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报记者南疆走基层九天所感:资金都去哪了?

@于建嵘:文章值得一读。但有两点想与作者商榷:1、你真的认为,我们今天一切好的生活都是共产党给的,而一切坏的东西都是西方敌对势力和公知们造成的吗?2、我们可以肯定基层干部的努力,也可以赞扬自治区干部下基层,但是否更检讨是什么原因让执政者与民众渐行渐远呢?

@于建嵘老师你说这叫什么事?报社打电话给我说,因为你的转发,那篇文章转发量太高,为了保护报社和记者,让我把那条微博删除。他们在怕什么?20万干部下基层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要真相吗?为什么说出来了,让大家看到了,自己吓成这样?!

资金都去哪了?

3月3号从乌鲁木齐出发开始在南疆住村采访,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9天,令人感动的、正面的、积极的内容,我都已经如实的发表了,这里不再赘述。仅仅浅谈一下令人气愤的、失望的、甚至是危机四伏的一面。

安全保障方面

20万区直机关干部下基层,说句实在话,这等于是在未来三年的时间里,将20万干部的身家性命全部赌上,作为“聚民心”的筹码,如果赌赢了,新疆才有资格谈后续的长治久安、如果赌输了,自治区党委、政府身败名裂,干部失望了、同时民心也彻底散了,这一散,新疆估计很难再恢复平静了。

这里不得不赞扬一下这20万区直机关的干部,哪怕是为了政治前途也好,屈服上级淫威也罢,总之,他们来了。抛妻弃子,来到了很多连新疆本地少数民族都不敢来的地方。
这些干部的安全自然成为了自治区决策层最关心的问题,对此,自治区“三民”活动拿出了一大笔专项资金,保障干部们的安全,毫不夸张地说,关于安保问题,自治区决策层想到了每一个细节,但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呢?

山寨的电饭煲、山寨的煤气灶、劣质茶壶、暖瓶、板凳、桌椅,可以毫不夸张的讲,这次自治区拿出的专顶资金,虽然不能说给每一个干部配备高档的生活用品,至少购买正品的钱绰绰有余了,但是,当这一笔已经被定义为“专款专用”的资金,经过地区、县市、乡镇的手,就已经开始打折扣了。这一点,从生活用品上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其次,一般安保采取1+1+4+6的模式,即每一个村一个警务室、一个民警、4个协警、6个民兵,为的就是保障在新疆任何一个地点出现暴恐事件,在两分钟之内,就有警力能够赶到,这一点,说句实话,的确基本做到了,但是呢,人到不一定力量到,因为我们住处没有围墙,而且是旱厕,女同志们连起夜上厕所都不敢,我们不远处的警务室内,睡得一滩烂泥,不是说不能睡,至少应该轮流值班吧。在这个节骨眼上,暴恐事件一触即发,但是基层的安保人员的安保意识真的不强。

当然不能完全怪罪于基层的安保人员,工资没有发到位。在这个生活成本居高不下的年代,谁会真正操心,这里又要问一句,每年远高于军费的维稳经费都去哪了?顶层设计的再好,落实不到底下,办实事的人没有动力,一切都是空谈。

阵地建设方面

先不说国家,自治区对南疆四地州近几年投入相当大的财力和物力进行基层组织建设和阵地建设。

这里先简单的解释一下阵地,浅显地讲,就是村委会的硬件设施。往深的讲,就是通过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和文化软实力的渗透让党和政府占领老百姓心里的这块阵地。

但是我亲眼看到的呢?

南疆农村唯一的娱乐场所就在村委会,但是我所在的村委会,连个篮球架都没有,空荡荡的一片,村里的会议室也落满了灰尘,整个村委会没有一张报纸,更别说理应标配的阅览室和活动室。

阵地建设首先要把村民吸引到村委会,给他们提供休闲娱乐的场所和设施。所谓无事生非的道理便是如此。只有吸引了老百姓,让老百姓将闲暇的时光消磨在休闲娱乐上,,从而能让者百姓心里对村委会的硬件设施产生依赖,才能避免一些疆独分子趁虚而入。如果一天到晚吃了睡睡了吃,生活失去了乐趣,疆独分子只要在一个村做窝,不出半年,立即能让鄞善暴恐事件重演。

同样,在内地,村委会已经成为了一个解决邻里纠纷的重要途径,然而我走访的这些村,老百姓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意识,在他们眼里,村委会就是几个房子,领导下来检查的时候,升升国旗,做做样子,没有一点实际意义。

同住的干部大哥说了这样一句话,如果抓不住老百姓的内心,阵地建设得再好都没有意义,“如果不聚民心,就算共产党花了大价钱盖了高楼洋房,南疆的少数民族也不会买共产党的帐,可能他们的眼里,这一切都是“胡大”(真主)给的。”

农业设施方面

这一点,乡党委书记说了一句可能是真正符合国情的话。

乡农业灌溉基本都是土渠,国家、自治区、地区、县市都进行过水渠防渗工作,但是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各自为战,没有办法形成合力,力量是散的,投入的再多也没有意义,他认为,如果这些年多方持续的投入能够形成合力,统一指挥,可能乡所有的渠早都已经做好水渠防渗了。

