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马来西亚军方雷达显示客机失联后多次转向

马来西亚雪邦——周五,美国官员和其他了解调查情况的人士透露,马来西亚航空公司370航班和地面失去联系后,曾多次调整飞行高度和航向,仿佛依然处于飞行员控制之下。

根据一名熟悉数据的人士给出的初步评估,马来西亚军方记录的雷达信号似乎显示,在从民用雷达上消失并向西急转之前,失联航班曾攀升到4.5万英尺(约合1.37万米)的高度,超出了波音777-200客机的飞行限高。

雷达踪迹显示,随后在接近人口稠密的槟城岛(Penang)时,飞机不平稳地下降到了2.3万英尺(约合7000米),低于常规的巡航高度。官员认为,就是在这里,飞机攀升到了更高的高度,并且航向也从西南折向了西北,越过马六甲海峡朝印度洋而去。马来西亚政府没有公布雷达追踪数据,不过马方表示,已将数据提供给了美国和中国。

据一名了解调查情况的美方高级官员透露,调查人员还检查了机上的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引擎传输来的数据,该数据显示,失联飞机曾在一分钟内下降了4万英尺。不过,调查人员不认为这个读数是正确的,因为飞机下落这么长的距离,几乎可以肯定要耗费更长的时间。

一名官员说,根据飞机引擎发送的高度数据,“并不能作出太多判断,有大量的数据都不合理。”

尽管这些数据并不完整,也难以解读,但在调查人员试图判断370航班的情况时,它们仍然可以提供关键的线索。失联航班在上周六凌晨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的途中消失,机上载有239人。

马来西亚及其他国家的调查人员近日曾表示,在飞机从民用雷达上消失、飞行员停止与地面控制人员通讯、应答机也不再传输飞机的航速和位置数据之后,飞机可能脱离了向北飞往北京的航线,转而向西飞行越过马来半岛。根据机载系统自动向卫星发送的脉冲信号,据信飞机在转变航线之后又继续飞行了至少四个小时。

不过,马来西亚军用雷达记录的数据,还是给出了重要的新信息,这些信息关乎飞机与地面控制人员失去联系后不久发生的情况。当局拒绝向公众公布这些数据。飞行高度发生改变,并且至少两次大幅调整航向的情况,可以有多种不同的解释,包括飞行员或劫机者使飞机转向,或者在机组人员失能后,飞机在没有驾驶员控制的情况下陷入不平稳的飞行状态。

飞机调整航向飞越马来西亚的怪异动作也让人产生了疑问,为何马来西亚军方没有对该航班的突发情况做出反应?马方官员承认,军用雷达或许侦察到了这架飞机,不过他们表示,军方之所以没有采取行动,是因为飞机似乎并无敌意。

在失联航班消失一周后,马来西亚当局向美方调查人员分享的细节少之又少,这让华盛顿的高官们感到失望。其中一名官员说,“他们在和我们保持距离。”

不过,一名美国高官透露,马来西亚和美国的调查人员最近开始收到更多和飞机相关的数据,预计本周末还会收到更多。这名官员表示,“每一天都有改善,”他指的是来自飞机生产商、卫星和军用雷达的信息。“利用这些信息,能更清晰地确定失联航班的飞行路线。并不一定确凿,不过总带来了希望。”

因为飞机是在起飞约40分钟后停止传输位置信息的,军用雷达捕捉到的只是一个在马来西亚空域穿行的光点。一定的天气条件、甚至是鸟群也可能偶尔会被错认为飞机的雷达光点。马来西亚当局表示,他们依然在研究这些信号,判断它们是否来自370航班。

不过,据核查过数据的人士称,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失联客机曾飞临或飞经泰国南端,然后折返穿过马来半岛,接近槟城,而后再次飞到海上。部分是由于前述数据是基于两座雷达站记录的信号,其中一座雷达站位于马来西亚皇家空军(Royal Malaysian Air Force)在马来半岛西岸设立的巴特沃思基地,该基地位于槟城附近,另一座雷达站位于半岛东北岸的哥打巴鲁。两座雷达站侦测到的联络信号能大大提高数据的可靠性。

尽管如此,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驻在吉隆坡的航空工程师拉维·马达瓦拉姆(Ravi Madavaram)依然表示,在确定飞机高度时,飞机距离越远,地面雷达判断的准确性就会越低。当370航班与地面控制人员失去联系时,距离哥打巴鲁有100多英里(约合160公里),距离巴特沃斯有200英里,他说这个距离可能会降低判断的准确性。不过他还说,飞机飞越马来半岛时测到的高度会更可靠。

军用雷达的最后记录显示,当时飞机大约位于槟城西北200英里处,正在朝印度的安达曼群岛方向飞行,飞行高度为2.95万英尺。远程民航客机的常规飞行高度在3万英尺到4万英尺之间。

航空安全领域的专家,伦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London)航空工程学高级讲师成吉思·土克鲁(Cengiz Turkoglu)说,驾驶舱里故意做出的举动可导致飞行高度发生剧烈变化。“不管一架飞机有多重,要让它呈自由落体式下落都十分困难。”

一名在亚洲工作的波音777–200客机飞行员表示,飞机的限飞高度是4.31万英尺,如果突破这一高度,再加上机舱气压下降,可能会导致乘客和机组人员失去知觉,此类状况可能是飞行员或劫机者蓄意所为。由于没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权限,这位飞行员要求匿名。

其他专家表示,如果飞行员在自动驾驶仪停止工作后失能,那么高度的变化也在意料之中。随着燃油耗尽,机体的重量分布变化会让飞机反复下降和攀升,不过飞机航向的更改则更难解释。

飞机消失后的最初几天里,美国官员担忧是恐怖分子导致了飞机坠毁。不过,随着调查人员核查旅客名单,并追查两名持被盗护照登机的伊朗人的身份,他们已经确信,乘客与恐怖分子没有清晰的关联。

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盘问了这两名伊朗男子的家属,并用计算机程序来判断他们是否和恐怖分子有关。以上调查显示,二者之间不存在这种关联,这也让调查人员相信,这两名男子与走私有关。

据一名了解调查的美国高官透露,调查人员曾考虑过劫机者把飞机降落在某地,以图在日后的恐怖袭击中加以利用的可能性。不过他们排除了这种可能。

前述官员说,这些数据“让他们确信,飞机要么是耗尽了燃油,要么就是在燃油耗尽前坠毁了。”

这名官员说,要降落这么大的飞机,需要相当长的跑道。该官员还说,虽然飞机可能飞经的半径已被扩展到东南亚,然而,“它可能飞入印度领空而不被发现的说法是不合常理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