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蜗藤:克里米亚和科索沃有什么不同?

俄罗斯撕毁条约,军事侵略乌克兰,并要公然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这种只应出现在19世纪的侵略恶行竟然发生在现代政治文明已经成为国际关系准则的21世纪,无怪乎在国际上引发广泛而激烈的批评和抗议。
为了在程序上“合法”,在俄罗斯军事控制下的克里米亚议会匆匆通过了“独立宣言”,并要在3月16日进行克里米亚公投,公投选项只有两个,是“回归俄罗斯,成为俄罗斯联邦的一部分”,还是“恢复1992年克里米亚宪法,以及克里米亚作为乌克兰一部分的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第一,这个所谓的“独立公投”根本就没有“独立”的选项。第二,所谓恢复1992年克里米亚宪法,从技术上说就是否定克里米亚作为乌克兰的 一部分,因为这部宪法原本规定克里米亚独立,而作为乌克兰一部分的法律规定是在后来经过和中央政府谈判后在补充加入的。因此这个选项在本质上是自相矛盾 的,随时可以让当局能够按照自己的需要进行解释。这个公投的选项充分说明了所谓克里米亚“独立”,其目的并不是公民自决的独立,而仅仅是为俄罗斯吞并克里 米亚而炮制的程序而已。
为了回击国际社会,俄罗斯外交部还搬出了科索沃的事例,认为这个“先例”的存在让克里米亚这次的公投产生合法性 。
中国占主流的官方左派传媒基于传统的亲俄反美思维,不顾中国对乌克兰在条约和道义上的义务,不顾中乌的战略伙伴关系,不顾乌克兰在过去二十多 年为中国军事现代化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在克里米亚被占领的前一刻,乌克兰还用尽办法把需交付中国的战舰脱离俄罗斯的控制),不顾中乌人民之间的传统友谊, 公然支持俄罗斯武装吞并乌克兰领土的行为。这早已引起了富有正义感的广大人民的不满。它们也不得不承认,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已经引起广大人民对俄罗斯在历史 上分裂中国和侵略中国的回忆,也引发广大中国人民对左媒一面倒的亲俄路线的质疑。
但左派传媒还附和俄罗斯,企图引用科索沃这个事例说明“俄罗斯还不这么坏”,为一面倒的亲俄路线辩护。这多少能够迷惑一些对科索沃和克里米亚以及国际法不了解的人,认为凭什么“美国可以支持科索沃独立,俄罗斯就不可以支持克里米亚独立?”为此,我有必要再分析一下,为什么科索沃和克里米亚是不同的。
从表面上看,国际社会承认科索沃在2008年宣布的独立,和俄罗斯承认克里米亚的独立是相似的,都是一个主权国家的一部分通过公投而作出“独立”的决定。但这种表面上的相似掩盖了它们之间内里的本质不同。
为此,我先简单回顾一下科索沃的独立过程。
南斯拉夫是一战之后才建立起的国家。在1910年前,以阿尔巴尼亚人为主的科索沃是奥斯曼帝国的领土。巴尔干战争中,塞尔维亚从奥斯曼手里夺得科索沃。一 战后,巴黎条约把其他原属奥匈帝国的民族的土地作为战利品给了以塞尔维亚人为主导的南斯拉夫。在两战之间,塞尔维亚人对科索沃进行“殖民统治”,有目的有 组织有计划地把阿族人迁出祖居的科索沃和把大量的塞尔维亚人迁入科索沃,这引起科索沃人民的反对。
这个“殖民”的称呼不是我发明的,也不是西方人硬套上去的,而是在当年南斯拉夫的法令中就是这么称呼的(Decree on the Colonization of the Southern Provinces of Yugoslavia和Decree on the Colonization of the Southern Regions)。因此,从科索沃的政治地位来看,一开始科索沃就被视为塞尔维亚的殖民地。
这种殖民进程因为二战的关系才告一段落。但是这已经相当大地改变了科索沃的人口分布,尽管阿族还是大多数。很大程度由于殖民统治给科索沃人口所出现的变 化,科索沃在战后没有取得和其他少数民族一样获得加盟共和国的地位,而仅仅是塞尔维亚的一个自治省,其自治程度甚至比另一个自治省还要低。
八九年之后,南斯拉夫解体,各少数民族纷纷取得独立。科索沃也在1991年宣布独立。要注意的是,在这时,仅有阿尔巴尼亚承认科索沃独立。西方国家并不承 认科索沃的独立。这时在科索沃开始发生要求独立的阿族人和塞尔维亚军队与武装的冲突。在98-99年前后,科索沃开始发生广泛的人道主义危机,特别是出现 大规模的难民潮和塞尔维亚政府对阿族人的非法大屠杀(记录在案的有22次)。而在米诺舍维奇的拒绝下,西方社会的政治解决的努力宣告失败。人道主义危机的 诞生以及和平政治解决的失败是北约最终决定军事干预的主要原因。
