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为“爱”排队的爸妈

在毗邻北京的河北“睡城”燕郊,在清晨四五点钟等公交的浩荡队伍中,总能看到十多位老人的身影。他们不为自己出行,而是为了让儿女们多睡一会。过不了多久,深夜才回家的孩子就要坐上跨省公交,走30公里的路程,开始在京城一天的工作。​

凌晨5:30 河北燕郊的814公交车站,赶着上班的人已排起百米长队,而在这支队伍的最前面,总会站着十多位老人。​

​燕郊距离北京市中心30公里,短短几年间,这个河北的小村子建起了成片的住宅楼盘,因为房价相对便宜又不限购,有超过30万的北京上班族选择到燕郊买房,过起了早出晚归的跨省生活。​

​60岁的秦桂珍已经在这里排队快4年了,最开始是帮女儿排队。去年女儿生孩子辞职以后,她就开始帮女婿排队。“他挺辛苦的,让他多睡一会,最多能睡半个小时觉吧。”​

​秦桂珍的女婿在北京西北三环上班,每天上下班往返近百公里,路上就要花掉五六个小时。作为普通退休职工,秦桂珍没有能力帮助女儿女婿在北京买房,她选择每天早上第一个到车站为他们排队。​

​北方的清晨透着刺骨的寒冷,为了让孩子的上班路上有个座位,秦桂珍和其他十多个老人每天都要在冷风里站一个多小时。早晨着急上班的人多,挤公交时争吵甚至打架时有发生,老人们还在车站当起了秩序维护员。​

​记者:那您要是早上起不来怎么办?​

排队父亲:还有起不来的?到时候想睡也睡不着了。5点准时醒,起来就上这里来。​

排队母亲:有时候腰疼腿疼,这都是以前做下的老毛病,天一冷,关节炎就犯了。​

记者:那您每天早上冻这半个多小时这关节炎不是更得犯呀?​

排队母亲:多穿点,就是多穿点。也老不让排,不让排我就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能分担多少分担多少。​

记者:我看您这眼泪冻的。​

秦桂珍:没事。​

“我丈母娘她是2012年8月份过来,因为我媳妇她是3月份怀孕,过来以后帮我在家照顾她。我确实不想让她排,因为她也挺辛苦的,岁数那么大。她不干,非要,她说我一个人上班,现在要养家,也比较辛苦,非要帮我去排队。”秦桂珍女婿肖枫说。​

​“有一次是凌晨一点多起来了,然后急急忙忙出去了,到那儿一个人也没有,也没带手机,没戴表,回来以后,看错时间了,只怕耽误我的时间。”​

​33岁的肖枫老家在河南,大学毕业后来北京打拼已经12个年头。四年前他和爱人把自己的小家安在了河北燕郊,一年前他们的孩子出生了。虽然老人常常心疼他两地奔波的辛苦,但他仍选择留在北京为自己的小家打拼。​

​“想留在北京,你要结婚,确实要有自己的家。老人也劝我还不如在老家找个工作。有时候是会觉得辛苦,但是看自己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态吧,因为这是必然要面对的。有了自己的家庭,家人我们之间都处的挺好,平平淡淡的,也挺好的。”秦桂珍女婿肖枫说。​

​记者:您排了几年了?​

排队的赵大爷:4年了。那时候1993年还没814路就开始排队了。那时候几个老太太在这里等着,我们人多,现在都没了。走了好几个了。​

​对于在寒风中冻了一早上的老人们来说,最欣慰的事情就是听儿女道一声再见。也许,日益年迈的父母在清晨寒风中传递的那份来自家庭的温暖和支持,会给这些奔向北京清晨的年轻人几分打拼的勇气和力量。​

​“我丈母娘她身体不太好,还是坚持每天给我排队,也是想让我好好工作,好好工作照顾好家里。当然我也会好好工作的,去把这个家的重担挑起来,照顾好这个家庭,让他们能过上更好的生活。”秦桂珍女婿肖枫说。​

​岩松说:​可怜天下父母心,相信是很多看过刚才片子的人共通的感受,不容易,也很苦,父母苦,其实孩子也苦,但在背后,不仅是交通问题,实质上是房价及城市布局的不合理造成的结果。不解决这个大问题,仅靠改善交通,我们还是会可怜天下父母心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