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挤不进的少年宫

谢玉娟

2014年1月18日凌晨三点,室外气温最低零下四度,年近七十的胡奶奶和老伴骑着自行车带着10岁的外孙女到左安门西街的北京市少年宫报名,想要报读一个器乐兴趣班,花了一个小时才到。到了现场,胡奶奶有点失望:她们还是来晚了,前一天晚上开始就有家长排队并自发排号,这会儿已经排到四百多号了。

胡奶奶和她的家人们没有想到的是,按计划北京市少年宫新学期共招收5644名学生,而这一天共有近万名家长带着孩子来报名,少年宫大门开启不到五分钟便被挤坏。报名时间原本计划四天,当天下午就已经满额。当日执勤的保安小王回忆说,随着排队的人越来越多,他发现被挤在大门前的一些孩子哭了起来,被家长举过头顶先送进了大门。早上8点27分开门时,有20多位保安在大门口排成人墙维持秩序。“当时把我吓坏了,直接把我从大门口挤到了主楼门口,”这位身高约1.8米的保安说道。

随着家庭对子女素质教育日趋重视,在课余时间,孩子们不仅开始上越来越多的考试辅导班、奥数强化班,也开始接触包括书画、艺术、体育等类别的才艺教育。各类民办培训机构迅速发展,但由于学费动辄数百元一节课,对于城乡中低收入家庭来说,就算希望倾尽全力培养家中的独生子女,仍然会感到十分吃力,因此当地收费相对低廉、公益性质的少年宫仍然是最佳选择。但很多地区的少年宫和其他公办课外教育机构年久失修,设备简陋,而且场所狭小,无法满足居民的需求,也正因此,北京市少年宫招生现场发生了挤坏大门的一幕。

胡奶奶说,之所以连夜带孩子来少年宫报名,不仅仅因为这里教师正规、固定,收费便宜,还缘自一种情结,“20年前我们家住景山附近,离当时的少年宫特别近,我女儿在少年宫上了好几个培训班,而且效果非常好,所以现在也愿意让外孙女来上课,我们对这里的师资很放心”。北京市少年宫成立于1956年,名师辈出,比如“故事爷爷”孙敬修就曾在文革前担任少年宫辅导员。教师大部分为专职,在职称要求上也比区级少年宫和青少年活动中心的教师高。由于少年宫属于北京市教委直属的事业单位,其办学为全公益性质,各类经费由财政直接拨发,价格较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低廉。浏览其招生简章可以看到,绝大多数课程每次收费为20至60元,合唱二队每节课的价格更是低至7.5元。

学费虽低,但少年宫最难能可贵的是仍延续小班教学模式,除新声乐入门课和合唱三队A班是25人规模外,其余所有课程大多为10人以下规模。“这里一学期的费用在社会培训机构也就是两三节课的事儿,” 北京市少年宫美术书法部部长纪东说。纪老师本人也是少年宫的一块“金字招牌”,他辅导的学生中,有近千人次在国际、全国、北京市各级各类绘画大赛、展览中获奖;数百名学生考取了美术专业院校,数百名学生利用美术特长考取了重点初、高中。

对于少年宫的火爆景象,纪东倒是习以为常,他说少年宫每年报名都是这样。“我教了二十多年书,年年这么多人。今年影响这么大是因为把门挤了,”他说。纪老师还注意到,越是和市场价格相差悬殊的课程,报名竞争就越激烈,器乐类兴趣班几乎是被“秒杀”,因为“只有在少年宫,你才能找到100块钱一对一的钢琴课程。”至于一些体育类课程,比如篮球、足球等,有时候甚至招不满学员。

教育公共政策民间研究机构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长熊丙奇接受采访时称,需求旺盛和物美价廉是少年宫招生火爆的两个因素。以北京市为例,根据新华网报道,包括市、区、街道举办的少年宫、科技馆和少年之家在内,目前全市具有公办性质的校外教育机构只有50多家,而且其中还有部分机构处于半闲置状态。而全市4岁半到18岁有需求接受校外教育培训的青少年至少有百万人,这就意味着价廉物美的公办校外培训与绝大多数儿童无缘。北京的孩子相比全国大多数地区的学龄儿童来说,条件已经较为优越。根据教育部《全国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场所建设与发展规划》,在校外活动场所方面,有一定规模、建筑面积在1500平方米以上的综合性活动场所不足1000所,而且绝大部分集中在沿海开放城市或大中城市;基层青少年校外活动场地狭小,设施简陋,远远不能满足广大青少年学生的需求。中、西部地区资金更是严重不足。今年两会期间,河南郑州代表张艳华提出,郑州市目前只有一个青少年宫,并且始建于80年代初期,中心校外课堂设置单一,场馆规模、器材设施以及户外活动场所跟不上校外教育的创新和发展。2012年《珠海特区报》在调查后发现,该市能为孩子免费提供的游乐场所“严重不足”,供儿童活动和接受科普教育的科技馆、青少年宫等公益性质场所“几乎没有”。

校外教育的意义不仅仅是让学生拥有一技之长好在以后的升学考试中谋得某种特殊待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规划研究所前所长,香港大学比较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马克·贝雷(Mark Bray)在接受采访时称,校外教育弥补了学校教育的不足,它使学生们有了一个更全面的教育基础。相比昂贵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学费低廉的公办校外教育可以为城乡儿童、尤其是来自弱势家庭的儿童提供培养兴趣、塑造性格的平台。

要解决学生兴趣和公办课外资源少的矛盾,21世纪教育研究院项目专员李东方认为应该放宽政策,政府拨一部分款给学校,或者允许学校开办培训班但要做好财务公开,这样家长可以放心地把孩子放在学校,保持学校的收支平衡,也可以增加学生的课余活动。

北京市教委也表示将投入更大资金用于公办校外教育活动,教委副主任郑萼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今年北京将推出“免费课外活动”项目,预计要花费5亿元。据其介绍,从下学期开始,北京市向全市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生免费推出“课外活动”。课外活动形式多样,包括各类社团活动或进行各类体育比赛、艺术培训、科技体验等。

胡奶奶一家虽然早早来排队,但由于家长自发排的号作了废,她们在18日上午始终被人群裹挟在少年宫主楼门口,却没能挤进去。当日下午,少年宫官网上发布一则通告:“2014年上半年招生工作于1月18日正式启动,截止18日16:30,已报名额满,请家长不要再前来报名。”胡奶奶一家人不甘心,于次日又去看看还有没有名额,最终报上了一个美术班,据报名老师介绍,之所以有多出来的名额,是因为前一天有学生报了多个兴趣班,后来主动退出了培训时间有冲突的辅导课程。

今年6月份,少年宫新一轮的报名又将启动。针对下次报名还会不会出现这次的乱象这个问题,少年宫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肯定不会”,他们会做好组织和预案,防止这次的情况再发生。

但是公办课外资源少的根本问题不解决,少年宫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仍是挤不进的少年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