1999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案1244号(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1244) ,根据第11项e款,科索沃的未来地位将通过政治和平解决,而且规定在科索沃成立联合国临时自治区,而北约则承担维和义务(Rambouillet Agreement )。这个决议获得包括俄罗斯在内的14个理事国的赞同,唯一投弃权票的是中国,南斯拉夫也接受了这个决议。这个决议案表明,科索沃在联合国的决议中是有权独立的。
2006年,联合国特使经过详细调查和评估提出最终解决科索沃地位的报告,建议科索沃成立一个留在塞尔维亚中的高度自治的政治实体(但不是独立)。这个联 合国建议取得了大部分国家的支持,唯有俄罗斯和塞尔维亚极力反对,中国也反对。为此,报告一再修改让步以满足俄罗斯的要求,但最终并没有得到一致的意见。 在这种情况下,2008年科索沃宣告独立。这个独立得到108个联合国成员国的承认,占联合国成员的大多数(56%),并在2010年的国际法庭中裁决合 法 。
关于克里米亚的历史问题,可以参考我以前的几篇博文。这里就不详细论述了。
从科索沃独立和克里米亚独立相比,我们可以发现几个重要的不同。
第一,民族因素。
科索沃是塞尔维亚在1912年从土耳其人抢来的殖民地。其原居民阿尔巴尼亚人不是斯拉夫人,和塞尔维亚人没有任何历史渊源。即便经过塞尔维亚的殖民地化运动,阿尔巴尼亚人还是占人口大多数,而且保持了原有的民族认同。
克里米亚是俄罗斯在18世纪末从土耳其人手中抢掠过来的领土。其原住民鞑靼人在20世纪40年代被苏联通过反人道主义的罪行强行全体流放到中亚。尽管在苏 联解体后鞑靼人开始回迁,但由于实际的困难,这个过程远没有完成。俄罗斯人占克里米亚大多数的现状是源于这个不合法的罪行的后果。克里米亚的现状不能由现 在的人口构成而决定。
第二,历史和法理因素。
在历史上,在被塞尔维亚人通过战争的方式抢过来后到 90年代之前,阿裔一直没有能够表达自己的意愿。根据联合国非殖民地化的精神,作为殖民地的科索沃原居民有权决定自己的前途。在独立运动兴起之后到宣布独立前,阿族人没有和塞尔维亚人达成任何的协议。
克里米亚本身不是通过殖民地的方式被乌克兰占有的(要算的话殖民地原居民是鞑靼人),而是在20世纪50年代在苏联的统治下,被俄罗斯人赫鲁晓夫从俄罗斯 划给了乌克兰。这种转移是和平的,也是合法的。在乌克兰独立后,克里米亚曾经争取过独立,但是很快和乌克兰政府达成协议,以自治共和国的身份留在乌克兰 内。在克里米亚议会自己订立的宪法中,第一条就规定: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是乌克兰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 The Autonomous Republic of Crimea shall be an integral part of Ukraine and it shall solve, within the powers conferred upon it by the Constitution of Ukraine, any and all matters coming within its terms of reference.)。
因此,克里米亚属于乌克兰是一个和平而合法的过程,是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中央政府达成的协议的规定,也是克里米亚宪法的规定。克里米亚独立既不符合联合国的非殖民地化的精神,也违反了违反了它和乌克兰达成的协议和自己的宪法。
第三,国际法方面。
科索沃的2008年的独立虽然没有取得所有国家的共识,但是在联合国1244号决议中,已经为科索沃未来可能的独立留下法理依据。而这个决议是在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安理会中以14票赞成1票弃权的绝大多数通过的。西方国家在2008年支持科索沃独立并没有违反国际条约。
