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马航飞行员与空管最后通话时已关闭应答器

马来西亚雪邦——一名马来西亚高级官员周日称,在失踪的马来西亚航空(Malaysia Airlines)MH370航班的一套信号系统被关闭后,一名飞行员曾与航空交通管制人员通话,当时却并未提及任何问题。这一说法为机上一名或全部两名飞行员与飞机偏离航线有关的推测提供了佐证,也表明有关方面应加快对两人背景和潜在动机的调查。

随着MH370故意改道并偏离预定航线飞行了数千英里的可能性逐渐加大,马来西亚官员面临着越来越多关于调查的问题。数天以来,马来政府不断发出自相矛盾的声明,此次调查迅速变成了一场关于信息的全球性徒劳追逐。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周六宣布,军方雷达和卫星数据表明,飞机可能飞到了印度尼西亚或南印度洋的某个地方,或者处在一条从老挝北部经中国西部延伸到中亚的漫长弧线上。马来官员称,为了找到飞机,他们正在紧急协调一次有25国参与的行动。

周日,马来西亚国防部长补充了一条关键信息,内容是依据调查人员的看法,在地面控制人员与飞机失去联系前的40分钟里,飞机的驾驶舱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有关方面确定,飞机最后一次向控制塔发出的语音信息——有人说“一切正常,晚安”——出现在一套关键信号系统停止传输信息之后,该系统可能是人为关闭的。这个观点可能会促使有关方面加强对53岁的资深机长扎哈里·艾哈迈德·沙阿(Zaharie Ahmad Shah)和27岁的副驾驶法利克·阿卜杜勒·哈米德(Fariq Abdul Hamid)的调查。

商用客机通常会用无线电或卫星信号,通过飞机通信寻址与报告系统(Aircraft Communication Addressing and ReportingSystem,简称Acars)发送数据。这套系统能够对机载引擎和其他设备进行监控,以查看飞机在着陆时是否需要处理一些问题,此外,飞行员很少会有关闭这套系统的理由。

但是,纳吉布周六表示,调查人员“几乎可以确定”,失踪飞机的Acars是在另一个关键设备——飞机的应答器——“被关闭”之前停止工作的。应答器会向雷达发送识别信息,如果应答器失灵,地面控制系统就基本无法看到飞机。在Acars也停止工作的情况下,事后确定飞机飞行路线的难度就会大大增加。

此次调查的一个关键问题是,飞机的两套通讯系统究竟是飞行员关闭的,还是因故障或起火而失灵。之前,调查人员未能确定,飞机驾驶舱向吉隆坡国际机场(Kuala Lumpur International Airport)发送最后一条语音信息的时间是在Acars停止工作之前或之后。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兼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侯赛因(Hishammuddin Hussein)在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给出了一个简洁的回答:“是的,这套系统之前就被关闭了。”

目前,这架飞机及机上乘客的命运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怕的谜团,引起了人们的种种疑问,涉及恐怖主义、乘客和机组成员身份、航空技术,以及对包括印度洋和亚洲偏远山地在内的广阔区域的搜索工作。

“我从没见过规模如此巨大的行动,”美国第七舰队发言人威廉·马克斯中校(William Marks)在电话采访中说。该舰队已派遣两艘导弹驱逐舰加入搜索。他还说,从印度洋的面积来看,“这基本就跟在纽约州和加州之间寻找某个人一样。工作量太大了。”

周日,马来官员向来自22个国家的代表作了简报,这些国家会为沿两条走廊展开的搜索工作提供帮助。卫星数据表明,从位于马来西亚西部的军方雷达的覆盖范围中消失之后,飞机继续飞行了六个小时,目前可能位于这两条走廊上的某个地方。希沙姆丁说,马来西亚还将请求中国、法国、美国及其他一些国家提供卫星数据。

但是,要弄清飞机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还取决于能否还原3月8日凌晨飞机驾驶舱里发生的事件,那时飞机正在飞越位于马来西亚北部和越南南部之间的泰国湾。当时,飞机的通讯系统已被切断,飞机改变了航向,正在飞越马来半岛、进入马六甲海峡。

专家和美国政府官员称,鉴于这样的飞行难度很大,参与此事的应该是具有丰富飞行经验的人,可能是机上的一名飞行员,也可能是全部的两名飞行员,飞行员可能是出于自愿,也可能是被强迫的。

飞机于3月8日凌晨12:41起飞,共载有239人,目的地是北京。凌晨1:01,飞机达到35000英尺(约合10668米)的巡航高度。马来西亚官方称,六分钟之后,也就是凌晨1:07,飞机发送了最后一次Acars信息,当时并未报告异常。

