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兒:日治時期的台灣人生活到底好不好?

2014/03/16

以1930年代日治時代的台灣為背景的電影KANO在台灣社會所引發的「親日」與「仇日」情緒與爭論,連日來依舊在大眾傳播媒體與網路世界一直持續延燒著,主要是因為這一部電影在無意間,讓台灣人透過電影影像見識到「日治時代」其實是一個物阜民豐、族群逐漸走向融合的時代,而非如馬政府藉由「課綱微調」的手段篡改成具有「非法佔據」意涵、台灣人飽受凌虐欺壓的「日據時代」。

事實上,即令沒有KANO這一部電影將過去日治時代的歷史重現,大部分經歷過日治時代的台灣老一輩也依然對那一個時代的種種記憶猶新,而年輕一代的台灣人若是肯用心去挖掘出那一個時代所留下的種種影像紀錄,並將同一個時期的台灣與中國進行比對,就會了解日治時代的台灣人生活究竟好不好。

以一張在1911年在中國北京所拍攝的老照片來看,從照片中的中國民眾無論是成人或小孩子都是衣不蔽體、長相猥瑣、蓬頭亂髮、全身髒兮兮,幾乎和非洲部落的難民沒啥兩樣的情況來看,很顯然當時的中國生活環境是非常的惡劣。中國城市地區的居民雖然好一點,但卻也好不到哪裡去,以另外一張1919年廣州人在早餐擔子吃早餐的模樣,也同樣是集髒、亂、醜於一身。

1932406_519886621454134_1148954750_n
1911年北京

1900108_519886961454100_4796074_n
1919年廣州早餐擔子

相對來看,另外一張在台灣的賽德克族部落所拍攝的照片,當中的賽德克族少女不但穿戴整齊、乾乾淨淨,而且面目清秀,是日本民間所說的「豐年童子」的模樣,很顯然的,台灣當時即令是位處偏遠的高山部落原住民生活也遠比在中國平地討生活的中國人好得太多。至於在城市的居民就更不用說了,以一張1916年台北市的「新起街市場」(也就是現在的西門町市場)為例,照片中的台北市街道整潔、往來的市民也是衣衫整潔儀容端莊。

10007516_519887731454023_1327070562_n
1911年賽德克族少女

1383328_519888438120619_1199186816_n
1916年台北市新起街市場

中國人常自誇他們其實中國是「地大物博,物產豐饒」,然而,根據「韓非子」在「五蠹」一文中卻提到:「人民眾而貨財寡,事力勞而供養薄,故民爭」,可見得,中國自古以來其實是一個人口過剩而資源不足「地大物薄,物慘瘋擾」的貧窮國家,加上落後而嚴苛的政治制度,使得歷代的中國人民幾乎是處於和牲畜沒啥兩樣的狀態下生存。

就此而論,在1895年被大清帝國割讓給日本後的台灣,在日本統治下的台灣人生活到底是好還是不好?若是當時的台灣繼續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人會過著甚麼樣的生活?只要看看當時台灣與中國的照片加以比對就可以見分曉,而無需再多費唇舌爭論了。

George Yen
家父在日治的台南的台灣鳳棃株式会社任職,是台灣早期少數熟悉罐頭食品製程的工程師,是牛頭牌沙茶醬的催生者。國民黨據台後,眼看支那人盜賣公有些財務加上語言不和,而離職。也曾經在嘉農任實習課的老師。他常告訴我們這些孩子日本多好多好….但學校的洗腦教育,造成父子常因此有爭吵。

天行者

台灣所發生的抗日運動,幾乎與民族大義無關,只有和自身利益有關,十九世紀末年的台灣島有官吏、士紳、平民三種階級,各個階級對台灣成為日本領土的反應均不同。

初期為何抗日組織很容易被日軍擊潰,因為當時要抗日的就只有士紳階級,他們平時勾結官吏,以維護士紳利益。日本人剛在基隆登陸,總統唐景崧(原巡撫)就縱兵掠奪台北城,然後乘船逃回中國,由士紳招募組成的義勇軍還在沿線堵擊日軍(七堵、八堵地名由來),從中國來台的大清軍隊已經公開幹起強盜,逼得小民請求日軍保護,辜顯榮被無知的人罵成漢奸實在太冤了。所以只有士紳階級的抗日,經不起日軍的掃盪就結束了,日本人也瞭解這情況,所以幾經交涉,日本人承諾保障士紳的財產、土地,初期的抗日運動就不了了之。

