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滚滚财富流向了何方?

福布斯集团副董事长克里斯托弗·福布斯2009年在上海出席福布斯中国财富榜发布会上说:“因为中国快速的经济增长、以及未来可能产生的人民币升值等因素,财富的天平正在向中国加速倾斜。”然而,许多人弄不清一个问题: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来,GDP连续高速增长,积累了巨额财富。那么,这些财富究竟流向何方?为何经济总量居世界第二位,却还有那么多人过着紧紧巴巴的日子?甚至还有1.5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在大陆境内财富的一个集中流向是权贵阶层:富豪与巨贪官员

中国的社会财富占有是一个正宝塔形,且现在还在挤压这个宝塔的中部来扩大顶部和低部。据媒体报道:目前中国的10%人群已占据了90%的货币资产与不动产资产。而一份中国内部权威部门的报告显示: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财富集中度高于美国。仅此一个数据,便可以看出中国财富流向的端倪。

据报道,中国的国民收入有一半以上要用来供养“体制内”的工作人员。中国需要民众供养的人员究竟有多少?按照2006年1月1日实施的《公务员法》的界定,大体上是通常所说的“党政干部”,包括了“党、政、群”三大领域,即国家行政机关干部,共有650万人左右,而如果包括党派机关专职干部和名目繁多的团体、协会等专职人员,也就是“吃财政饭”的人员,则多达4500万人以上,另外还有500万人仰赖于政府赐予的权利实行自收自支。

这样一支庞大的“吃财政饭”大军需要多少财富来供养?根据官方公布数据,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24.66万亿,2007年全国税收收入完成近5万亿元,而根据中央党校教授、知名学者周天勇的估计,中国2007年实际财政收入高达9万亿元人民币。2012年国内生产总值51.93万亿,2012年全国税收收入完成超过11万亿。再来看看中国大陆大概有多少公务员。2012年3月公布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国家公务员局”门户网站的数据是:2008年度、2009年度、2010年度全国公务员数量分别是659.7万人、678.9万人、689.4万人。而2011年底和2012年底全国公务员总数分别是702.1万人和708.9万人,呈年年递增态势!

那么,请你猜猜中国大陆现在到底有多少公务员?一个不知道有多少公务员的国家,除了做梦外,肯定建不成法治国家。

国家的 “财政蛋糕”怎么分配?“八五”期间,仅公车消费一项,便占到全部国家财政支出的38%!2003年国家财政收入约为21715亿元,而由国家财政、预算外资金、企业和村民交费和列支成本支出的行政事业供养费用高达14266亿元,加上公安和武装警察的1500亿,达15766亿元。当年GDP的13.52%,被这些“体制内”的人员所消耗。国家预算收入、有统计的预算外5000亿收入、没有被统计的3000亿预算外收入,整个国家总计支出37960亿中的37.58%,由被供养的行政公务人员所消耗。又有政府部门统计表明:我国的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和公费出国三项,年花费达9000亿元之巨。

现在沿海地区党政部门一般职员的年收入达到10万元左右,年终发个五六七八万元奖金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这是可以拿出来“晒”的收入,但一个公务员绝对不止薪水这一块,医疗、交通、水电、补助、福利、吃喝休闲及形形色色的灰色收入等等,需要财政出钱的项目太多了,如很多地方的机关干部每月的交通补贴就比民工辛苦一个月的薪水还要多,某些单位的机关干部吃喝休闲乃至私人旅游、购物都可以开个发票去报销。

在公职人员队伍中,其财富和财政消耗同样是呈宝塔形的。一般地说,官职越大,占有的财富和消耗的公款也就越多。中国的官员也是一支数量庞大的队伍,一个行政机关,往往是一个正职+N个副职,有的市县的副职竟达10名以上。一个省有四五十个省级官员,几百个乃至上千个地厅级官员;一个县有几十个县级官员,数百个科局级官员。中国大陆共有33个省级行政单位,2,861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那么由此推算:全国各地就至少有一千多个省级官员,两万个厅级官员,好几万到十来万个县级官员,而京城及军、警等等方面还有数以万计的县团级以上官员。有调查数据表明,地厅级以上官员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至25倍,是当地农民年均收入的25至85倍。

刚参加工作的普通公职人员,虽说其吃喝撒拉也由财政负担,但真正能入他们口袋的收入也仅能养家糊口。但工作有了一定年限的大大小小的党政官员,则无论是“落袋”的财富——包括合法的和非法的,还是消耗的财富,都足以让老百姓瞠目结舌!不说在职的官员,只说近年来一大批离退休高官,就消耗着大把财政开支:许多高级官员离退休后,还享受着秘书、警卫、司机、勤务、厨师、保姆、专车、住房及医疗待遇。卫生部原副部长殷大奎表示,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的80%是仅为850万党政官员所享受。全国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干部病房,到处设置的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也高达500亿元。

