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飞机哪去了?

马航MH370失联超过四天,已创下了民航飞机失联后踪影全无的最长记录,中、马、越、澳等“八国联军”齐心协力,联合搜救失踪海域,也是前所未有的。中国更是不计成本不遗余力,赢得支持和好评。

在大海里搜救无法定位的失事飞机残骸,无异于大海捞针。如果飞机已在空中解体,那么以那个高度跌落海中的话,大块的残骸很快就会沉到海底,小块的残片则会大范围地扩散开去。

2001年4月1日,一架美国海军EP-3型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附近海域上空执行侦查任务,中国海军航空兵派出2架歼-8II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僚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上空与美军飞机发生碰撞,中国战斗机坠毁,飞行员王伟跳伞。在相当精确定位的情况下,跳伞飞行员王伟至今下落不明,飞机残骸几无法捞获。

以我十年前掌握的资料显示,别说越南和马来西亚,就是中国和澳洲恐怕也没有大面积搜索海底的技术与装备。唯一有这个能力的是美军。可美军在越南与亚洲国家海域的军事存在有限,这次不但没有动用海底搜索,连海面搜索都没有大规模介入。而越南、马来西亚在内的亚洲国家的海上搜索能力,几乎还停留在用肉眼搜寻的水平。至于中国,飞机续航能力受限,唯一的航空母舰并不在这个区域,虽然高喊“全力以赴”,但又有几架飞机在天空搜索?依靠军舰、船舶对广大海域进行搜索,几乎是杯水车薪,找到找不到只能靠运气了。

越南海域和南海的大部分地区,其实都在美国的高科技军事技术的监控之下,一是靠头顶上的军事卫星(卫星搜索飞机可以,搜索飞机小残骸则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二是靠密布海域的监控“暗桩”(美国军方和情报部门在越南海域以及中国的南海海域广布的“暗桩”包括一种可以漂浮在海面上的形似“木桩”的电子装备,可以记录周围经过的船只行踪以及其通信内容),如果马航失联后及时通报国际社会包括波音公司,则可能借助其它国家包括美国的力量及时定位失联飞机。超过一定时间,飞机自带的信号系统沉于海底,就无法发出信号了。

马航失联,牵动了无数中国人的心,在无奈、悲伤之际,又让人感到温暖。同多年前的类似灾难相比,不难看出中国社会、中国政府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当然,我们也看到,在搜救技术上,面对浩瀚的大海,还存在相当的差距。中国今年大幅提高军费,引起世人关注。我希望这些军费能用在最需要的地方,例如军事科技上,大规模、远距离和高难度的搜索与救援往往离不开高精尖的军事技术。

我在1992年左右到南美的阿根廷、巴西出差,一行人抽空乘小飞机飞往离南极最近的机场,结果遇到超强气流而落下了“飞行恐惧症”,之后别说坐飞机会紧张,从购买机票开始就会时不时烦躁、忐忑不安。这种病(请注意,这是一种“病”,而不是“怕死”那么简单)折磨了我整整十年,到2002年左右才豁然痊愈。

在患“飞行恐惧症”的日子里,每每坐飞机都有一种非常无奈、无助和无力的感觉,驾驶员是谁?他昨天和老婆吵架了没有?这个飞机是谁造的,又是谁维修的?会不会偷工减料?今天飞机上是否有不要命的恐怖份子?我们今天飞行会遇到强气流吗?会不会有外星飞碟突然窜出来?起飞和降落时会不会突然失控?如果我在太平洋坠落海中,有人来救我吗……

当然,这些问题依然存在,只不过没得病的人不会钻进牛角尖里。其实在现代社会里,岂止是乘飞机让不能脚踏实地的你感到无奈,在社会的各个领域,甚至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都并不完全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你能确定喝的自来水一定安全?到外面餐厅吃的食物没有被下毒?你能保证今天坐的火车不会追尾?开车时不会被陷入混乱的红绿灯误导撞车?或者被莽撞的司机拦腰撞一下?你到医院时会不会被误诊?即便你不出门,你又怎么能确定严重的雾霾不会阻止你的子孙后代健康地活到你这个岁数?

这几天,当我们在问“飞机哪去了”时,恐怕都能或多或少地感觉到,我们已经被国家政治、经济网络、社会生活与科学技术紧密地织在了一起,我们无意中掌握了他人的命运,而更多人也一直抓着我们的命脉。生命安全、生活质量与为人的尊严,都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更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决定的。

马航MH370失联后,我们看到多国军队与搜救队来到附近海域搜救,无一国对搜救设置领海与领空屏障,一向“寸土必争”的越南也异常大方。各国媒体尤其是中国媒体的报道不但有理有据,而且基本上没有看到“妖魔化”和“阴谋论”的现象出现。人们在为失联飞机与乘客祈祷同,也在思考我们自己的处境和人类的命运;在定位“飞机哪去了”的时候,也在搜寻我们每个人在人类社会中的位置……

杨恒均 2014.3.12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