基层的乡村就像是一张画纸,时刻盼望着上面能来画一笔,但是老大画一块、老二画一块、老三再画一块,虽然看起来,大家都画了,但是这张画纸始终无法形成一幅完整的画面。

说句实话,工作将近两年以来,我下了三次基层,对于乡村也大大小小看过很多,不是说乡村的权力机构不想发展,在繁重的维稳任务下,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在南疆地区所接触的乡村干部,没有一个是细皮嫩肉的,且不论男人,对于城市里一个个爱美的女人来说,谁愿意自己皮肤粗糙无暇搭理,24小时待命,天天把头栓到裤腰带上生活?

说句可能有点偏激的话,我认为,基层干部留在南疆就是一种奉献。

我想到两会上一个代表说不赞成给公务员涨工资,说自己一个月工资一万多,一年将近20万,说党和政府对得起自己,我就笑了,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南疆基层公务员待遇能达到你的一半,我也不帮南疆基层公务员说话了,可是人家连你的五分之一都达不到。同时,我希望自治区能够将薪资朝基层大幅度倾斜,天天喝茶看报的人趁早卷铺盖滚蛋吧。

我从自治区组织部了解到2009年之后,南疆大批汉族干部逃离了这片土地,每年南疆虽然不断在增编设岗,但是考进来的毕竟没有走的多,而且南疆生活的汉族百姓也出现了快速流走的趋势,“如果没有一种强有力的行政干预,可能再过十年左右,南疆就没有汉族了,再过三十年,新疆就彻底不属于中国了”住村的一位干部大哥这样说。

这些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我希望那些在内地、在北疆生活的所谓的意见领袖正儿八经的来南疆的村落扎扎实实地看一看、走一走,你们是“精英阶层”,话语权掌握在你们的手中,衷心希望你们多接点地气,现在都在提打通“最后一公里”,你们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喝荼看报、怎么可能打通最后一公里?

基础教育方面

住村走访的时候,一位33岁的维吾尔族大哥给我们说,他儿子现在上学用的课桌,是他当年上学用过的,听到这句话,我们都愣了愣。

于是,今天跟着工作组去村里的学校看了看。我们的工作组长,一位大姐几次没忍住偷偷的抹眼泪,在见到校长的时候,要不是旁边的工作人员暗示和劝阻,以大姐直率的性格,怕是早开始劈头盖脸地骂了。

整个学校没有硬化,全是泥土地,幼儿园里几张破烂的小板凳、整个幼儿园没有任何玩具,一旁用来取暖的煤炉上,一个炉圈断了三截,没有暖瓶,孩子们在学校连口热水都喝不上,午餐是一块拳头大的、成人咀嚼都费力的馕,这儿一块馕竟然需要八毛五,还是从100多公里远的喀什运过来的。

是的,很无语,村里的维吾尔族都会打馕,为什么非要从喀什购买馕再送过来?农村一块钱可以买一块直径20多公分的馕,为什么一块拳头大的馕需要八毛五?

在小学部,我们印证了那位33岁的维吾尔族老大哥说的话,破旧不堪的桌椅板凳,老师的讲台上都有一个洞,一个个孩子感觉是从土堆里爬出来的一样,同样破旧的炉子、同样无法喝一口热水,在学校的土操场上,有一个水泥砌成的破旧不堪的乒乓球案子。孩子们拿着只剩下木板的球拍快乐地打着球,孩子们说他们最喜欢打乒乓球。大姐笑了笑对我说,“除了乒乓球,什么娱乐设施都没有!孩子们不喜欢这个还能喜欢什么?”

晚上九点吃完晚饭,大姐号召大家开会,一直开到十二点,每一个人痛心疾首的表情历历在目,老大哥看到孩子想到了自己的孙子,他的孙子两岁多,一百多件玩具,他打算把孙子的玩具全部送给孩子,旁边军人出生的大哥说,他打算号召战友捐点钱,“看着这些孩子,我心里过意不去。”

各位凭良心讲,如果你们的孩子在这种环境下,你们愿意让孩子去学校学习吗?要我我肯定不愿意,我还不如让孩子在家跟着我,也免得受那份罪。

为了稳定南疆四地州,中央、自治区对南疆四地州的投入巨大,已经开始实行12年义务教育,这里我忍不住问一句,钱呢?钱去哪了?要是钱真的全都下来了,南疆四地州的辍学率至于这么高吗?

