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将放开利率 减少政府控制

中国央行行长准备让中国在两年内放开存款利率,这一前所未有的举措将迫使中国的银行通过提供最优条件来竞争客户。

官员们说,他们希望放开存款利率可以让普通中国储户有更多的利息收入,让银行更仔细地评估风险,以及让更多贷款流向那些不断抱怨自己被大银行忽视的私有企业。

但中国政府为臃肿的国有银行体系注入活力的同时也存在着风险。在解除对金融系统中利率的限制时,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都遇到过麻烦。比如说,上世纪80年代,针对部分美国贷款机构的利率规定被取消,这导致许多储蓄贷款企业先是迅速增长,随后又纷纷倒闭。

中国逐步放开利率的做法是在更广层面放开经济政策努力的一部分,其中包括让市场力量在确定人民币币值时发挥更大作用,以及允许更多外资投资于中国。虽然中国的政治改革几乎没有取得什么进展,但中国还是推进了这些市场化措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政治改革之外的方式来巩固权力,包括担负起通常属于国务院总理的职责。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中国学者拉迪(Nicholas Lardy)说,放开存款利率是改革日程上最重要的步骤之一。

目前,中国央行为银行存款利率设置了上限,在存款利率很少能超过通货膨胀率的情况下,这样的安排对中国居民十分不利。目前,通货膨胀率为2.5%左右,而1年期存款利率最高仅为3.3%,中国大银行的存款利率鲜有能达到这一水平。

由于有廉价资金,大型国有银行得以向国有企业提供利率较低的贷款,让这些企业在同中国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竞争时占有较大优势。

去年夏天,中国取消了对贷款利率的限制,但借款方说,银行的做法并没有发生大的改变。中国央行行长在周二召开的记者会上说:“存款利率放开肯定是在计划之中,我个人认为,是很可能在最近一两年就能够实现。”

周小川的言论为中国领导人此前有关允许银行竞争储户的模糊承诺加上了具体时间。中国央行顾问们说,由于有强大利益集团的反对,调整利率体系受到阻碍,但周小川此番预测则是在公开施压,推进变革。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去年委任周小川继续担任中国央行行长,这是他的第三个五年任期。过去数年来,大型银行通过向储户支付极低的利息并向大型国有企业发放贷款而获利。大型国有企业被认为是几乎没有风险的借款方。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负责中国事务的官员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表示,这一紧凑的时间表显示出中国政府致力于金融市场的改革。中国央行并不是独立的机构,大规模改革措施需要获得中国国务院的批准。

在周小川的领导下,中国央行加紧重塑中国经济,让中国经济更加立足于国内消费需求,而非出口或国内的资本密集型行业。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让银行在存款利率方面展开竞争应该会使普通人有更多资金用于消费。

分析师们表示,通过提高银行的融资成本,此举还能够要求贷款机构更好地对风险作出分析,并将更多资金分配给愿意支付较高利率的私营企业。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Wenzhou Small- and Medium-Sized Enterprises Promotion Association)会长周德文表示,目前对小企业来说,融资是个大问题。他说,利率市场化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周二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政府选择了一些民营资本共同参加第一批五家民营银行的试点工作,他们将分别在天津、上海、浙江和广东开展试点,为资金拮据的小企业和私营企业提供融资。据中国银监会称,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控股)等民营资本都获批参与试点。

不过,银行存款利率市场化有时也会引发金融危机,因为银行争夺资金、推高成本并向高风险项目发放贷款,但这些贷款最终可能成为坏账

在美国储贷危机时期,机构自由竞争储户,为了寻找愿意支付足够利息来填补更高融资成本的借款者,这些机构错误地押注于房地产项目。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 U.S., 简称FDIC)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很多房地产开发商最终无法偿付贷款,超过1,600家银行关闭,造成了约1,600亿美元损失。

再来看看中国的情况,银行支付给储户的利息增加,可能将推动利率飙升。利率飙升可能令地方政府、房地产开发商和其他本已很难偿付债务的企业进一步承压。据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中国非金融类公司的未偿银行贷款和持债规模达到了12万亿美元左右,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0%以上。

银行不能提供较高存款利率也促进了愿意支付较高利率、受管制较少的非正式放贷机构的增长。

在很多情况下,中国的银行与所谓的信托公司合作,通过高收益率投资产品吸引储户,然后将资金贷给房地产开发商和资金吃紧的地方政府等高风险部门;但银行无需在资产负债表上计入这种贷款。

这种影子银行活动导致中国整体债务水平在过去几年中大幅上升,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之际引发了围绕国内金融业脆弱性的担忧。

瑞士银行(UBS AG)经济学家汪涛表示,银子银行、包括互联网金融的迅速发展,实际上就是利率市场化。

银行业人士和分析师们表示,允许银行展开利率竞争将推高贷款利率,至少初期是这样。这是因为银行将被迫争相向储户提供更高的存款利率,进而收取更高的贷款利率。尽管如此,外界仍普遍认为这对整体经济有利,因为这将迫使银行更加谨慎地评估客户的还款能力、而非政治影响力,从而向服务业和高科技行业的私营企业输送更多资金。

中国央行一直在与IMF就如何安全地实现存款利率市场化展开合作。IMF敦促中国央行按部就班地进行改革,首先建立银行存款保险机制和银行破产处理机制,以应对银行有更大自由通过提高利率来吸储后带来的风险。上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全国人大代表表示,将推进上述两项工作。

但中国央行将如何实现利率市场化还很不明朗。

目前,中国允许银行存款利率最多较基准利率上浮10%,目前一年期基准存款利率为3%。熟悉中国央行讨论的官员表示,一个可能是将上浮幅度扩大,比如提高到30%;另一个可能是完全放开中长期存款利率。

周小川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利率市场化初期容易导致利率走高。

但他说,最终利率将由市场力量决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