克里米亚则不同,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受到国际条约的保护。在1994年的《安全保障布达佩斯备忘录》(Budapest Memorandum on Security Assurance)中规定乌克兰同意放弃核武器,而其他各国(美国、英国和俄罗斯)承认并确保“乌克兰在现有领土上的独立和主权”,“避免使用武力威胁 乌克兰”。乌克兰放弃核武器是以美俄英各国承诺乌克兰的安全保障为交换条件的。乌克兰遵守承诺放弃了核武器,俄罗斯就有义务根据条约,尊重乌克兰的领土完 整。美英也对乌克兰的安全与完整负有责任。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公然违反了自己所签订的条约。
中国对乌克兰也有国际条约方面的义务,2013年,中乌签订《关于进一步深化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里面规定:“双方强调,在涉及国家主权、统一和领 土完整的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是两国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双方相互坚定支持对方根据本国国情选择的发展道路,支持对方为维护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 保障政治社会稳定,发展民族经济所做的努力。”
因此,俄罗斯支持的克里米亚的独立违反了国际条约,是不合法的。
第四,军事干预。
北约对科索沃的军事介入是在科索沃出现人道主义危机之后的事,而这种危机通过政治方法无法和平解决。联合国宪章第47条规定在这种情况之下,国际社会有权使用一切必要的手段去阻止。
而在克里米亚,既没有出现人道主义危机,也没有乌克兰中央政府企图改变克里米亚的现状,也没有俄裔利益受到损害的例子。俄罗斯的出兵除了侵略之外并无任何理由。所谓要保护俄裔,只是俄罗斯凭空想象出来的借口。
第五,和平努力。
在北约军事干预科索沃之前,和平解决始终是北约的第一选择,军事介入只是在和平解决的政治手段无效之后的最后选择。
在克里米亚事件中,在俄罗斯入侵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事件”发生,即使有这个“事件”,俄罗斯也没有尝试从政治和外交方面出发去解决,而是直接采用军事介入的方式。这违反了联合国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的原则(联合国宪章第二条)。
第六,国际共识。
在整个科索沃独立的过程中,尤其是所有关键的步骤中包括出兵和决定政治前途,西方社会都是采用了一切努力以图取得广泛的国际共识。
最值得指出的是,尽管科索沃独立问题在90年代初就开始,但是直到2008年之前,西方社会都不支持科索沃独立。在这漫长的18年过程中,欧盟美国和北约都尽最大努力去推动科索沃在高度自治的情况下留在塞尔维亚(南斯拉夫)的方案。
但是在克里米亚事件中,几乎没有一个国家支持俄罗斯,中国也没有明確支持克里米亚独立。俄罗斯也没有任何努力取得国际共识。俄罗斯的行动完全是单边主义的。
第七,政治前途。
科索沃人民的意愿是独立,西方社会支持这种民族自决的独立,而从来没有把科索沃吞併的野心。
俄罗斯军事干涉乌克兰和支持克里米亚的唯一原因就是想把克里米亚占为己有,是违反国际法的吞併他国领土的行为。
第八,酝酿时间。
科索沃人民从明確争取独立到最后独立,一共用了18年时间。在1999年由联合国接管后,也有9年时间让人民充分表达自己的意愿,这种意愿是经过深思熟虑而不受外力干预的。科索沃人民最后做出国家独立的决定,是充分反映了她们的意愿。
而克里米亚从俄罗斯入侵到提出要独立再到公投独立,用了仅仅不到20天的时间。在俄罗斯军事占领下,又如此仓促的“公投”,根本无法让克里米亚各种人有充 分的时间和不受胁迫的环境去表达、思考和争论自己的意愿。这种所谓公投,不可避免地沦为政客玩弄“法制”的手段,亦不可避免地沦为一个作为反面教材的笑 柄。
结论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科索沃和克里米亚有本质的不同。尽管从政治学理论上说,克里米亚独立所隐含的地区自决原则有一定的正确性(但如果中国承认这一 点,将会陷入极大的麻烦,你懂的),但毫无疑问,科索沃并不是克里米亚的先例。如果俄罗斯要遵从科索沃的先例,就请先把军队撤出克里米亚,鼓励克里米亚和 乌克兰政府对话,争取广泛的国际认同,并让克里米亚人民有充分的时间和和平的环境去为自己的前途思考。当然,最重要的是,俄罗斯必须彻底打消吞併克里米亚 的念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3月13日14:48 | #1

