长们通过调查发现,幼儿园的保健医生黄林侠并没有医师资格证,只有一个保健证书。更为惊人的是,家长们发现了至少两张进货单,其中一张写于今年3月份,进货量为1万片。但家长们在学校并未发现药片,“这些药是不是已经被孩子们吃了?”王先生很担忧。

  枫韵幼儿园给孩子们服用“病毒灵”的用量也让家长们很是担心,根据幼儿们对家长的反馈,有的班级一天给孩子喂一片,有的两片。

  “帅帅”的妈妈告诉《新民周刊》记者,这种药即便给孩子服用,也必须严格按照体重计算,且分三次服用,“学校怎么可以这样按成人的药量给孩子长期服用。”“有的孩子说,每过一段时间就吃,一吃就是三天。”

  家长们要求学校出具用药记录,遭到拒绝,对用药规律以及用药最早始于何时等问题,园方讳莫如深。

  保证出勤还是药物试验?

  关于给孩子集体服药的原因,青青的妈妈昌女士认为可能与收费有关,枫韵幼儿园是一所民办幼儿园,每月收费1130元,其中国家补贴90元,也就是说每个家长每月需交1040元。这个收费,王先生认为是比较高的,因为他的工资收入每个月也就只有两千多元,“但我们还是要把孩子送进幼儿园,看中的就是宋基会这个品牌。”

  按照收费办法,如果幼儿缺勤一天,枫韵幼儿园就要给家长退一天的费用,超过十天缺勤,就要退一半的托费。

  但王先生等更多的学生家长则担心有更大的利益驱动,比如是不是在将孩子当小白鼠进行人体药物试验。

  王先生作出这种怀疑的依据是,“不管孩子身体健康与否,都必须吃这种药。孩子一旦生病请假,园方就表现得非常紧张,打电话追问生了什么病,什么反应,我们一直以为园方很关心孩子,为此很感动,但现在想来有些不正常。”

  《新民周刊》进一步调查发现,枫韵幼儿园被家长集体投诉已不是首次,2012年,这所幼儿园的家长集体反映,为了升级一级幼儿园,园方进行突击装修,让孩子们打地铺睡午觉,两个孩子一个被窝,而且装修时的油漆味道非常严重,连家长们接送孩子时都觉得鼻子眼睛受不了。但这件事后来不了了之,幼儿园还顺利评上了一级幼儿园。

  在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鸿基、枫韵幼儿园网站页面上,宋庆龄的头像非常醒目,枫韵幼儿园宣称其品牌理念为“继承和发扬宋庆龄先生毕生致力的儿童文教事业”,办园导向为“安全、健康、快乐、发展”,安全理念为“安全是幼儿园发展的底线,防患于未然”。

  然而,给幼儿集体服药的事件显然与这些宣传相背,家长们质问,“黑心幼儿园配得上宋庆龄先生的称呼吗?”

  《新民周刊》多次联系枫韵幼儿园进行采访,均未得到回应,目前,当地教育、卫生、药监、宋基会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作为家长代表,王先生表达了家长们的诉求,一,尽快调查并公布枫韵幼儿园给孩子集体服药的真正动机、用药规律;二,在家长们信得过的医院对孩子进行体检;三,卫生局组织专家介入,评估药物对孩子的影响,包括长期影响,保障孩子成长后的生活、生育安全。

  王先生还有一个担心——是否还有其他幼儿园存在枫韵幼儿园的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和尚
    2014年3月12日12:32 | #1

    残害下一代,接连不断,政府装聋作哑,已经尽失人心了。

  2. 匿名
    2014年3月13日10:19 | #2

    傻逼政府 除了捞钱 什么都不会 监管差到了极致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