後來日本人整治台灣治安,針對有些村落組強盜村的,經調查屬實後,凡男人15歲或高於竹竿某高度者,一律處以死刑,這些人並沒有抗日,但是他們為惡搶劫時也殺過不少善良平民,只是處刑的範圍之大讓台灣人色變。

西來奄(吧噍哖)事件,也只是中國白蓮教作亂的翻版,無法串起廣大效應,原住民抗日的原因,更談不上民族大義,電影賽德克.巴萊已經很清楚。台灣人到底喜不喜歡日本人統治,從中國軍隊登陸受歡迎程度,可以看出台灣人當時是討厭日本人的,但是兩年過後台灣人就後悔了,因為接管的中國人比日本人更壞,這也是60年來難以化解仇恨,人在受到一次大痛苦後,容易忘記之前的小痛苦,這是人性。

天行者 先生:

台灣人到底喜不喜歡日本人統治,從中國軍隊登陸受歡迎程度,可以看出台灣人當時是討厭日本人的,但是兩年過後台灣人就後悔了,因為接管的中國人比日本人更壞,這也是60年來難以化解仇恨,人在受到一次大痛苦後,容易忘記之前的小痛苦,這是人性。
————————-
您所謂的台灣人是要分世代來看的,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台灣人因世代不同,有著不同的時代背景和經歷,是以在國家民族認同上的觀念也不同,並非所有的台灣人都有著總體一致的民族思想。

如果我們細細深入觀察史實,台灣經過日本五十年統治,台灣人在民族認同上,實在是呈現著複雜矛盾的多面性。從最初以鮮血和頭顱寫下的抗日史詩,到民族認同上徬徨無主,胡太明心態的「亞細亞孤兒」,再到宣揚皇民煉成的小說「道」,正說明了經歷日本五十年統治之後,台灣人的老中青三代在民族認同上,有著三種迴然不同的層次。台灣的光復,正是台灣老年人歡慶回歸故國,和中年人心靈徬徨的大解放,這兩代人心中的歡喜慶悅可以想見,光復時到處所見的感人場面,就是他們由衷的內心反映。而青年人就未必盡然了,有的竟然為日本的戰敗而飲泣,甚至還有自殺已示效忠的。

在光復之時的台灣青少年,是在日本統治完全穩固之後成長的一代,並未親身體驗日本統治初期殘酷的一面,心靈和意識都是單方面受日本教育的灌輸和洗腦下長大,日本的強盛進步和中國的衰亂落後更是眼前的事實,自然也就形成這些青少年崇日輕華的價值觀。二戰前期日本在各地戰場節節勝利,國威如日中天,自然使得這些青少年慕效憧憬的少艾心靈感到仰慕和響往,而陶醉在大日本帝國雄霸天下的美夢中,熱衷於「皇民煉成」。他們競相崇拜日本,醉心於皇民化的言行和表現,記載在當時的文冊書報上彰彰明甚。台灣的光復使得這些青年在國家民族的角色上,遽然在一夕之間倒轉過來,請問他們如何能夠適應過來?

歡迎光復的台灣人與二二八反華的台灣人,在年齡上並非相同的世代,在民族思想上有著代差。並非接管的中國人比日本人更壞,也不是受到大痛苦後,忘記了之前的小痛苦。

—-

版主難道是日本皇民, 中國八年抗戰民不聊生, 是誰造成的?台灣人那時過得比大陸人好, 是因為那時的台灣人就像現在的有錢人家的佣人或養的狗一樣, 就算吃剩飯殘羹, 再怎麼差也比鄉下山裡的人吃得好, 您是願意被日本人豢養嗎?這種文章只曝露內心的渴望, 沒辦法人各有ˊ志嘛!

