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幼儿园违规服药”事件追踪:多名幼儿因被喂药心肌受损

  南都记者 孙旭阳

  昨日,是西安市枫韵幼儿园和鸿基新城幼儿园恢复开园的第二天。这两所挂靠在陕西宋庆龄基金会下面的幼儿园在册人数有1400多人,但昨日进园的幼儿只有数十人。家长们都在忙着为孩子体检。两所幼儿园门外,焦灼的家长仍在聚集商讨维权事宜。对官方的处理方案,家长们普遍表示了质疑和忧虑。

  多名幼儿心肌受损

  按照当地官方部署,涉事两所幼儿园的在园幼儿及已经毕业的幼儿,都已登记并分批安排到西安市儿童医院体检。昨日,有多名家长在幼儿园外向媒体展示孩子的体检结果,这些结果一部分来自西安市儿童医院,另外的来自该市其他医院。

  这些结果显示,有多名幼儿存在心肌酶偏高的现象,此外还有数名幼儿肾积水,严重便秘的数名幼儿则被检查出了腹腔肠系膜淋巴结肿大。因为缺乏总体的统计数据,目前尚无法得出上述病症在幼儿中所出现的比例。

  “心肌酶偏高就意味着心肌受损,将导致幼儿的体温系统紊乱,出现盗汗和高烧不退等现象。”河南某医院一位主任医师告诉南都记者,从目前信息判断,很有可能是长期服用抗病毒药导致免疫力低下而致使心肌遭到感染,“一般来说这个问题不大,停药并长期疗养观察就可以了。”然而,如果幼儿肝肾功能受损,问题将比较棘手。

  除了上述症状,根据家长们的汇总,服用“病毒灵”的幼儿还普遍存在腹痛、腿疼、皮肤起疹瘙痒、便秘、食欲不振、肛门痒,幼女还会出现黑眼圈和下体分泌不明物等现象。

  指定体检被指猫腻

  对政府工作组指定的体检机构西安市儿童医院,幼儿家长们普遍表示质疑,担心该医院可能因为官方压力而扭曲鉴定结果。因此,有的家长同时到别的医院体检,还有的则拒绝带孩子去西安市儿童医院。

  “我儿子去年就发现了肾积水,现在还检查什么?”枫韵幼儿园一位已毕业出园的幼儿的家长,虽然也在工作组处登记了,但放弃免费的体检机会。

  在枫韵幼儿园外,数名家长质疑西安市儿童医院的尿液分析报告单只有数值,没有标准范围,而且报告单“审核者”后的医师姓名显系复印。还有家长投诉称,他们发现儿童医院并没有给不同幼儿的尿液做编号,所以怀疑分析报告的权威性。

  该幼儿园有一名5岁的幼女,于昨日在西安高新医院和西安市儿童医院都做了超声诊断报告,前者检查项目为“浅表”,结果为“腹腔肠系膜淋巴结肿大”,后者检查项目为“腹部”。结果没有涉及肠道,称“肝、胆、脾、胰、双肾未见明显异常”。

  在鸿基新城幼儿园,一位5岁的幼童也被西安市儿童医院检查为“肝、胆、脾、胰、双肾未见明显异常”。但在前天,西安交大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超声检查报告单的结果则是“双肾积水”。

  一位王姓幼儿的父亲告诉南都记者,他从医疗系统的朋友处获悉,有关部门已经给当地医院打招呼,要求限制给涉事两所幼儿园的幼儿进行相关项目的检查。“他们想让西安市儿童医院垄断检查。”

  家长要求成立基金会

  昨日下午,在涉事两所幼儿园外,除了家长,有关部门的人员也在现场观察。小区主路两边的停车量,也远超往日。“这都是政府的人和便衣警察的车”,有家长说。

  据多名目击者证实,在此前数次家长聚集活动中,有至少十几名家长被警方控制,截至昨日下午有部分人被放出。还有家长获悉,公安机关和辖区办事处正根据前期所取证的照片和视频,指认参与者。

  家长们之前在枫韵幼儿园中,取得了该幼儿园“病毒灵”的部分领用登记表,这份登记表显示,从2013年3月4日到5月20日,该园各个班级分8次领用“病毒灵”。该幼儿园的部分工作笔记披露,除了“病毒灵”外,该园还采购过泰诺林、红霉素片和板蓝根颗粒等。

  “事发后,枫韵幼儿园还想抵赖。”一位家长说,他看到事发后该园一位教师的会议记录,证实园方要求教师们对外统一口径。“我们一开始问,他们都否认喂孩子们吃药,后来就说只在春天和秋天吃。”

  鸿基新城幼儿园一位家长说,她的职业是教师,“所有幼儿都对幼儿园老师有一种信任、依赖和模仿的心理倾向,学名叫‘向师性’。现在闹成这样,孩子们不但身体受损,对老师也很难再信任,今后十几年的学习生活都会受到负面影响,怎么办?”

  和这位教师家长一样,家长们要求官方能让幼儿们接受权威中立的诊断,并邀请专家深入会诊,对出现相关病症的孩子进行治疗。“还得成立一个基金会,对孩子们的生长发育长期观察,现在赔偿一点钱作用不大,有关部门必须对我们的孩子负责到底。”一位家长代表说。

  [相关新闻]

  陕西宋基会:

  涉事幼儿园属“挂靠”没有业务和利益关系

  据新华社电 西安两所违规给幼儿服用处方药“病毒灵”的幼儿园均挂靠在“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名下。两者究竟属于什么样的关系?“宋基会”对涉事幼儿园是否进行过监管?

  对于陕西省宋基会与两所幼儿园的关系,该基金会副秘书长张英称之为“冠名”,也就是“挂靠”关系。

  张英表示,目前挂靠在陕西省宋基会名下的一共有4所幼儿园。除了涉事的枫韵和鸿基新城幼儿园外,另两所幼儿园与前两所幼儿园法人代表孙某都没有关系。“挂靠”的程序是:由幼儿园向基金会提出申请,基金会再研究决定是否批准,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孩子了解和弘扬宋庆龄精神。但“宋基会”与相关幼儿园之间仅仅是“挂靠”,没有业务指导和金钱利益关系。

  对于外界传闻的枫韵和鸿基新城幼儿园法人代表孙某与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某领导有亲戚关系,张英表示否认。她表示,对于涉事幼儿园肯定有监督但不是专业的,同时他们也不可能成天跑到相关幼儿园监督,毕竟基金会机构还有救助、慈善等很多职责。

  但一些受害幼儿家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当初就是冲着“宋庆龄基金会”的名头才让孩子入学的,如今这两所挂靠其名下的幼儿园出了问题,基金会难辞其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