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扮成“受害者”的马云都入股中石化了

不过也难怪,马云最擅长的可不就是占据制高点,装委屈嘛,看看马云的一个身份,中国一般的企业主进得了这个圈子吗。央行算个屁,除非马云自己配合央行和证监会,要不然常委一个电话,几天后他们就得改态度(等着瞧,这次更多是马云自己配合监管来换取别的利益,如民营银行的、中石化的,舆论又把他打扮成“受害者”了,哈哈)
马云的身份除了常人所知的阿里主席外,还有两个相当有份量的身份,一个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顾问委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索下看这个委员的名单,什么样的政要、什么样的企业主才能进这个名单、进这个圈子。中国大部分省部级干部在马云面前是没有什么优越感的,因为马云有中央高层的直接支持,除了这点外,还有舆论的支持(没有错,大部分省部级干部在目前中国的舆论氛围是人人喊打的,马云相反,红白通吃)
马云另外有份量的身份是壹基金理事,看起来不起眼,但看一下壹基金理事会的名单,中国目前舆论氛围下,壹基金理事们和同他们相关联的人,基本上影响和主导了中国的舆论氛围(不一定是这11个人,能被这11个人所接受的公众人物都是,你看媒体什么时候追着过这11个人的负面新闻),马云的这个身份让他在目前中国的舆论氛围享受了一定的免疫,当然不是全部的免疫,但是大部分的免疫,所以他对雅虎软赢、股票回购、打破香港交易所制度的的行为不会引起“普世价值”的攻击。
回到本文的标题,很多人对余额宝与经济货币无关肯定是不认可的,因为明明是个货币工具,这里主要是说余额宝做到现在这个程度的关联性,关联性最大的,一个是政治上的支持,一个是受到了拥有舆论主导权的那批人的庇护。因为目前中国,很多经济现象,都是受这两个因素直接影响的,从经济现象上去分析,是表,从政治和舆论去分析,才是标。
政治上,马云作为新经济的龙头企业的代表人物,获得政治人物的支持这是难免的,马化腾也是如此。但马云比马化腾更进一步,他打入了更深的圈子。目前中国的高层共识中,“利率市场化”、“金融创新”等是政治正确,凡是阻挠“利率市场化”、“金融创新”的、非议“利率市场化”、“金融创新”的,不管在体制内体制外,都会被孤立,因此本文不就此展开,只希望政务院的幕僚们在推行这些政策的时候,去银行信贷部门工作一段时间,去小贷、担保等“民营金融机构”收几笔贷、放几笔贷看看。
回顾一下余额宝的推出过程,2013年6月,余额宝和东方财富的活期宝同时申报银监会,基本上已经批准等待走完最后几个流程,这个时候,银行“钱荒”,各大媒体宣传造势,把“契约精神”挂在嘴边的马云等不得走完剩下几个流程,提前推出余额宝,一推出,就占据了大部分媒体的头条版面,第二天银监会副主席出来说“涉嫌违规”,但几天后,立刻改口,支持“金融创新”。就是在6月份余额宝推出的前几天,马云在北京见了政务院副总理(之后几个月里,他还参加了两次总理召集的座谈会),银监会胳膊拧不过大腿,从这个时候就开始了。(相反的是走完流程的东方财富活期宝,由于新闻聚焦点和最佳新闻制造期已过,造势的力度小了很多,当然还有别的原因,后面会讲到)
马云的身份除了常人所知的阿里主席外,还有两个相当有份量的身份,一个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顾问委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索下看这个委员的名单,什么样的政要、什么样的企业主才能进这个名单、进这个圈子。中国大部分省部级干部在马云面前是没有什么优越感的,因为马云有中央高层的直接支持,除了这点外,还有舆论的支持(没有错,大部分省部级干部在目前中国的舆论氛围是人人喊打的,马云相反,红白通吃)
马云另外有份量的身份是壹基金理事,看起来不起眼,但看一下壹基金理事会的名单,中国目前舆论氛围下,壹基金理事们和同他们相关联的人,基本上影响和主导了中国的舆论氛围(不一定是这11个人,能被这11个人所接受的公众人物都是,你看媒体什么时候追着过这11个人的负面新闻),马云的这个身份让他在目前中国的舆论氛围享受了一定的免疫,当然不是全部的免疫,但是大部分的免疫,所以他对雅虎软赢、股票回购、打破香港交易所制度的的行为不会引起“普世价值”的攻击。
余额宝做大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受到了舆论的庇护。如果说存款利率过低,老百姓买理财、货币基金,有钱人和企业买信托,这个都已经持续好几年了,银行理财规模和信托产品规模就是最近几年不断大,因此存款利率过低造成的不仅仅是余额宝的问题,还有理财、信托的做大,都同这个有关系。但是呢,理财信托的做大没有像余额宝这样,形成了对银行的舆论压力,(虽然理财信托的部分收益是银行的,但各种宝也不是都跟银行没有关系的)。
目前中国的舆论氛围,国企没效率、国企垄断、国企暴利、国企没技术含量,大部分银行很不幸都是“国有”的,所以,余额宝的迅速做大,对国企垄断、国企暴利的指责下,老百姓用脚投票,迅速放大了这个对银行的指责氛围(之前的理财信托都没有出现过,而且理财信托的规模要大得多),余额宝的做大,银行暴利的舆论氛围客观上为他创造了条件。但是呢,阿里系现在有国开行等国有机构的入股,现在这些看到余额宝对国有银行反感的人们,再过10年、20年,阿里的国有股份不断显示出来,他们该批判谁呢?支付宝系统搭建获得了浙江四大分行的支持,现在余额宝的方案和风控也是国有行在支持做的,同舆论展示出来的不同,阿里金融领域的平台、风控、人员一直与国有行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就像现在余额宝的规模,很多人都说规模大了会不会出事,这是对中国政治和舆论的不了解,其他宝可能出事,余额宝绝不会出事,因为他跟体制是如此的一致,他的代表性作用甚至超过了四大行(可以预料到的是,以后国有银行的人员会像阿里金融流动,现在浙江上海的有这个趋势了,不知道以后舆论会怎么吹捧这些人)
总结,马云红白通吃,可以绕过金融领域的很多监管规定(监管可能是不合理的,但取消之前,所有人应该遵守,否则对竞争对手是不公平的,这是“普世价值”),余额宝的迅速做大不仅仅是存款利率过低的原因,以前老百姓可以获得比存款利率高的方式都有,但没有同中国舆论氛围相配合。余额宝、马云,背后的政治势力支持和舆论庇护比简单的分析经济现象更重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匿名
    2014年3月16日15:56 | #1

    老大,复制重复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