这里我又要赘述一下关于南疆基层教育问题带来的巨大隐患。

在村里我们发现40岁以上的村民对党和政府都是感恩的,这里的老百姓真的特别淳朴,一个66岁的老大爷告诉我说,在以前,巴依老爷(地主)早都把水全部占领了。他们种地根本没水,现在基本家家户户都能浇上水了,这就是共产党带给他们的实惠。说实话,我真的很感动,南疆的老百姓真的非常容易满足,并不是说党和政府做的很好,至少他们经历过那些年代,看到了这些变化。

但是15到20岁的年轻人则抱有不同的想法。他们通过广播、电视、网络了解到了外面的世界,但是看看自己生活的地方,巨大的落差让他们有了抱怨。说实话,有抱怨是正常的。但是由于他们自小没有接受共产党的教育,很容易被疆独分子利用,说简单一点,他们就是墙头草。

都说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极端宗教同样也在从娃娃开始渗透,因为没有接受教言,没有形成自己的价值观体系,很容易为了“圣战殉教上天堂。”

这里要忍不住说一句,义务教育如果不扎扎实实的推广下去,年长的一代老去,年轻的一代成长起来,下一代的极端思想会更加严量。说的不太贴切一点,这就是一个洗脑的过程,我们在自己的国度,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重,拥有义务教育得天独厚的条件,却不去贯彻落实,从而让极端宗教把年轻人给洗脑了,这个问题难道还不严重吗?还不应当反思吗?

关于三民活动

首先,我要表明一点,我不是五毛,我只是希望新疆这片土地能够长治久安,能够进入经济发展的正规,所有在新疆这160万平方公里生活的人们能够过正常人的生活,不再担惊受怕。同样,这960万平方公里生活的人们也能够安居乐业、幸福美满。

说句良心话,这次区直机关20万干部下基层住村,自治区提出来“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的政治任务,我个人来讲,是觉得这个决策非常英明和正确的。

我个人认为,关键是访、重点是惠、核心是聚。

如果这20万区直机关干部能够扎扎实实的访到民情,其余的问题就容易很多了。这几天和很多住村干部交流,大家的观点一致,惠民生不仅仅是给他们盖房子、修路、修学校,关键是让南疆的少数民族群众知道这些东西是谁给的,否则就回到了上文提到的老大哥的那句话,“共产党花再多的钱,他们也不买共产党的帐,他们可能认为是胡大(真主〕给的。”

所以,这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访到最真实的老百姓的心声,其次是惠民生,切实解决老百姓心中最想解决的问题,最后,才能达到最核心的一步,聚民心。

现在中央、地方都知道,民心已经散了,一旦有足够势力的团体揭竿而起,“共产党推翻国民党”的历史就会重演,所以现在要高压。

高压自然不是长久之计,长久之计是重新聚集民心,当年共产党打下江山,唯一的资本就是民心,可悲的是建国65年,共产党的这个最核心的资本现在虽然不能说消失殆尽,也算是岌岌可危了。这里说的不仅仅是新疆,全国都一样。

习李上台给我最大的印象不是反腐倡廉、不是改革,而是希望。也正是这星火的希望对老百姓的心慢慢的起了化学反应。老百姓在观望,观望是否希望能够成真。

这九天的时间,住村干部们和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至少每一个点滴我都看在眼里,这些区直机关干部的表现也燃起了我的希望。

当然,这才仅仅9天,我真心的希望住村的干部们能够扎扎实实完成这三年的任务,为新疆、为整个中国争取到一个喘息的机会。

我仅以一个平民百姓的身份奉劝各位“公知”,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当然批评也是一种爱国,但是极端的批评还是趁早算了。考虑问题结合国情、结合实际,一旦社会动荡、遭殃的还是我们最普通的公民。

于3月12日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 , ,
  1. 匿名
    2014年3月13日14:34 | #1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政府不是国,是人民的打工者。嫌人民素质低的政府不如狗。

  2. 抠字眼没意思
    2014年3月13日14:48 | #2

    一脸公知像干啥,那个于建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鸡蛋里找骨头,歪楼好手

    从人品上讲,这个晨报记者是有赤子之心的,文字上不尖锐,也许是为了能通过官方审查,可是显然他信错了人。

  3. 和尚
    2014年3月13日09:52 | #3

    呵呵,是不是五毛并不在于自己承认不承认,最后一段已经是五毛的标准模式。这样的认知,已经和五毛无异了。

  4. 楼上的
    2014年3月13日19:46 | #4

    那么说,所有不希望中国陷入天下大乱的都是五毛了?那请算我一个,我自带干粮。
    真不知道你们是真傻,还是假痴不癫,我从来不相信革命能带来什么好东西,唯有改良才是出路。

  5. 匿名
    2014年3月13日20:28 | #5

    @楼上的
    五毛希望的是中国人民想植物人一样被臭虫共匪吸血而不吭声。
    改良的刘晓波和许永志都蹲着呢!革命不是最好的选择,却是被迫的唯一选择。

  6. 英国人忍了几百年
    2014年3月13日23:22 | #6

    改良说到底,是改人的大脑,政府官员也是从老百姓中走出来的,他们的大脑关键时期是受社会影响的,
    后面不管怎么变,都摆脱不了这个影响,英国人忍了那么多年,也没变成植物人,关一两个改良者就是
    被迫唯一选择了?

  1. 2014年3月17日14:05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