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哲:奇葩的两会代表——王平与杨元庆

如果从政治学上来讲,中国两会的是官民之间最重要沟通的桥梁;如果从现实层面而言,在社会矛盾不断凸显的当下,两会所起到的对社会的缓冲作用更是不言而喻。

不同的参会者,代表了不同的利益诉求,这是很正常的事。但假如一些人,并不简单地代表人民或者部分群体来说话,甚至放出一些雷倒世界的语言泡沫的话,这样的代表固然能让大家哈哈一笑,但更多的是对社会以及公众的集体伤害。

从全球大多数人的认知来看,普世价值应该是最基本的共识,作为普世价值的一种展现方式,读书受教育更是一个人基本的权利。中国政府为了使更多人接受教育,早在多年前就提出了免费义务教育,同时还放宽了大学文凭。

接受教育经过这么多年俨然已成为一个基本的常识,尤其在农村,经常流传的一句话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不管当前中国社会有多么的不公平,也不管穷人家的孩子是否有出头之日,但教育始终是一个人获取就业、争取发展最为重要的途径之一。

然而按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华博物馆馆长王平女士的意思是:我们不要鼓励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因为一旦农村孩子读了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一个悲剧。

很多人一听到王女士这样的话,第一时间是震怒,或者觉得她很二。其实,能做到全国代表的人,哪一个会傻呢?

我刚听到王女士这样话时,第一感觉就觉得这人很愚蠢,觉得这样的人能把我被代表了,这太讽刺自己了,后来经过仔细思考,终于明白王女士的爱乡心切。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有故乡,尤其是一二线城市,绝大多数人是外来人口,拼命挣钱,眼见房价买不起,眼见买车没有号,眼见故乡却依旧。很纠结!进退两难!我相信多数人也是非常爱故乡的。

王女士话中有话的意思是批评现代人不爱故乡。俺索性查了一下她老人家,王女士老家是贵州的。这又令我迷茫 了,既然要通过严控大学生的手段来爱故乡,大学生大都还处在温饱阶层,作为北京中华博物馆的王女士可谓功成名就,为何她就不索性回到贵州呢?又或者,到贵 州开个贵州中华博物馆呢?

更进一步了解发现,王女士是个很固执、特爱坚守理念的人,这充分发挥了我党的特色:不抛弃、不放弃,坚持到底。早在2011年两会,王女士就提出类似的观点。三年过去了,中国经济都逐渐下滑了,王女士却依旧能自说自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也勿施于人,这是尊重个人的基本权利,也是经济社会中很重要的选择权。我倒是建议,王女士爱故乡的手法,不能仅让农村的孩子爱,而要从我做起,同时,自身亲戚朋友,远方或者近亲的,都严格要求他们,不准上大学。

王女士奋战多年,是两会雷人喜剧的主体之一,还有一位是中国商业界的领袖—杨元庆。假如您不知道杨元庆的话,肯定知道联想,也肯定晓得柳传志。杨元庆是柳传志的大弟子,也是联想集团主席兼CEO。

杨先生最近说,内需一直没有最大的拉动一个重要原因是,居民收入长期落后GDP及CPI的增长,应该形成一个薪酬调整机制。他同时认为,尤其在中国,政府的带动其实是非常大的,你不这么做(给公务员加薪)的话国有企业就不敢搞,而国企影响整个薪酬市场,包括民营企业、私营企业。

杨先生此言说的既对又错。内需拉动拉不起来,是居民收入以及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或者较低,但几乎无关公务员什么事情。

内需的问题,假如要靠公务员加薪来推动的话,那更是笑料百出。首先,公务员的薪水,从目前而言,并不算低,一线城市,如深圳的也近七八千,三四线城市稍低,但也基本上是比当地平均薪水高。

公务员是公仆,是享受的权利的过程,而“权利”是种稀缺品,市场争先恐后,供大于求,从经济学上来说,本身价格就是低的。甚至我们可以说,你不愿意干, 或者你干公务员的目的仅为了收入,而缺乏一种“天下为公”,那本身就不对嘛,经济学上讲,政府是整合资源的管家,本身是创造不了价值,那为何有涨工资一说呢?

而且公务员假如真觉得薪水低,很简单嘛,90年代初一大批政府官员下海,冯仑、郭凡生、陈东升等都纷纷创造价值,最终成就了一代著名企业家。从这一点来说,杨先生为公务员加薪的依据是毫无道理的。

其次,他的逻辑是公务员涨工资能推动国企和私有企业涨薪水,众所周知的现实是,国企的员工平均收入要比私营企业高,我们谈平均,不谈个人,国企的效率低更是国人深刻体会的,假如效率不提升,为涨工资而涨工资,国企的竞争优势何在?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国企改革,根源是国企效率,在效率没有提升的情况下,提升工资,到底是改革呢?还是反改革呢?从全球运作好的国企来看,比 如新加坡的淡马锡,它的管理人员一般都是市场化运作,这也直接带动了企业市场化。市场化就应该是竞争淘汰机制的,干得好,薪水提升,干不好,薪水下降。何来所谓“涨工资”一说呢?

再谈到私营企业,杨先生可谓恨之入骨啊。“有些私营企业老板那真是抠,能不涨就不涨,涨的话也是四五年涨一次,且是随机性的、脉冲式的。”这是杨先生的原话。

杨先生毕业于上海交大,同时还是国家高级工程师,在联想的多年履历更是不用多提,而联想也不算国企,实在想不明白杨先生说私营企业抠门的到底何意?是从道德上的指责呢?还是商业上的奚落呢?

私人企业的员工薪水,完全是市场化行为,这是有目共睹的,这也是国家所不能干预的,所以道德上解释,说不通。商业上奚落的话,难道杨先生认为除了联想外,其他某些私营企业都算是吸血鬼吗?

涨不涨薪水,或者涨多少薪水,于私人企业而言,假如我们承认它是竞争领域,那决定薪水高低的事就应该由市场来调节。

杨先生叱咤商场数年,难道看不到,当年政府强制企业加薪水,最终的局面是 失业率上升。为什么?在劳动力成本不断提升、中小企业生存越发艰难之际,仍强制要求企业加薪,那最好的手段,就是裁员,以前3个人做的活,加薪后就2个人做,2个人对冲了1个人的下岗。

中国式宏观调控很喜欢用价格管制,房地产是如此,买车摇号也是如此,强制剥夺一个人买卖自由的结果,必然衍生出一大堆的滑稽与问题,难道“涨工资”不是嘛?假如要强制涨工资,那下一步是否该规定不准裁员呢?

俺也建议,杨先生打铁还需自身硬,赶紧把联想所有人的收入“涨”超过市场的价格,涨的幅度越多越好,杨先生与联想,假如做了带头大哥的话,相信接下来,大企业、中小企业也都会向其学习一二。但,任何时候,都不能强制要求别人向你看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