中国国民收入的至少半数以上都装进了“体制内”人员的口袋,这使中国社会呈现出超级二元图景:相对于总人口来说只是一小部分的国人早已过上发达国家水准的生活,而其他多数人则是标准的贫穷国家的国民。2006年4月初,由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组部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部门,联合出示过一份关于中国社会经济状况的权威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权威报告”)。这份权威部门的报告较详细地记录了社会不同阶层的经济收入,其中列出城市高、中级公务员收入已经超过西方欧美发达国家公务员收入及中产阶层。

加工、制造等国有企业尤其是民营中小企业,其职工的工资待遇普遍偏低,但垄断行业却例外。2008年,石油,电力,电信,烟草等垄断行业的员工不到全国职工人数的8%,但其收入却占到全国职工收入的60%左右。垄断行业高管的年收入,低则数十万元,多则数百万元。

处于财富“宝塔”尖上的极少数人,是人们常说的富豪及巨贪——包括已暴露的和尚未暴露的。如前所说,这种人只占总人口的0.4%,却掌握着全国70%的财富。可谓富豪权贵富可敌国,平民百姓一穷二白。在现阶段,中国社会已分化为四个阶级:整个劳动者阶层在社会结构中所占的比例为90%左右,中产阶级占7%左右,国家管理人员占2.1%,资本家占0.4%左右。

上述权威报告披露:至2006年3月底,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在5000万至一亿元之间的有2731人,一亿元以上的超级富豪有3220人。在一亿元以上的超级富豪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这些超级富豪主要较集中在以下八个省市:广东省,1566人;浙江省,462人;上海市,225人;北京市,195人;江苏省,172人;山东省,141人;福建省,92人;辽宁省,79人。他们集中的领域,主要是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等。

另有一组数据,是2008年8月由美林集团与欧洲最大的咨询公司凯捷咨询提供的。这两家公司在北京联合发布的《2008亚太财富报告》指出,截至2007年底,中国共有41.5万位个人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的富人。从财富平均拥有量来看,中国百万富翁人均掌握资产达510万美元,高于340万美元的亚太地区平均值。而根据《2010胡润财富报告》估算,中国亿万富豪人数为5.5万名,其中有1,900位十亿富豪和140位百亿富豪;照此保守估计,这些人财富换算成美元,极可能接近于国家外汇储备总额。

亿万富豪的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权力,有合法的,有非法的,有合法下的非法所得,其主要发财途径是:(一)以引进外资(包括驻外中资到内地投资)从中获取回佣。(二)进口、引进成套设备,一般比国际市场高出60%至百分之300%。例如,从意大利引进制造皮鞋的自动流水线,国际市场价200万美元,广东、江苏引进同一型号,报价分别为600万美元及720万美元。一套年产50万吨化肥成套设备,国际市场价2.2亿美元,山东、辽宁以4亿美元报价引进。(三)操控国内资源、商品,出口获利。(四)国土开发、地产倒卖,靠银行借贷,无本获暴利。(五)走私、逃税,每年走私进入市场的日本、欧洲轿车3万至4万辆。(六)金融机构无抵押信贷,资金外流到个人口袋,这也是金融机构坏账的主要因素之一。(七)独家或霸占大型工程承包。高速公路85%由私企承包,承包商是当地高干亲属。一公里程的高速公路,能获利700万至1100万元。(八)抽逃资金到个人账户,一般通过金融机构、中资进行。(九)操控证券市场,制造假信息勾结金融、传媒造市,从中获利。

前些年的国企改制,又诞生了一大批超级富豪。许多国企中的公共资产因为体制的漏洞,在改制中潮水般地流入了特权人物的账户。富豪们的钱来得容易,花钱也就“潇洒”。近年来,中外各种媒体纷纷报道中国富豪在世界各地一掷万金购买世界顶级消费品等不该发生的故事:

《神秘中国人1.3亿美元欲买‘世界第一豪宅’》(《国际先驱导报》);

《上海最贵豪宅被动捂盘,每平米定价十万超过纽约》(《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富人在美国:挥金如土美国邻居看傻了眼》(《时代财经》);

800多万元一辆的宾利豪华轿车在中国市场上供不应求;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的顶级旗舰车——迈巴赫在德国起价10万欧元,至今未卖出一部,而北京街上却有了6部;

法国生产的高档酒“人头马”的主要销售市场是中国;

缅甸的赌场为该国提供大宗税收,这些赌场大多集中在中泰边境,在里面一掷万金的都是中国富豪,缅甸人则不准入内。

在中国的打工族中,绝大多数人是靠一份低工资生活,还有很多人没有生活来源。中国有九亿农民和数千万下岗工人,其中也有一些人生活富裕,但是大多数人只是勉强地维持着自己的生活或家庭的运转。而为了这种“运转”,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四处打工或者在自己那点土地上拼死拼活的刨食。比较富裕的农村,有钱的人相对多一些,楼房逐渐普及,吃点鱼肉算是平常事,但他们仍然为生病和孩子读书发愁,这主要是因为医疗费和学费太高。所以,中国的财富,极少流向占总人口80%的平民百姓。

专家指出,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财富最为高度集中的国家。中国财富向富人的集中度正在以年均12.3%的加速度在增长,是全球平均增速的2倍。   

