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顺利:舍生取义的人权守护者

威廉姆斯

2月28日,位于北京市北郊的解放军309医院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备受人们普遍关注的的曹 顺利女士现已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之中,她的生命体征已靠呼吸机来艰难维持,其身体多个脏器已经逐渐衰竭,其腹部也出现了大量积液,因此,曹顺利的生命旅程极 可能会在最近几日内结束。与此同时,曹顺利的代理律师王宇也公开发表了”关于曹顺利案件的呼吁书”,他呼吁当局维护法律的尊严,为曹顺利提供全面医疗保 障,并将其无罪释放。
此消息一经传出,互联网上就传来了阵阵叹息、悲哀与愤怒的声音,海外多家国际知名媒体也及时跟进发出了相关报道,曹的朋友胡佳等著名网友还在推特上发布了这样的信息,多名前往309医院看望曹顺利的人士遭到警方拘留,有几位甚至已被刑事拘留。
曹顺利是谁?她为何如此让人们为之而牵挂?当局因何故要置她于死地?

她是这样踏上人权活动道路的

出生于1961年的曹顺利是北京人,1980年,19的她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政法大学。大学毕业后,她又于1986年考入北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获得法学硕士学位后,她被分配至国家人事部工作。
当 年,年轻的硕士曹顺利凭着自己的实力供职于国家部级机关,按道理讲,她的人生本应前途似锦。然而,一身正气的她却因亲眼目睹国家人事部里充满了腐败与不公 正,比如,一些领导干部利用职权给自己分配了好几套住房,可是部里的好多普通员工却无栖身之地。于是,一根筋的曹顺利便毫无顾忌地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这些严 重的腐败现象,令她没想到的却是,揭露与举报,皆无人理睬。
尽 管所有的举报都石沉大海,但曹顺利却毫不气馁,从1999年起,她加大了检举揭发的力度,2000年国庆期间,当局恐惧曹顺利干扰”来之不易的大好稳定局 面”,于是将她拘留了十五天。等到她被释放后,单位却借故将其辞退了。失去工作的曹顺利,自然也就失去了所有的社会保障,为了生计,在很长的时期内,她是 靠帮人做一些资料编辑工作来维持基本生存的。
尽管生活异常艰难,但生性倔强的曹顺利却一天都不曾向黑暗与厄运低下过高贵的头颅。
2006 年偶然的一天,曹顺利接识了一批聚集在北京的访民。从访民堆里,她掌握了一大批千奇百怪的千古奇冤第一手资料。于是,曹顺利就由这些既具体又生动的人权个 案联想到了中国不仅要向联合国提交国家人权报告,还要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事情。接下来,她就对那些访民朋友说:”能不能向外交部提一个申请,把这作为 一个解决上访问题的方式与途径?”
2008年12月 10日那一天,正是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的纪念日,曹顺利和她的北京籍访民朋友们去到了中国外交部提交参与撰写国家人权报告的申请,当消息传出后,不 仅许多外地访民闻讯也赶来了,而且许多外媒驻京记者也赶到了现场采访报道。那天,因场面异常火爆,北京警方公然抓捕了五十余人。因曹顺利出面反复交涉,最 后除了29人被拘留之外,其他的访民都得以释放了。
这 次行动,虽遭到了警方严厉打压,但是曹顺利却并未被打压所吓倒,紧接着,她启动了另一个人权行动――申请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当局在数次非法拘禁了执着 与顽强的曹顺利之后,干脆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公布的前两天(2009年4月12日),将她以一纸劳教决定书送进了劳教所。

