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光:专制体制的惯性和公民意识的觉醒

报载河南省的南阳、驻马店、邓州、新乡等地都设有“非正常上访训诫教育中心”,用以拘押“非正常上访人员”,对他们“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训练警告和劝导教育”,成为劳教制度取消后非法惩治上访人员的新形式。

据曾被训诫的上访者向记者反映,他们被送进训诫中心后,上访材料和身份证都被没收,关押他们的小房子安装有摄像头,墙上贴着“非正常上访要受法律处置”一类宣传材料,院子里还有高音喇叭,日夜不停地播放“不要越级上访”,“不要到天安门去”等等。所谓训诫教育,就是不许他们再上访,要他们写下“不再非正常上访”的保证书。如有一上访者写的是:“从今以后,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不再走非正常上访的路。”不会写字的就由工作人员代笔。写了保证书,才能被放出来,所以关押时间不定,有的只关几天,有的关十几天。

此类训诫中心被媒体揭露后,河南省委政法委和省信访局于2月13日赶紧表态,说训诫中心的做法不符合法律规定,相关部门已连夜要求立即在全省范围开展排查清理,所有“非正常上访训诫教育中心”一律取消。省信访局还表示,将诚恳接受媒体和社会的监督,认真总结反思过去几年对非正常上访人员的训诫教育工作。

剥夺民众的自由权利,是专制体制的惯性。在如何体现这个惯性的问题上,一党专政的专制体制尤具创造性,所谓“非正常上访”,就是一个极有中国特色的诡异的命题。许多人员上访,是因为个人的权利和物质利益受到侵害,却得不到应有的合理补偿,如移民、拆迁、社保、复员、选举等问题上的弊病,由于有关机构没有合理解决,才出现上访的现象;如果都能及时解决,就不会有人上访了。所以上访是一种非正常的现象,是一定的权力机关没有履行职能的结果。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考察,公民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向上级机关申诉,是行使宪法规定的自由权利,是十分正常的现象。可见,上访本身就是正常非正常的综合体,没有什么正常非正常之分。造成上访事件的责任者,本来就是那些侵害公民权益的当权者,现在他们却把责任推给上访者,把这些上访者(主要是到北京的上访者)称为“非正常上访”,借口他们破坏社会的稳定和谐,必须关押起来,加以“训诫教育”。

把专制统治所造成的罪恶归之于普通的老百姓,也是专制体制惯性的一大特色。把维权的公民称为“刁民”、“暴民”,给为老百姓主持公道的维权人士加上“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罪名,将上访说成是“非正常”行为,都是他们的惯用手法。他们凭借手中的权力,把老百姓放在舆论审判台上,以此掩盖、逃避他们自己的罪责,显示专制统治的合理性。

上述河南的事例还反映了专制体制的又一惯性,就是往下推卸责任。河南各地出现这么多训诫中心,牵涉到机构、编制、经费等等难题,按照常规,没有经过省委批准和政法委的统一部署,是不可能设置的,更不可能肆无忌惮地非法关押上访人员。该省一地委信访局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上面开了个会,推广训诫做法,要求就是要让上访人员思想上想通,在(不再非正常上访的)协议书上签字。”南阳市委宣传部新闻科人员更是直言:“这是省里统一安排的。”现在省委明令取消训诫中心,却没有丝毫自责之意,也不追查设立训诫中心的责任者,这就充暴露出这些掌权者的阴暗心态。

在厉行专制统治的方式上,掌握政柄者的创造性是层出不穷的。特别是对到北京上访的人员,截访、劳教、送精神病院等,无所不用其极。《人民日报》本月19日“民声栏”一短文反映:2011年7月有媒体曝出陕西省城固县设立“法制培训班”,关押上访者,采取饿饭等手段加以折磨,逼迫上访者“息诉罢访”,造成一人死亡的恶果。可见各地都有惩治上访者的妙招,各显神通,残民以逞。就河南来说,劳教制度取消了,他们就加强训诫中心。现在,训诫中心取消了,会不会有新的“训诫教育”方式出来?从专制体制的惯性来看,这几乎是必然会出现的。最近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创新群众工作方法解决信访突出问题的意见》,提出“着力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信访问题发生”, “进一步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表达渠道”,“健全解决信访突出问题工作机制”等方面共20条意见,包括要“建立冤假错案责任追究制度”,这是令人鼓舞的。但这个《意见》是否能够切实贯彻,能在多大程度上遏制专制体制的惯性,我却不抱奢望。

从这个事件中,我也看到了一些可以乐观的现象,那就是公民意识的觉醒。专制统治的压迫,唤醒了无数公民的权利意识。这十来年上访人员的不屈不挠和群发性事件的逐年递增,就是很好的说明。据《东方早报》2月19日报道,训诫中心被取消后,曾经在南阳市卧龙区的训诫中心被训诫教育的杜吉阁、王桂珍等四五十人,于17日到卧龙区政法委讨要说法,政法委书记李宛生居然说训诫中心不违法。于是他们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要求警方调查,警方拒绝受理。在此之前,张凤梅和儿子也在16日到派出所报案,申诉自己被非法扣押15天,要求立案。值班民警请示后说,这是政府行为,派出所管不了。尽管如此,他们并不气馁,还准备到上级公安部门和检察院控告,一定要讨回公道。

一定要为自己讨回公道,这是公民权利意识觉醒的表现。想起35年前右派问题改正时,我们这些当了二十多年贱民的难友都感激涕零,何尝有什么讨回公道的“分外”之想。经过十几二十多年的反思,许多难友才开始意识到必须为反右运动的灾难讨回公道,并且陆续提出赔偿道歉的要求。对照河南访民,王桂珍上访十多年,被训诫教育二十多次;杜吉阁被训诫教育五次,拘留两次。她们没有被迫害吓到,仍然继续不断地为讨回公道而抗争。从这些上访者坚持斗争的事实,我深深感到社会在进步,人民在觉醒。

上访维权是现阶段民主和专制的矛盾与斗争的最为集中的领域。在这个尖锐的矛盾和激烈的斗争中,掌握政治权力的专制统治者处于强势地位,上访者虽然占有道德的高地,毕竟还是无力与之抗争的弱者。但是,公民意识的觉醒却可以为弱者注入抗争的勇气和力量。特别是在进入互联网的时代后,各种信息的迅速而广泛的传播,加快了人们知识的积累和权利意识的觉醒。专制体制的惯性,专制统治的加强,只能促进这个过程,并且不断扩大权利意识觉醒的队伍,成为推动宪政民主的社会基础。我对于这个前景抱有乐观的态度,虽然还只能是谨慎的乐观。

2014年2月28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