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驻华大使 :日本人如何看待靖国神社

文 | 宫本雄二(日本外交家、前驻华大使、宫本亚洲研究所董事长)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出人们所料,安倍晋三首相2013年12月26日参拜靖国神社,果然使得日本与中国、韩国关系恶化,连美国也表示不满,欧洲及俄罗斯也表示关切和担忧。不管是2011年12月大选之前,还是在重登首相宝座之后,安倍首相都反复表示:“对自己上次任首相期间未能参拜靖国神社感到悔恨至极。”一年来,尽管他克制自己没去参拜,但日本对东亚外交也并没有多大起色,如此则何必委屈自己的信条呢,想必安倍此次是孤注一掷,也是充分审时度势三思而后行的。外交与内政一脉相承,国际社会的现实也大抵如此。

对于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国民的意见分歧较大,大致可分为褒贬两派。事实上,往往中韩两国批判得越厉害,力挺首相参拜的声音反而越强。尤其是安倍首相上任以来,日本经济迅速好转,首相宝座坐得很稳,其领导能力获得了公众的认可,因此很少会有人因为靖国神社问题要求他下台。对广大日本国民而言,比起靖国神社,经济景气和每天的柴米油盐更为现实、更为重要。

其实,外交是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有时为了真正的国家利益,即建立在中长期规划、宏大视角之上的国家利益,必须抛弃个人情感,甚至连信仰也得舍弃。“韩信胯下之辱”即是一例。此次参拜靖国神社,从外交上来讲是错误的。因为它损害了日本与国际社会的关系,而且与中韩两国的关系改善也因此变得更为渺茫。

我本人认为,把靖国神社作为国家性悼念设施本来就存在诸多问题,因此首相是不应该参拜的。为什么呢?首先,从宪法上来讲,靖国神社不具备作为国家悼念设施的资格。二战前,神道教是国家性宗教,靖国神社是国家的组织。但二战后,新宪法规定了严格的政教分离,人们充分拥有信仰自由,各宗教之间也是平等的。靖国神社也不例外,变成了宗教法人,不再归政府管理。这种不受国家意志约束的、由神道教一教执掌的设施,拿来作为全国性的悼念设施怎能没有问题?

其次,靖国神社里面仅供奉着明治维新获胜方的死者,因此不能拿来作为全国性的悼念设施。明治维新是在西方列强的压迫下,日本为了生存而发生的宏大革命。无论胜者还是败者,都为了创建一个崭新的日本而苦苦思索、付诸行动并最终为之献身。失败者中不乏完美展现当时的传统价值观、以身殉国的少年(如会津的白虎队);胜利者中也有如西乡隆盛般的大人物。西乡后来因政见不同而对中央政府高举反旗、是维新的大功臣,直到今天仍然受到绝大多数国民的尊崇。然而靖国神社里面却没有他的灵位。

第三是关于甲级战犯合祀的问题。合祀本身有很多问题,恕不一一赘述。我比较关心的问题是战争领导者应该怎样承担责任。有人认为,他们已通过东京审判获刑因而已经承担了责任,所以应该被允许合祀,这种对待死者的做法是日本特有的。因为日本人认为,即使盗贼死了也会变成神灵。但是,如果把靖国神社作为国家性纪念场所的话,是不能将战争领导层和普通国民同等对待的。领导层所犯罪行责任重大,他们必须承担其作为领导者的责任。我们切不能因为合祀就将其领导责任敷衍了事。

另外,有人说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对日本二战前行为的支持,是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征兆,这种看法也是不对的。支持首相参拜的日本人大多都认为,首相面向为日本献身者的魂灵鞠躬致敬是理所应当的,而且他们朴素地相信那些人的魂灵是一定会回到靖国神社的。而且,很多参拜者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向当时的战争领袖鞠躬致敬,这点外国人可能不太能理解。小泉纯一郎首相也说过:“我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向甲级战犯鞠躬致敬”,其实这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绝大多数日本人都承认日本在二战时犯下了错误,并且祈祷不再战,祈盼日本成为永久和平的国家。这已经成为二战后日本国民的明确共识,今天也依然毫不动摇。如果安倍首相的“积极和平主义”不符合这个潮流,那么势必会马上遭到国民的抛弃。

日本人现在需要做的事情是应该仔细想想:首相向为日本献身者,包括战争领导人的魂灵鞠躬致敬,对此其他国家的民众会有什么感受?因为从他们的角度来看,那些“为日本献身者”是侵略者。如果日本人能顾及这些,那么在靖国神社问题上东亚“和解”也就朝前更进一步了吧。惟愿如此!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