劳教所给了她钢铁的意志

2010年4月11日,解除了整整一年的劳教期之后,曹顺利暂获人身自由。然而,还没过上几天,当局再度将她送进了劳教所,这一次,她因砸坏了派出所一块玻璃而被判了15个月的劳教。
先后两次合计两年零三个月的劳教,使得曹顺利的身体因酷刑折磨而受到了严重戕害,在劳教所里,她非但没有弯腰,而且还进行过若干次剧烈的反抗,因不服从监规,她遭受过多次酷刑,有一次,五天五夜没让她吃饭,当身体极度虚弱之后,警察竟然给她强行使用了鼻饲。据曹顺利说:
“强行鼻饲是对法轮功学员广泛实施的一种酷刑。鼻饲就是不让你通过嘴吃饭,用管子插到鼻子里,给你往里灌流食。他们告诉我,你不服从,那就从鼻子里吃饭吧。”
地 狱般的劳教所,使得曹顺利有机会见证了她以前闻所未闻的种种非人酷刑。这些残酷的刑罚,并未改变她原本就非常刚毅的性格,相反却磨练出了钢铁般坚硬的意 志。与此同时,劳教所的经历,更让她从另外一面了解到了中国极其糟糕的人权状况。当她第二次跨出劳教所的铁门后,马上又投入到了要求参与中国国家人权行动 计划的斗争之中。
2013年6月18日起,曹顺利组织了一个以女性为主的群体,她们来到中国外交部,向这个负责编写中国人权报告的国家机关提交申请,她们依据中国签署的国际公约规定,即”国家人权报告”的编撰工作应由所在国各个阶层的民众参与,以体现人权状况的真实性。所以她们要求以公民的身份参与编写中国《国家人权报告》。而此报告将于7月22日由中国外交部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予以提交。
由于外交部先是敷衍,继而又顽固拒绝这一正当申请,曹顺利的团队,只好从那一天起开始在外交部的大门外的马路一侧人行道上昼夜轮流守候。她们宣称,守候的目的,是遵循国际惯例要求参与编写国家人权报告,而非上访。
曹顺利团队的行动,在互联网上吸引来了海内外热切关注的目光。然而,外交部却始终将她们排斥在大门之外,这些坚定的人权捍卫者,几乎整个一个夏季的四个多月时间里,都一直靠着馒头咸菜充饥,风餐露宿在朝阳门南大街2号外的外交部大门外。这期间不断有各界维权人士前来声援,最多达到一百多人。酷暑的骄阳、蚊虫的叮咬、警察的骚扰驱散,甚至领头人曹顺利的被抓捕,都没有动摇过坚持等待外交部答复的决心。

曹顺利的第三次牢狱之灾

9月13日,曹顺利欲从北京乘机前往赴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一项培训活动,并受邀出席联 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举办的一个专门讨论中国人权的会议,然而,她却没想到在首都国际机场,也遭遇到了艾未未一样的境遇,自那天起,她被神秘失踪了。曹 顺利失踪的消息传开后,许多人士纷纷发出了寻人启事紧急寻找她的下落。直到9月28日,人们才得知她已被当局正式刑事拘留,而且被关押在北京第一监狱。当局最初是以”非法集会”罪名对曹顺利予以刑事拘留的,拘留之后,又变更了涉嫌罪名,最终,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她执行正式了逮捕。
曹顺利虽被官方逮捕了,然而,她的人权捍卫团队却并未鸣金收兵,她们不仅依然坚守在外交部大门外的静坐现场,而且队伍一天天在壮大。不屈不挠的曹顺利团队一直坚持到十月下旬,直到当局野蛮驱散那一天,才悲壮地落下了这场斗争的帷幕。
正 因为如此,在狱中的曹顺利才受到种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迫害,她原本就因两度被劳教,多次被抓捕而非常虚弱的身体,自然在狱中变得更糟糕了,当局不仅不让律师 会见她,也不让律师为其办理取保候审手续,而且有病不让服药与医治,就这样,她的身体状况才有了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景象。
曹顺利失去自由之后,多个国际人权组织都为此而发表过对中国政府的谴责声明,比如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兼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凯瑟琳.阿什通 (Catherine Ashton)曾于2013年10月20日就曹顺利失踪案件发表过声明。
在曹顺利病危的消息传出后的日子里,尽管中国大陆与香港地区发生了多起严重的人权灾难,而且关于周永康事件的官方态度也公布出来了,然而,人们并未因这些重大事件而停止对曹顺利女士的关注。
曹顺利女士无儿无女无配偶,孤身一人的她,用多病体弱的躯体担当了中国人权事业看护者的使命,故而,她理应得到世人的关爱与牵挂;而关注曹顺利的人们也纷纷表示:曹顺利如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难辞其咎的习近平执政集团必须承担一切后果。人们正拭目以待着。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3月号(刊出时略有删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