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 北京正发生“一场革命”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有关部委和各省区市先后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在金融领域,一行三会(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先后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负责部署和落实相关金融改革。今年“两会”期间,从银监会、证监会到中国人民银行,其负责人近日纷纷发表公开讲话,将在近年内放开一直由国家严格控制的金融业,采取一系列自由化措施,其中包括放开存款利率、允许开设私有银行。

3月11日,中国大陆内地的各金融监督机构的一把手齐亮相谈金融改革,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和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北京梅地亚中心就“金融改革与发展”回答了媒体的提问。

周小川称可能一两年内放开存款利率上限,但加上“我个人认为”。

在大陆银行存款利率低,通货膨胀高的情况下,老百姓宁愿把钱拿来尝试互联网金融。周小川对此称,因为其他的很多利率都已经放开了,存款利率放开肯定是在计划之中:“我个人认为,是很可能在最近一两年就能够实现。”

周小川的回答,显示各金融监督机构对中国金融系统的风险,并无解决方法,只是表示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对于各方关注的民营银行,尚福林表示,十家民营资本共同参加第一批5家银行的试点工作,他们将分别在天津、上海、浙江和广东开展试点。重点是要依法做好风险管控和损失承担的制度安排,也就是说要制定“生前遗嘱”。

大陆沪深股市一直跌跌不休,今年也不太平,“两会”期间股指也是剧烈震荡。对此,肖钢表示,第一,今年将区域性股权市场纳入到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第二,深化债券市场改革;第三,进一步发展期货和衍生品市场;第四,大力发展私募市场。保险方面,项俊波仅表示保监会要做三件事,第一,制度设计;第二抓试点;第三,积极推动立法,及早出台巨灾保险条例。

从“一行三会”的表态来看,中国的金融监督机构对金融改革并未有新的措施,对中国金融系统风险越来越大也未有应对方法。对于存款利率的开放,周小川也不忘记加上“我个人认为”、“可能”等字眼。副行长、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强调,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或可理解为其暗示金融危机已经在局部发生。

2月中下旬,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度贬值,导致了很多市场担忧。周小川对于美媒的提问回应:“尊重市场规律、尊重市场选择,我们也不必过多过早地发表自己的意见。” 在中国央行仍然继续操控人民币走势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以央行每天早上公布的中间价为参照。必要时,央行还会强力干预市场,确保人民币汇率上下浮动幅度不超过中间价的1%。周小川的回应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财经专栏作家牛刀表示,人民币大跌是泡沫破灭的信号,并预示中国房价泡沫的终极破灭。以日本为例,日元贬值开始后3个月,房价出现断崖式大跌,东京在3个月内跌幅60%,很多楼盘跌去80%也无人接手。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次性下调汇率才能避免危机,没有其他办法。

中国准备大幅调整利率政策,近年内放开存款利息,引起德语媒体关注。《新苏黎世报》的一篇文章认为,此举将软化国有银行体系;《法兰克福汇报》刊文指出,北京正发生“一场革命”。当天的《新苏黎世报》的署名文章强调,允许建立私营银行显示出北京当局决心尽快落实改革承诺:“这一消息同去年11月的中国三中全会所决定的改革承诺一脉相承。当时,同金融领域改革有关,曾预告有可能给私人全资投行发给经营执照。今年年初,(央行行长)周小川重申了相关计划。观察家们对落实这一计划的速度颇感惊讶。它表明,政府—央行和银监会为其下属机构—的确是在致力于使基本由国家控制的银行系统出现松动。

3月12日,《法兰克福汇报》刊登的一篇记者发自北京的文章指出,此举将导致重大后果:“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宣布了开放其金融市场的广泛步骤。在随着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对货物市场的快速自由化后,中国的资金领域也将受制于市场力量,跨国资本将实现自由流动。由此,作为世上最勤俭储蓄者的中国公民将有望得到更高的利息。为激活银行间的竞争,迄今的利息上限将被取消。主顾们将获得更好的条件。……国有银行现在依然控制着中国市场,它们被认为尾大不掉、缺乏效率。迄今,因央行规定的贷款同储蓄款之间的利息差,这些寡头赚得钵满盆盈。储户利息之低,扣除通胀因素后几乎为零。与此同时,国有企业因低息获得变相补贴,而私营小微企业则常常得不到贷款,被迫投向灰色资本市场,以高利贷方式筹款。……”

分析家们认为,现在预告的利息全面放开措施和允许建立私人银行,可以有多重目的:中国领导层意欲减少经济之于投资和出口的依赖性,加强内需;增强购买力,扩展服务业。为此,除增加实际工资外,使高安全存款有高利息,都是必要条件。此外,国有银行和私立银行之间的竞争也应有助于提升生产率、创造新的储蓄产品、使金融机构有能力应对全球竞争。

