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专政体制是中国最大的火药桶

如果说孙志刚死于收容遣送制度,曹顺利则显然死于非法拘禁,及非法拘禁所代表的维稳体制。
曹顺利是中国著名的人权活动家,长期关注上访群体的人权困境,为此向外交部提交《人权行动计划书》,希望以此向联合国反映中国真实的人权状况。2013年9月14日,她应邀赴日内瓦参与人权培训,而在首都机场被失踪,随即被抓捕,被羁押。因其身患绝症,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均遭司法当局坚拒,以致健康状况不断恶化,而于昨日不治身亡。
世界在改变,时代在进步,但中国的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的蛮霸,没有任何实质变化;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之毫无人性,没有任何实质变化。专政不死,法治不立,人权不彰,曹顺利惨案是对这一血色逻辑的最新注脚。
其实像曹顺利那样的悲剧,在当下中国并非鲜见。大学生孙志刚、良心犯李旺阳,都是不受法律约束的国家暴力的牺牲品。仅仅因为坚决捍卫公民宪法权利,即被视为国家敌人,即遭被失踪、被软禁、被判刑、被污名等形形色色的厄运,这早就是家常便饭。
当下中国,法治高调正高唱入云。但专政与法治、维稳与法治,不可能有任何调和空间,不可能双轨并行。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本质上就是失控的国家暴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首先是把国家暴力关进法治的笼子里,即首先是终结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否则,曹顺利惨案就会不断重演,没有谁是真正安全的,无论他今天多么位高权重。
是的,中国不能乱,中国需要长治久安。但事实证明,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才是真正的乱源,才是对长治久安的最大威胁。它们几乎每天都在酝酿人道灾难,几乎每天都在播种仇恨、撕裂族群、制造敌人。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是中国最大的火药桶,随时会让我们民族付出玉石俱焚的惨烈代价,是到终结它们的时候了。
现代文明的道理有千条万条,最根本的一条是尊重生命。在和平主义已是普世潮流之今日,仍必须以生命为代价去叩响这现代文明的大门,本身已经是悲剧;而如果牺牲累累而仍不能叩响,则无疑是最大悲剧。公正的调查、真相的揭示、凶手的缉拿,所有这些工作都必不可少。但所有这些工作,都应该围绕着一个议程展开,那就是对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的清算。如同十二年前的孙志刚惨案终结收容遣送制度,追问今天的曹顺利惨案,必须以终结罪恶的非法拘禁为第一目标,以此作为终结整个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的发端。否则,我们既对不起英年早逝的曹顺利,更无以捍卫我们自己的尊严,更对不起我们的子孙后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15日03:21 | #1

    放你妈的屁,,,专政代表国家行动力非常高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