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官员:把线上支付业务延伸到线下环境是麻烦事儿

目前支付市场正处于大变革之际,各种产品、创新层出不穷,但风险问题亦日益严峻。

根据360互联网安全中心近日发布的报告,通过二维码传播恶意程序的比例在2013年增长迅速。这一方面是由于二维码应用越来越广泛,扫二维码已经成为很多手机用户的日常习惯,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多数二维码扫描工具并不具有识别恶意网址的能力,只是简单将二维码翻译成网站地址。

还有网络安全专家对记者表示,二维码支付的确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有些欺诈者将钓鱼网站链接或者病毒木马伪装成促销二维码,网民一不小心也可能会上当造成资金损失。

“线下POS是铺设专线的,风险相对可控。”上述接近央行知情人士称,此外,线下支付有一整套成熟的机制,对消费者的保护也较为完善,但线上这方面目前还存在不足。

除了安全等技术层面的问题,根据上述支付公司人士的说法,支付机构的发展,在某些方面也与央行的预期存在偏差。

该人士解释称,在央行的设想里,是希望第三方支付机构能够更多地在金融基础设施缺乏的地方提供支付服务。但牌照下发后的这几年,支付机构却在抢占发达地区的市场。

上述支付公司人士称,支付机构更热衷在金融资源积聚的大城市跑马圈地。“前不久,腾讯和王府井签署协议,在微信支付服务上进行合作,这个事情就对央行触动很大。在央行看来,这个地方的支付服务已经十分充分了。

前述央行官员上周表示,线上支付和线下支付业务分属不同的领域,把线上业务延伸到线下环境,“在法律和金融风险方面,将来可能会有些麻烦事儿。”

但也有业内人士对于监管可能打击创新保护垄断等问题感到忧虑。宏源证劵研究所副所长易欢欢对记者表示,央行紧急暂停二维码支付和网络虚拟信用卡并非永久停止,不能认为是完全把口子堵死,建议监管层运用底线思维监管新技术,在运营的过程中调整纠正问题。

“安全始终是个相对词,真正的安全在于攻防之间、复杂业务场景之间的不断优化和改进。腾讯、阿里等新业务的出台应该经过长久的设计和试验,监管层应该在运行的过程中发现问题再及时优化和改进。”易欢欢说,“新技术环境下匹配行为监管理念的应该是监管系统的大数据化智能化,也要更具有底线思维。”

其实安全性,在于支付网址的认证。这个线下能搞,无非就是有资质的才铺设么。
在线上搞认证一样可以,比如银联搞一个认证中心对支付宝开放api,支付宝扫的时候去银联查一下就可以了。多简单的事。
而这哥们后边说的,让我们看清楚了央行、银联的真实想法:他们是想把自己不想管的落后市场扔给第三方支付。
这和快递业务如出一辙啊,快递就是好送、利润高的,都是官方的。不好送利润不高的让给顺风之类,还能抽成。
想吐脏话了。

其实就收税来说,电商(无论卖什么,包括基金)在实现方式上更容易。线下收税,要很多税收员,要统计,要柜台,还要和奸商斗智斗勇。而针对电商收税,那太容易了,每笔交易都有明细记录,怎么都逃不掉。甚至都不用管是行货还是水货。
所以我很奇怪,淘宝每年这么大的交易量,政府为什么不收税呢?只要搞定电商就行了,比一家一家的收容易多了。
而且很多原来比较难收的都容易收到了。
所以政府的思路还是不对。面对新事物,不是想怎么样能为我所用,而是想着怎么去限制。

我做为用户,觉得银联应该说了算。这属于“监管”的范畴,是zf的职能。
然后支付宝提供的比如扫二维码、明细等,是属于“服务”的范畴,是公司的职能。
这和线下没有区别。线下,无非是商家到银联认证,才能让用户刷卡么。线上,商家也得到银联把自己的支付网址给认证了,然后支付宝才能支持这个网址。
这才是银联真正应该干的事。
监管这个事,本身就应该由政府垄断的。
现在政府限制的是“服务”方面的事。所以用户才相当不爽。
BTW:认证这个事,决不能交给阿里来做。

现在也应该收了。鼓励的也差不多了。
政府就是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烂做。
这样,政府也能省很多事。
现在很多电商,从卖衣服,送外卖的,日常百货的,电子电器的,把这些一搞定,一分钱的税都少不了。
而且收税相当方便,每笔交易自动到帐。再可以把多余的那些一天喊着工资低的税务口的工作人员大幅削减,一方面大幅节省政府开支,release出来的劳动力还能给中小企业提供更多的低价劳动力。现在不是老喊人力成本上升么?那就从这个方面加大供给。
政府现在完全是走了反方向,不肯利用新技术带来的高生产力,反而着力去限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电子商务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