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对周永康罪行的公布很可能会避重就轻

一年一度的中共“两会”闭幕了,之后的李克强记者秀也结束了,果不其然,所有到场中外记者中即使有个把事先计划要从李克强嘴里套出“周永康”三个字的,也已经是乘兴而去,扫兴而归。

很显然,为了防止再有记者在发问时提及“周永康”三个字,两会公关部门颇费了一番心思,于是想出了“变被动接招为主动迎战”的策略,那就是安排一个到场的中央媒体的记者抢先就“反腐”问题向李克强“发难”,问题内容中当然不能涉及周永康三个字,但却还是要故意给人以“问题尖锐”的感觉:“现在社会上有不少人担心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是一阵风?去年我们也查出了不少贪官,这是否说明中国在制度方面还存在着某些缺陷?”云云!

而李克强的应答内容除了政协发言人吕新华已经背诵过的那句从江泽民时代就开始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套话“不论是谁,不论职位高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追加了一句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他自己的话:“腐败是人民政府的天敌”。
为了防止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被迫步吕新华的后尘,不得不用“你懂得”掩饰自己的难言之隐,“两会”公关部门如此煞昆费苦心的背后,可能是中共高层已经铁心要把周永康继续冷藏一段时间再说。

今年年初,笔者曾在本专栏里发表了一篇题为《不怕“亲者痛”,只忧“仇者快”……的有感而发,援引了周永康说过的一句“我也始终相信习近平和王歧山等年轻一代同志不会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分析“处置周永康,习近平忌讳的是什么?”大意是习近平既然已经发了毒誓说要“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一边捏苍蝇 一边打老虎,自然就会对周永康所谓的“亲者痛”回之以否定、报之以轻蔑,但所谓”仇者快“却是可能会戳到习近平政权的软肋。

其实绝不仅仅是习近平一人,中共各级领导人,特别是政法口的领导人,“党性”越强,对这个党越是忠心耿耿,越是把个人乃至家庭成员们的命运与党国的兴衰联系得紧密,就越是担心把周永康的罪行公之与众会“因此而成为敌对势力否定过去十年时间我党政法工作,特别是维稳工作的口实”,会给整个党的形象抹黑。这正是中共决策层在已经就“对周永康不能再保”达成了内部共识的同时,也一直在内部讨论着如何应对才能将周永康被党中央抛出之后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将对党的政法系统的杀伤力降到最小。
此前,习近平政权在处置薄熙来的过程中,曾有外界媒体调查报告称,薄熙来这主政重庆期间,在当地大搞法西斯恐怖,通过〝唱红〞对民众洗脑,通过〝打黑〞对民营企业家的财产进行抢夺。重庆的〝打黑〞运动跟希特勒清洗犹太人如出一辙,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扮演罗姆(冲锋队长)和希姆莱(党卫军头子)的角色。重庆〝打黑〞认定了500多个〝黑社会组织〞,其中大半是合法民营企业家,从中强行没收了1,000多亿的资产。

类似的揭露内容一出,当即有高法系统传出的消息说“上面有话”,薄熙来的滥用职权罪仅仅指他在谷开来杀人案的处理过程中的违法违规行为,“不涉其他”。

结果是“上面”对“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办案人员的这一要求已经被忠实执行,所以才有了日后李庄对如此“公正审判”的痛斥。这位曾在薄熙来重庆打黑期间,因替被害人辩护而入狱的知名律师指出,薄熙来被控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却没有包含在重庆4年“唱红打黑”犯下的罪行。只有通过对薄案〝漏罪〞的追究,才能彰显真正的司法公义。重庆的黑盖子没有揭开,大量的冤假错案,导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是薄案审判最大的遗憾。 李庄指出,唯有通过对薄案〝漏罪〞的追究,薄案审判对中国法治才具有意义,也才能彰显真正的司法公义。

李庄说:“至于为什么没有将其(薄熙来)在重庆的罪行罗列进来,是将来再追求其漏罪?是分两次审还是有什么其它原因,我不得而知。”或许“有些复杂的因素在里面”。

李庄先生既然还在在中国大陆的那个政治体制和司法体制下讨生活,其公开言论之“大胆”程度也只能至此为止了,他当然知道所谓的“复杂因为”恰恰就是“以薄熙来同志为班长”的重庆市委的“唱红打黑”曾经得到过当时还是党国王储的习近平的高度肯定,而且特别强调了这个薄熙来发明的“重庆模式”对全党全国的“示范意义”。习近平当时的原话是:重庆近年来以“唱读讲传”活动为载体,弘扬主旋律,干部群众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新变化;开展“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打掉了一批黑恶势力团伙,增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很多经验具有示范意义。这些成绩是……以熙来同志为班长的一班人,带领全市干部群众开拓进取、艰苦奋斗的结果。

所以,如果要追究薄熙来在推行“唱红打黑”之“重庆模式”过程中所犯下的罪行,,岂不是把矛头直接指向当时已经完成接班的习近平同志?

薄熙来事件成为“过去时”之后,据说习近平政权在讨论周永康的问题时,也曾设想,把他主持公安部和中央政法委的前后十年时间为党和国家维稳大局“所付出的工作努力”与此前在石油系统和主持四川省委工作期间的“用人不察”及“对家人未能严格要求”切割开来,就是原本是被周永康一手拉进政法系统内并提拔为正省部级,无论是在中共文宣系统还是政法系统内都是恶名彰的李东生“涉嫌严重违纪”的被调查处理过程中,“上面”也已经示意不要涉及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工作层面”的问题……

如上说法是否完全属实如今看来已经不太重要,因为随着周老虎长子周滨被揭露出来的经济犯罪数额一飞冲天,连带出来的以权易钱的惊天内幕当然不少都是发生在周永康称霸石油系统和出任“天府王”的那些年里,但更多的是发生在周永康执掌国家公安部和中共中央政法委期间。在承认了纸已经包不住火之后,习近平政权目前需要努力的似乎不应该是再为周永康本人洗脱罪责,而是为中央政法委抢救形象,再不要把更多的周永康主政中央政法期间的公检法要员们牵扯进去,比如孟建柱,比如曹建明……。笔者虽然已经倾向于相信中共中央公开宣布将周永康开除出党并“移交司法”是迟早的事情,但薄熙来的被处理过程足以说明周永康的全部犯罪事实最终只会被选择性地公布其中的一部分,而且是罪不当死的那一部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