    文章写的不错,回答了很多疑惑。但美国对科索沃看不出尽量争取和平解决的努力。当分裂分子得到美国各种保护暗示,鼓励,他们是不可能和平下去的。美国较好的贯彻了自己的帝国意志,肢解了这个主权国家。

  2. 匿名
    2014年3月13日15:23 | #2

    谬误百出:
    1塞尔维亚是个傻逼,自己作死才把科索沃整没了的。但是作者只字不提科索沃对塞尔维亚的意义就好比洛阳对中国的意义,这和克里米亚对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意义不可同日而语。
    2如果作者坚持按照民族自决,那克里米亚就可以回归俄罗斯了,至于鞑靼人,不符合现实,根本提不出诉求
    3联合国的之前的决议是保证塞尔维亚的领土主权完整,事后科索沃独立得到西方一致的支持,这才是违反国际法
    4中国显然没有支持克里米亚独立,也不会支持克里米亚独立的,俄罗斯自己都知道这么干不得人心,但乌克兰反对派上台第一天就把俄语的官方地位给取消了,这和塞尔维亚的米洛舍维奇当年的作死步骤是一样一样的
    5克里米亚人的恐慌和反应从到今天都没发生过激烈冲突就能看出来,毛子接手的盘子要比当年的科索沃温和多了,普京不表态就是在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
    结论:乌克兰的政治家完全被民粹主义绑架;俄罗斯的政治家也不得不重视民粹主义。民主制度下极端的民族主义都会发展成民粹主义

  3. 匿名
    2014年3月13日15:26 | #3

    qzq3587787
    LZ对科索沃历史是一派胡言,科索沃古为伊利里亚人和色雷斯人地区,后来成为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公元6世纪末、7世纪初时,古斯拉夫人(即现在的塞尔维亚族、马其顿族等民族的前身)开始从北方向该地迁徙,并向南渗透到今阿尔巴尼亚、希腊等地区(阿希两国都不是斯拉夫国家,也就是说斯拉夫人后来由于民族迁徙、融合等原因,地盘又有所退缩)。
    阿尔巴尼亚族的起源则比较不确定,现在一般认为阿族是古伊利里亚人的后裔,阿尔巴尼亚历史学家称伊里利亚人早在6世纪时就被斯拉夫人的迁徙浪潮驱赶到今阿尔巴尼亚等地,并以该地区的一些地名的渊源为证,认为阿族长期在该地居住,但拜占庭帝国史料表明在1043年才有“阿尔巴尼亚族”雇佣兵抵达今阿国中部,同时也有塞尔维亚学者称阿族来自远在中东与欧洲交界处的高加索山脉。
    当时的科索沃位于拜占庭帝国控制范围和斯拉夫移民地区的交汇处。1014年前科索沃由保加利亚人所控制,该年科索沃重新并入拜占庭。12世纪末至1216年,科索沃以北的尼曼雅王朝兼并了科索沃。
    尼曼雅王朝为现在塞尔维亚的前身,科索沃当时为尼曼雅王朝的政治、经济中心,该王朝一度定都普里什蒂纳。但尼曼雅王朝的民族构成则为现在历史学家颇有争论的问题,塞族学者认为该地当时主要是斯拉夫人,但阿族学者则认为当时科索沃的先住民为阿族人。
    鄂图曼帝国时期[编辑] 14世纪中叶,尼曼雅王朝衰弱,同时鄂图曼帝国开始入侵,并于1389年的科索沃战役中击溃塞尔维亚人(实际该战役的结果现在尚有争议)。之后科索沃渐渐成为鄂图曼帝国的一部分。
    在鄂图曼统治下,科索沃渐渐成为穆斯林地区,同时阿族人渐渐在科索沃的部分地区出现,一部分塞族学者认为这些都是从阿尔巴尼亚迁来的移民,但也有学者认为当时在梅托希亚地区已经有阿族人居住。

  4. 匿名
    2014年3月13日15:35 | #4

    每次白宫张口,乌克兰的局势都会恶化,也许白宫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闭嘴。这句话用到当时的科索沃,也是一样,没有美国的频频发声,科索沃分裂势力不会如此嚣张。

  5. 一图胜千言
  6. 匿名
    2014年3月13日21:34 | #6

    俄国忍让口惠而不实的西方太久了,普京若能收回克里米亚可是一大功绩。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