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习近平时代的软战争

中央王国是一个非常弱小的王国,如果没有强大的公民王国支持,中央王国必然会陷入周王朝模式,诸侯纷起,王室衰微,而有强大的公民社会支撑,就会形成对权贵利益集团强大的制约力量。

中国在精神上已是一个分裂的国家,我们不仅看到边疆分裂势力在抬头,更为严重的是,中央、权贵利益集团与公民社会也呈分裂之态,形成了精神完全不一致的三个 王国:中央王国、权贵王国与公民或人民王国。中央王国不仅与边地分离势力要进行日趋艰难的软战争,还要与权贵王国、公民王国进行软战博弈。习最明智的方式 是联合公民王国,通过宪政民主,使公民王国有制约权贵王国的力量。如果四面为敌,习时代将一败涂地。
习近平挑破”软战争”窗户纸

习近平上台一年,以强人形象示人,在与俄总统普京交谈时,他说自己与普京性格相像。与前几任领导人韬光养晦的对外国策不同,习无论在东海、南海还是中越、中印边界,都有所动作,尽管并没有收归一寸领土,但却在软战争中,让对方感受到军事压力,并引发广泛的国际关注与焦虑。

什么是软战争?它不同于冷战,也不同于热战,它是一种战争的纠缠状态,由于领土或利益之争,国家间通过硬实力的软化或软实力的外化,向另一个国家发起挑战, 这种挑战是对沉睡已久的国家权利的捍卫,也是对原有国际秩序的重新定位。软战争以国家硬实力为后盾,通过外交或非战争性冲突,在有争议区域争夺国家权益, 并以此激发民粹爱国情感,摆脱国内政治危机。这种软战争某种意义上是对外制造国家间的紧张感,来消解国内的政治经济危机与紧张感。

习现在真正面对的是国内的软战争。近期昆明发生的暴力事件,完全可以视同一场软战争行为,其动机看起来是杀人,但其目的却完全是在制造恐怖,而藏族信仰者的 自焚事件,自焚不是目的,宣誓精神独立信仰自由才是。这些事件都不是习时代突然产生的,而是过去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里中共宗教与民族政策种下的恶果。

这个国家在大陆上的领土是统一的,在精神上,已是一个分崩离析的国家。族群间的仇杀与宗教人士自焚,无疑是一种精神战争或软战争,中共如果一意高压强力控制,也许可以一时表象稳定,但最终的结果是更可怕的暴力事件与族群分裂。
毛泽东致力于消灭权贵王国

毛时代口头上致力于统一祖国,而实际上却终生致力于分裂人民。

毛将人民分成阶级,人为制造了人民的分裂,我曾撰文说过,毛没有分裂国家,他的最大罪恶是分裂了人民,让人民内斗,他坐观风云。毛分裂人民,人民为什么还崇 拜与拥护毛呢?因为毛带领人民消灭了直接寄生在人民头上的权贵王国,给人民以平等与民主的假象。毛从井冈山开始,就鼓动人民暴民化,以消灭权贵王国为已 任,通过战争,毁灭了地主与资产、中产阶级,建立了一个号称为人民服务的党国,建政后从三反五反到反右、文革,毛又通过软战争方式,发动人民与红卫兵,以 权贵与知识精英为斗争对象,某种程度上,文革之时毛废弃了中共政体,以领袖一人之力,组建革命委员会,直接领导人民,使革命的狂欢登峰造极,人民没有得到 财富与幸福,但人民看到了比他们更不幸更苦难的权贵们,因此获得了相对幸福感与精神上的主人身份。

毛泽东充分利用了人民王国,带领人民王国先是推翻了国民党民国政府,后来又推翻了共和国政体,把人民共和国变成党国,毛泽东与人民王国做了几笔交易,一次是 用地主的土地换取数千万农民为党国献身,推翻了中华民国,又用虚拟的共产主义牛肉土豆,换取农民土地,颠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后用口号:人民万岁,换取 红卫兵们炮打权贵王国,毛直接成为党的领袖与人民的领袖,权贵王国与知识精英完全被毛泽东消灭了。毛废除大学教育,是在根本上要摧毁权贵王国的培养基地。

为什么大量的人民仍然怀念毛泽东,因为毛泽东摧毁了权贵王国,而这个王国现在仍罩在人民的头上。

毛泽东去世的时候,人民也同时死亡了,没有领袖的人民,没有了灵魂与方向,因为人民的的思想与灵魂都被蒙昧,领袖与人民构建了革命与暴力的共同体,摧毁社会秩序与法治,摧毁文化与道德,权贵王国是被消灭了,但正常社会也被摧毁了。

邓小平重建权贵王国

邓小平说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一部分人是谁,这一部分人开始是小商贩万元户,但很快,这一部分人是权贵,有钱人只有与公权力相勾兑,才能成为可持续的富 人。中共与国内外权贵联合起来,发动经济战争,剥夺百姓权益,又一个30多年的时间,使百姓基本处于准奴隶状态。江时代的三个代表理论,让权贵成为人大政 协的主要力量,权贵与中共成为共同体,权贵们成为政协委员与人大代表,控制了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命脉。