日據時代 台灣人的生活一定比日本人差

至於大陸,1992年到1996年 我在大陸工作,閒暇下鄉下野,我真感嘆毛澤東的暴政,由廣東、浙江到江蘇到東三省 1948年前的富裕可由鋪石馬路、住宅、城鎮看出,跟他們老人聊生活,小時真富裕。只是毛澤東摧毀一切。

我工作在東部沿海,我也只跑東部沿海,除了福建與山東山區較窮,其他地區1948年前都比我小時的生活富裕。

我感謝蔣家父子的獎勵工商、藏富於民,讓我有機會由一窮二白成自由人。相對大陸,1958年到1996年的台灣真富裕。

以管觀天以偏蓋全用當時的台北城與北京的下層生活照來比較,用清朝窮人與原住民的樣版照比…台端的觀點差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4年3月17日22:18 | #1

    田忌赛马?我艹,二等公民?有奶就是娘?当年抗日的先烈真是民族罪人啊,草草草草草

  2. nao
    2014年3月17日23:27 | #2

    一看标题就知道了,连正文都不用看。既然是“日治”,不是“日据”或者“日占”,那毫无疑问就是好呗。
    那时的台湾,不仅是生活条件好,还搞不定是民主天堂呢

  3. Aidan
    2018年4月17日12:35 | #3

    日本時代,台灣人家裡養的豬被視為皇軍的財產,不能宰殺,也必須報戶口不能偷養。日本警察如果發現偷養或者私自宰殺吃肉,這家人就完蛋了!

    某人回憶錄曾說:有一天日本警察來家裡清點豬隻,那時候剛好有一頭小豬沒有登錄在警察名冊,萬一被抓到是會被打斷手腳的,因此把小豬偽裝包成小孩,叫哥哥背著帶出去外面躲起來!

    你跟我說日據時期台灣人過得好!?原來被屠殺40萬人,被管制所有物資,被視為賤民叫做過得好,作者真的很犯x

  4. ACE
    2018年4月18日15:18 | #4

    這樣說吧!
    如果拿當時大清治下的北京來跟台北比,不用說,台北一定比較好。

    這樣說是媚日嗎?當然不是!
    以當時日本明治維新以後的治理經驗,加上對殖民地的高壓管理,引進現代化的技術跟觀念,怎麼樣也會比快要完蛋自顧不暇的大清來得強,根本不用懷疑。

    那麼要不要拿國民政府治台以後的發展跟日據時代相比呢?怎麼不來比看看?
    日據時代一般佃農可以有自己的土地不用繳租嗎?殺宰牲畜食用可以自由進行嗎?各大會社控制製糖、各項民生用品生產,是優先供應日本本土還是優先滿足台灣需求?

    類似這樣的問題只要仔細思考,根本不會得出日據時代比較好的結論。很顯然的,作者只是截取一段自以為成立的事實來當成說服眾人「中國人就是無能不行,無法自理」的一個民族,藉以主張分離意識。

    中國人只是從甲午戰後一直被「西學中用」或是「全盤西化」給迷惑了。蔣介石這派被罵成了美帝走狗,但他這輩子沒搞過文化大革命。毛澤東一輩子念熟了資治通鑑,卻拿著馬列思想從根本毀了中華文化。要我說,蔣一個武夫尚知文化不能亡。毛一個書生卻遺害中國近百年。如今孰是孰非,一目瞭然。

    要不是中國共產黨先搞了陸獨,台灣這些分離主義者也沒有啥子藉口可以搞台獨。要說台獨媚日的確很可恨,但是「堅決馬列毛社會主義路線」不他媽的也是媚德媚俄,又是什麼好貨?

    中國人只是想過上好日子。不只是經濟上、政治上精神上也想自由自在。日本人可以、美國人可以,那些五毛憤青瞧不起的外國勢力人民都可以,中國人民卻跟北韓人民一樣不行。到底是他能瞧不起人家?還是你活該被人家瞧不起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