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泪:称赞一下孟学农!

要称赞一下孟学农,不是因为他乃王岐山“挑担”,而是因为他在这次“两会”期间敢说真话。

孟学农说有不少官员的博士帽是注水的“假货”,应该拿到中组部接受调查。我认为这个说到了不少官员的疼处。学术腐败这个问题,在中国非常严重,官场尤甚。中国不少高校,经常拿手里的博士帽与官员进行资源互换。有不少官员平常根本不去上课,论文也是秘书代笔,论文答辩的时候走走形式,开开后门,专业水准一塌糊涂。前些年各级党校还对党政体制内官员对口批发硕士、博士学位,不知道这种情况现在有没有改观。

孟学农还批评一些领导人乱出书,浪费资源。不少人领导人的文稿其实都是秘书代劳,拿来当成自己的文章发布,稿费归己,还想名留青史,这个其实也是个“潜规则”。我知道孟学农为什么说这话,因为最近以来,有些前任领导人出书几乎到了疯狂的程度,一个赛一个的出,实际上书里狗屁内容没有,都是些官样八股,装腔作势。这样的书如果放到市场上没人会买,基本上都靠系统摊派,隐藏着巨大的腐败,其实就是用公款给这些人买单。

孟学农还谈到了给公务员加薪的问题。在这方面,我同孟学农的观点也高度一致。随着物价水平上涨,给公务员适当加薪是可以的,出于稳定公务员队伍和遏制腐败的考虑也是必然的。但是公务员工资不能超出社会平均线太多,也不能大幅加薪,而且还必须要依法进行,并考虑到各方面的实际承受能力。

这次北京“两会”期间,有不少代表委员提出给公务员大幅加薪,我对这样的声音就非常反感,不久前为此我还骂过《人民日报》。要知道“两会”的代表委员是代表人民利益的,你们这伙代表委员霸占着这个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的平台,天天在会上嚷嚷着给自己加薪,净想着自往自己裤裆里扒拉东西,算他妈什么玩意儿?这是一个合格的代表委员应该做的事吗?

我觉得在这个事情上,孟学农就说的很有道理。公务员如果觉得工资低,完全可以下海。你下海没胆量,又天天这样鸣冤叫屈算怎么回事?再说了,现在的党政系统那么庞大,养活那么多混吃等死的废物,有多少公务员是在真正满负荷干活的?哪个地方的党政衙门机构不是门难进,话难听,脸难看,事难办?你们就这样对待纳税人,纳税人干嘛支持给你们加薪?

就像孟学农说的,我觉得不少公务员有情绪,实际上就是由奢入俭难的问题。具体来说,就是对灰色收入或八项规定落实的抵抗,这种情绪的发泄是改革的阻力,而改革要冲破这种阻力。利益再分配、再调整很难,国家公务人员应该成为典范,不能因为掌握着权力,就总想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如果改革的结果是首先满足这些人的需求,那改革还改个屁啊?!现在这样不少他妈的挺好的吗?你让分蛋糕的人先取蛋糕,傻逼才会挖空心思把蛋糕分均匀呢!

在谈到公务员工资问题时,孟学农还对上届政府主要领导提出坦率批评。孟学农认为这个问题上届政府主要领导要担责任。说“上届政府主要领导一会儿顾及这种舆论,一会儿又顾及那种舆论,一会儿又估计金融危机”等等,“拍脑瓜的政策”造成了现在的局面。——而上届政府主要领导是谁,你懂的!

孟学农还抨击上届政府没有法治思维,把权力看得比法律重要。这种批评是很厉害的!对中共政治认识的观察者应该还记得,当时公开审判薄熙来后,《人民日报》就发表了“要用法治思维反腐败”的社论文章,而且习近平上任后也提出要透过制度建设来约束权力,把权力放到制度的笼子里。

所以你们要知道这话的分量。要是换了五年前,假如孟学农是一位退休的政治局主要常委,譬如江泽民或胡锦涛,是可以就这个问题的定性,给中央写信,并要求召开党的高层民主生活会。如果大家在民主生活会上意见多数一致,弄不好就是一场政治斗争,会造成政府系统最高领导人换人。

抛开这些抨击的对错与否不谈(比如有评论就认为是前任政府长达十年没给公务员加薪而引发了这个利益群体的不满反弹),我觉得孟学农敢于这样严厉地抨击上届政府主要领导没有法治思维,把权力看得比法律重要,这个很不得了,很要命。这说明孟学农现在是真的敢说真话,也豁出去了!当然他也知道上届政府的主要领导已经拿他没办法,而且他也做好准备以后再也不去这位领导家拜年聊天了。

一码归一码,在夸完孟学农后,咱还得把话说回来,我觉得孟学农还是要为北京非典和山西溃坝造成的人员严重死伤事故是有领导责任的。这两个问题孟学农推不掉,要不然那些死去的冤魂不会答应。再一个,我觉得无论是中共也好,孟学农也好,都要反思一下为什么你孟学农在位的时候不说这话?一定要等到退居二线后才敢放胆批评?

这说明中共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机制至少在过去几年的政府系统已经失灵,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官场文化中,做下属的根本不可能对上司提出任何批评。而且从这个角度看,我觉得孟学农其实多少还是有些懦弱,你别听他吹嘘自己当时因为非典主动要求中央解职,那是他在为自己脸上贴金,实际上最起码在退居二线之前,他还经受不住官位的诱惑,要不然他当时怎么不敢放胆批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