胡时代,权贵成功绑架中央,中央九总统分权,没有形成有效的中央集权,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中央无法为国民主持正义,地方政府楼堂馆所豪华盖世,中央无法纠正,强拆与侵犯人权事件造成每年上百万起冲突事件。

中央被权贵分权,而无论是国企内企,还是地方政府、单位领导,都是集权独权霸权,他们是政治经济承包人,他们既非法地制造社会不稳定,又非法地帮助中央维护 社会稳定。民族宗教问题根源一样,地方权贵为了一已利益,剥夺公民信仰自由,掠夺地方自然资源,使边地民族陷入穷困之境,政府对边地民族与对内地维权人士 一样,动用高压政策,制造社会仇恨,遍种分裂与复仇的种子。当出现暴力冲突之时,政府又动用更强大的暴力机器,实施更残酷的手法,把所有的人都置于敌对势 力范围中。这个时候,中央与权贵利益集团,又表现出精神上的高度一致性,他们成为联盟者,与公民王国进行持久的软战争。

邓江之后,中国成为一个分裂的国家,政治精神文化都是分裂的。

中央王国(党国),权贵王国,公民王国。这三个王国是立体的,民国之上是权贵王国,权贵之上是中央王国。
三个国家有共同点,一是都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二是共同没有信仰也没有道德底线,只信仰金钱,三是都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只追求利益而不追求价值。
邓 小平及其后的江时代与胡温时代,都在经济领域一路狂奔,权贵们共享经济泡沫化的盛宴,既没有重建社会,也没有重建民主宪政共和政体,中央王国被权贵王国裹 胁,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人民的真正儿子是公民,公民成为敏感词,公民社会或公民王国被严加打压,成为权贵鱼肉掠夺的对象。
红二代官二代们由于权力无法继承,所以多在经济领域里巧取豪夺,成为权贵王国的主体力量。其它经济新贵,多与权力部门勾兑,以获得利益。他们在获取经济利益的同时,又通过贿购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身份,以侪身国家权力主流社会,以谋取更大利益,并获得政治庇护。
权贵王国没有国王,但却有无数骄奢淫逸的王子。
习时代与权贵王国的软战争
邓时代中央王国与权贵王国初恋,江时代热恋,胡时代开始离异反目,习时代已然成仇。
为 什么权贵王国与中央王国反目成仇?因为中央王国被权贵王国掏空了,权贵王国为了自己王国的利益,上绑架中央,下剥夺百姓,某种意义上,他们才是国内外敌对 势力的化身。而权贵王国完全是中央王国养大的,中央王国的领导人,就是权贵王国的衣食父母。无论是周永康之子,还是其它元老子弟后代,多富可敌国,他们已 左右国民经济。
习要重树全民领袖形象,要通过收归中央集权,甚至重建个人极权,与权贵王国发动一次软战争,以树立中央王国的权威。
习时代,以国家复兴中国梦来说服人民,以胡温时代发明的三个自信来自我迷信。
中共没有任何东西与人民交易了,只有一具徒有虚名的中国梦,以此唤起人民对未来的希望。但人民不仅已是亡国之民,在精神上也是无信仰无道德无政治权利的被奴役之民。肉已经被权贵吃光了,留下了骨头,由中央王国与人民王国来啃。习的梦想,能换取人民的什么呢?习被迫与权贵王国进行一场惨烈的战争,只有通过这场软战争,来维护中央王国权益,并试图取信于民。
自 从共和国被毛颠覆,共产党成为共产主义殖民者,强行用外来思想,对人民强行洗脑,任何政治异已者,都要被改造或被边缘化、被列为打击对象。没有选票的人 民,就是没有公民权利的人民,也就是被征服被殖民的人民。中国人民除了改变身份,成为权贵王国居民,或中央王权党民,不可能有任何政治权利。因为没有公民 权,所以生育权、居住权、选举权等等,一切权利都被剥夺。殖民者是谁?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他们为”红色人种”,资本帝国主义时代,白色人种殖民是资本主义殖 民,以谋取经济利益或市场为宗旨,红色人种殖民,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殖民,以暴力方式谋取天下以目的。红色殖民在全球实验已告失败,只有中国,因输进了 资本主义市场血液,而苟活。
邓时代与贫困之战,与左之战,用的是钞票,是改革中 共,开放中国,让中国人恢复经济与社会生活常识,邓因此赢得了民心,在中国历史上拥有一席之地,习靠一已之力还是靠人民社会之力?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习并 没有开始尊重人民的政治意志,归还人民的政治权利。如果不联合人民的王国,仅靠中南海反腐,靠自己信得过的人来掌控核心权力机构,最后结果必然是失败的。