调查人员并未说明Acars系统被关闭的结论是怎么得来的,也没有说明他们认定的系统关闭时间。关闭之后,系统便无法发出讯息。但纳吉布说,这套系统是在飞机刚要抵达马来半岛东海岸时关闭的,独立雷达的跟踪显示,当时是凌晨1:08。

如果马来西亚方面的说法是准确的,如果其中一名飞行员关闭了系统,那就意味着他在发出一条讯息后立即关闭了系统。

马来西亚当局没有具体说明驾驶舱最后一次向空中交通管理员发出语音信息的时间。但希沙姆丁的声明说明,发送时间应该是在凌晨1:08至1:21之间,飞机的应答器于1:21停止传送信息,地面控制由此与飞机失去联系。

这样的事件顺序并不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有人控制了驾驶舱,迫使飞行员关闭Acars系统、向空中交通管理人员道晚安,然后关闭应答器。但如果情况确实如此,这意味着劫持者必须在飞机飞行的前26分钟里控制驾驶舱。

马来西亚当局没有将飞行员和机组人员列为唯一的潜在嫌疑人。官员们周日表示,他们将对所有乘客和机组人员,以及曾为这架波音777工作的地勤人员和机师进行仔细的背景调查。

希沙姆丁表示,“我理解大家急于了解新的细节,但我们不想草草下结论。”

他表示,据马航透露,“机长和副驾驶并未要求共同执飞”370航班。这种说法如果属实,可能会削弱相关猜测,即两人合力导致了飞机失联。

希沙姆丁确认,马来西亚警方周日已经对机长和副驾驶位于吉隆坡的住所进行了搜查。马来西亚警察总长哈立德·阿布·巴卡尔(Khalid Abu Bakar)告诉记者,警方带走了机长扎哈里家中的飞行模拟器,并在重新组装后交给专家检查。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研究亚洲地区安全与恐怖主义问题的教授罗汉·古纳拉特纳(Rohan Gunaratna)表示,虽然怀疑不可避免地集中在了飞行员及其他机组人员身上,但调查人员仍在根据既定程序,对失联航班上的所有人员进行调查。

飞机失联后不久,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官员及其他美国调查人员“清查”了飞行员与乘客的名字,以判定他们是否与恐怖分子有关联,乘客中包括两名持失窃护照旅行的伊朗人。官员们周日表示,调查人员没有发现此类联系,同时警告称,有些国家还没提供机上本国公民的完整背景信息。

古纳拉特纳教授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不能放过任何一种可能性,因此,飞机上的每个人都应该被视为潜在的嫌疑人。”

就连确定该去哪里继续搜寻飞机也是件困难的事情。在纳吉布公布飞机的可能路线之前,很多飞机和舰船都聚集在马来西亚东岸的海域进行搜索,方向与新的搜索中心恰好相反。

“马来西亚官员正在与各方探讨,如何在”卫星数据指示的“两条走廊上最有效地部署搜索力量,”马来西亚交通部发表书面声明称。“南北两条走廊同样重要。”

一颗在印度洋中心上空2.225万英里(约合3.5823万公里)环绕轨道运行的卫星收到了飞机最后发送的信号,飞机发送信号时与卫星所成的角度说明,信号来自调查人员正在搜索的两条走廊上的某个地方。

北方的弧线穿过中亚地区哈萨克斯坦南部及吉尔吉斯斯坦北部,然后穿过中国西部及西南部的大片区域,终点是老挝北部。要想抵达弧线上的大部分区域,飞机必须飞越中国、印度或巴基斯坦的一些高度军事化区域,不过飞机可以尝试飞越缅甸。

南方走廊从印度尼西亚延伸到南印度洋,途经岛屿稀少的开阔水域。如果飞机沿这条路线飞行,可能会飞过科科斯群岛(基灵群岛)附近。然而,这些属于澳大利亚的偏远岛屿人口不足1000人,只有一个小机场。

第七舰队发言人马克斯中校表示,“哪怕只是着手计划如何搜遍整个大洋,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与此同时,周日,在吉隆坡西郊的高档社区,机长和副驾驶的家属保持着低调,当地记者和外国记者则继续在他们的住所外面守候。

邻居们表示,法利克是家中五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他们家在大约10年前搬到了这个社区,社区中有很多来自附近一所大学的教职人员。居民们称,这家人非常友好、有礼貌,而且非常虔诚。

“他是个非常好的人,”阿约普·詹坦(Ayop Jantan)提到法利克时说。“他拖着行李回来的时候,会向我打招呼,就像对叔叔那样。”詹坦是一名退休人员,住所与法利克家只隔两道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