虽然改革计划得到了最高领导层的首肯,但中国的资本市场依然处于基本封闭状态,因此,必须取消现有的诸多限制,其中就包括实现人民币汇率的自由浮动。多年来,人民币汇率提升,不过,自今年2月中旬以来,央行将参考汇率值降至了一年半以来的最低。金融专家们相信,这是中国人民银行阻击投机资金流、为进一步实现汇率自由化所做的准备。周小川称储蓄利率的开放是“利率自由化道路上的最后步骤”。分析家们预期,此前,还将建立起能应对危机的存款保险制度。市场力量使得人民币在国际贸易活动中的使用频率越来越高。中国货币的重要性之所以增加,原因之一是迄今的主导货币或储蓄货币在金融危机中信用和可靠性大失。不过,周小川同时指出,人民币在全球的重要性还微乎其微,而关于人民币的国际化目前还没有时间表。

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全年,除了少数如温州、鄂尔多斯等城市之外,住房市场价格在京沪等一线城市的带动下仍然疯涨,一线城市同比上涨整体接近20%;各地方政府均加大了住房用地出让力度,一、二线城市土地市场成交火热,土地出让金创出新高,且土地市场的热度一直延续至今。

历次经济过热的资金来源都是银行贷款,在中国各级政府的干预下,银行成了官员和官商的提款机,但是无论政府、企业还是银行,都毋需承担投资失败的责任,这种体制存在着严重的道德风险和通货膨胀风险。地方官员发现其实银行的钱想拿多少就拿多少,这点从去年中国审计署的地方债审计结果就可以看出,地方债近6成来自银行贷款。

自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中国的信贷总额从9万亿美元上升至23万亿美元,在短短5年中复制了整个美国的商业银行系统的规模。中国的信贷占GDP比率在五年内从75%上升至200%,而美国次贷危机及日本90年代初经济泡沫破裂前的该比值大约为40%。惠誉称中国信贷泡沫在现代世界史上罕见,信贷规模已达到极限,中国会发现很难再像过去那几次一样摆脱过度投资带来的困境,这意味着更艰难的时期将要到来。

人民币汇率的变动、房地产泡沫的破裂、政府及企业债务违约的危机,都会使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系统受到重创,中国的金融系统也已被中国权贵掏空,金融危机已经实质性的发生,极度依赖储蓄的民众或将血本无归。

在2013年APEC工商领导人中国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夏斌就曾表示,当前的中国已经存在事实上的金融危机现象。所以现在只是危机没有引爆,坏账没有暴露,是在靠多发货币在掩盖。

中国银监会将已确定的首批5个民营银行试点名单于近日公布,但中国也实行有限牌照、风险自担、先立“遗嘱”的方法进行扼制。已被中国权贵掏空的金融业,此时开放准入民资,很像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样,传到最后一棒。

相比其他行业,中国银行业一直是暴利行业。统计数据显示,2007至2011年间,中国5家国有商业银行的营业收入总额,平均只占中国500强公司的营业收入总和的6%左右,但它们的利润总和却占500强总和的30%。

即使在国际金融危机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2011年,很多行业都不景气,而银行业平均净利润仍达40%,每天净赚25亿元。以工商银行为例,工商银行2013年上半年净利1383.47亿元,日赚7.65亿元。成为全球最赚钱的银行,工商银行自2009年起便一直稳居A股最赚钱上市公司排行榜首位。

2013年8月29日,中国工商联经济部发布的《2013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调研分析报告》显示,2012年民企500强实现税后净利润4238.44亿元,纳税总额达到4334.78亿元。纳税总额远超利润总额。如果民企500强利润总额平均计算,每家民企一年平均利润刚比工商银行一天的利润多一点。

原中国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兼新闻发言人姚景源直言,按照银行吃利差赚钱的这种模式,即使让银行的行长们回家睡觉,把一只小狗放在行长的座椅上坐着,银行照样赚钱。银行业的高额利润令各路资本青睐,首批民营银行试点范围包括天津、上海、浙江和广东。民营银行实行有限牌照,在有限牌照的情况下更要风险自担,银监会强调,要对民营银行的股东进行延伸监管,持续关注股东的经营情况。如果股东自身出现经营问题,为避免承担剩余风险的承诺悬空,银监会会视情况责令它将所持股份主动转让。但财经评论人士叶檀认为,决策者与监管者既然要改革,就应该给予民营银行充分的市场选择权,过分进行地域限制是不可行的。如限定阿里金融只能在重庆放贷,对于小存小贷的全球性互联网金融公司而言,无异于削足适履。而作为中国大陆首家民营银行–民生银行的掌门人,董文标对于民资介入银行业颇有一番感悟:“民生银行成立前5年都没赚钱。正常情况下,银行成立后5年内都不可能赚钱。”

在中国以“闷声发大财”为标志的治国20年中,金融系统早已“硕鼠”横行,“钱袋子”千疮百孔。在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任中高级职务的官员,其父亲、母亲85%以上是中国党政军高中级干部或已退离休高中级干部。中纪委研究室一份就北京、天津、上海、浙江、福建、广东、深圳等七省市银行、证券业调研考察报告显示:在银行担任中高级管理层职务10年或以上(15年以下)拥有财产平均1650万至4600万元。在证券公司担任高级管理层职务10年或以上(18年以下)拥有财产平均4500万至1亿5500万元。……

中国的金融业已经被中国权贵们掏空,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不断上升,远远高于官方所公布的数据,此时开放准入民资,很像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样,到了最后一棒。此时的“壮士断腕”,无异于一场革命。

革命,是需要流血的。但愿是“硕鼠”们的血而不是平民百姓的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