习如何成为中共恶政的终结者

习近平应该为自己与家族的荣誉而战,这一点将完全不同于前几任中共领导人,因为他们为自己为家族财富而战,或为权贵利益集团服务,习有机会成为中国历史转折的领袖人物,把中国带入民主宪政之国,而不是权贵之国,也不应该是一党之国。
我 们可以把许志永被拘看成是过去政法维稳思维的惯性,也可以视近期恐怖袭击事件是过去维稳暴力方式积累的产物,甚至打击大V与公民社会、”七不许”,都是保 守力量仍然固守阵地,与公民王国为敌,但,习应该成为中共恶政的终结者,要联合公民王国,使公民社会成为中央王国或自己的神圣同盟者。
毛泽东用非法的方式,使用了人民,愚昧了人民,用暴力或软暴力斗争方式,摧毁了权贵王国或中间社会,习如果站在人民一边,应该复活公民力量,让公民社会与开放的媒体,来制约权贵利益集团的一步步坐大。
中 央王国是一个非常弱小的王国,如果没有强大的公民王国支持,中央王国必然会陷入周王朝模式,诸侯纷起,王室衰微,而有强大的公民社会支撑,就会形成对权贵 利益集团强大的制约力量。而强大公民社会,需要政治改革,开放民间社会组织,自由结社、自由信仰、保障言论自由,特别是,让人大与政协坐实,让宪法赋予公 民的选举与被选举权得到落实,司法独立,等等。
习近平只有一手抓反腐败,一手抓政治改革,才能应对日趋复杂的社会乱像,使国家文明进步。习李倡导国家治理的现代化,离开民主宪政、依宪治国,任何治理都会以失败而告终。

2014/3/4

(作者为大陆独立学者,现旅居洛杉矶。)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3月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
  1. CC
    2014年3月17日14:22 | #1

    海内外学者莫不是苦心一片,但凡有一线希望都不希望通过暴力来变革,或者即使使用暴力,也是通过低烈度暴力来完成。
    习上台一年多了,许多人由希望变失望到痛心,当然依然有人持谨慎的观望,这自然不奇怪,任何时候人的观念都难以统一,特别是观察这个善于表演欺骗百姓的政权,同时更多人出于利益权衡的考量而谨慎发言,毕竟面对这个善于斗争的政权,稍有不慎粉身碎骨。
    独立知识份子和学者如果也看不清这些面目,看不起台上人的本性,那真是不应该。
    这样看来,我们将这种并不是信任的希望当作一种策略,希望“中央王国”审时度势来通过联合公民力量完成对“权贵王国”的制衡和消弱来达到变革的条件。 上面的几个王国只是逻辑概念,实际上中央王国本身就属权贵王国,之所以今天对习有希望,是看出来他想干点事,不想平庸,同时有着父辈较开明的声誉资源。 我想说的是,一,他确实很平庸,“阿斗”外号没有贬低;二,他想干的事绝对不是宪法公民社会,他对红色主义绝对信仰,血液被恶魔玷污。他没这个能力斗得过“权贵王国”,就算一朝“中央王国”得势,他那骨子里的红色主义怕要再次让文人心惊胆颤,而不是权力制约。
    一年半过去了,再折腾,过不了三年。

    我们看到这个民族下散沙状的百姓,往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社会和生活的主体是他们,终应将希望放在他们身上,放在那些用勇于为公民谋福利争权力的社会活动家身上。而不是放在权力主义者身上,通过权力游戏与虎谋皮。

  2.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17日12:47 | #2

    在中共执政下不知宪法宪政能否有生之日!

  3. 文明
    2014年4月20日17:56 | #3

    食尽鸟投林,财散人归西。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4.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0:42 | #4

    中央王国才是一切罪恶之源!

    因为中央要的是集权,而这恰恰与公民社会是天敌,为了维系集权,于是中央才会与权贵一拍即合,正如古人所云:“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对于中央而言,与权贵之间的矛盾是内部矛盾,可以调和,因此最多只有死缓;而与人民之间的矛盾才是敌我矛盾,于是坦克上街,血流成河。

  5. Mobile Guest
    2014年11月18日07:59 | #5

    你前后逻辑自相矛盾,对每一代领导人时代的恶意评价只是为了伪证你自己对这个国家的厌恶观点,请问你在每个时代会怎么去管理好发展好这么大一个国家呢,你抱着鄙视,高高在上的态度对待国家每个时期的特点,难道就证明你很高明?你会治理?你不止体现一个酸秀才的狭隘,更体现了你根本不爱这个国家和人民,这个国家和人民的现状好与坏只能作为你幸灾乐祸的谈资和用来挣得西方稿费和报酬的狗屁文章,用来作为你博得欧美欣赏的途径,你真的爱这个国家吗,你是欧美买出来,派出来搞乱中国的吗,你在欧美旅居很有归属感吧,他们把你当自己人吗?你认为自己已经融入欧美了吗,那里是你的天堂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