财富正在快速向少数人高度集中,展现了中国经济的增长和创富环境,也暴露出当前财富分配格局的失衡。

中国还有很大一部分财富,是流向了浪费的“黑洞”。盲目决策、盲目发展、盲目扩张、盲目投资、盲目建设、盲目开采等所造成的浪费,无疑是一个惊天的数字。 比如昆明世博会,政府投资额高达290个亿,但博览会期间游客不足十万,净亏280亿。西部大开发,国家投入了一千多亿的资金给西部,但是到现在却没有任何效果,西部依然落后,百姓生活依然贫困。没人知道这一千亿的资金到底用到哪儿去了。粤海铁路,投资额高达48亿,但现在每天的盈利连支付利息都不够。耗资近百亿的上海磁悬浮更是不伦不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根本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2004年投入运营以来已亏损了10多亿元。还有投资60余亿元的珠海国际机场和投资8亿元的F1赛道,也因没有效益而让其巨额投资打了水漂。

中国财富的另外一个流向是境外

中国替跨国企业加工低利润、低附加值的产品,然后销往世界各地,接着我们把赚来的钱买他们那些同样在中国制造出来的只是贴上他们品牌的昂贵商品!比如,两台功能一样的笔记本,一样是配置,一样的指纹识别,索尼就卖一万多,可是联想卖五六千。据原上海市市长徐框迪说,一次朱总理在接待一位耐克鞋的台湾代理商时问他在中国的企业办得怎么样,该代理商说,耐克鞋的70%都是在中国生产的。总理问,一双鞋在美国能卖到多少价钱,代理商说大约是160美元一双。总理又问,那么我们中国能从每双鞋中赚取多少钱呢?代理商说,大约只有三四美元吧。徐市长介绍说,当朱总理得知实情后,气得连饭都没有吃。

国家不重视对企业品牌意识的培养,似乎只要解决就业吃饭问题就行了,长期如此的理念和策略导致了我们在全球化的分工中处于利润最少的代加工底层!财经学者郎咸平教授有个“1+6理论”,其大意是说,一个完整的产业结构应该是“1+6”,即制造 + 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企业只有完成从1到6的过程,掌握了行业的本质,这样的企业才算是成功。中国改革开放30年余来,制造业飞速发展,成为了“世界工厂”,但长期以来,中国一直以劳动力的优势占据着整个产业结构的“1”,而产品利润在90%以上的其他6个环节却一直被国外企业垄断。这种由中国工人的血汗转化成的巨大利润,通过外贸出口的渠道源源不断地流向世界各国尤其是流向发达国家。

在国际贸易中,中国的石油等大宗商品也在价差上吃尽了亏。如2008年中国成品油产量约20800万吨,扣除出口约2300万吨,国内销售约18500万吨,折合汽油约2300亿升,价差接近1万亿元,也就是说,中国人购买本国汽油比外国人多付近万亿元。由此可以看出价格这个分配工具强大的财富转移功能,仅汽油消费这一项一年差价就超过上万亿元,两年向外商转移财富超过2400亿元。

中国的廉价商品,廉价资源,廉价股票,廉价企业,廉价劳动力等等,已成为美欧等西方国家发展虚拟经济、建立透支性消费体系的物质基础。2009年年底大盘点,西方媒体几乎不约而同地齐声高呼“感谢中国”;美国媒体甚至把中国总理列为改变美国经济的十大人物中唯一的外国人;《时代周刊》更是把中国工人列为2009世界十大新闻亚军。2009年元旦前后,中国央视新闻几乎连篇累牍地引用西方发达国家对中国经济的“高度赞扬”,西方媒体竞相用各种方式盛赞中国经济给西方国家带来的巨大影响。但是,仔细想想看,到底谁才是其中的最大受益者呢?答案不言自明……

随着人民币不断升值,中国的财富将会源源不断地流向美国,而同等的财富却换来更少的美元。2008年1月初,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已经升至1:6.6905,其升值幅度早已超过政府规定的7%的界限。一些学者前两年开始渲染:强势人民币的时代已经来临。问题是,人民币会一直升值吗?果真如此,那么,人民币升值的顶点又将在哪里?就在学者鼓噪人民币升值的时候,曾有人撰文要求人民币应该升值50%。也就是说,1美元兑换4.1元人民币。可能吗?不妨算一笔账:按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6年国内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提供的数据,2006年国内生产总值为20.94万亿元,全年出口总额9691亿美元。假如人民币大幅度升值50%,即减少4845.5亿美元。中国的出口企业,特别是以美国为出口目的地的企业,大部分都不会再玩了。这些企业不仅丢了市场,而且也将亏损严重,甚至连本钱也许都收不回来。而且,中国政府长期以来积聚的巨额外汇储备也将缩水得一塌糊涂。目前1.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升值50%后,也就剩下7000亿。请别忽视一点:人民币对美元每升值1%,中国就将损失800个亿!人民币升值是一场货币战争;是一场看不见硝烟、但比销烟更可怕的战争。

通过地下钱庄等境内外串通交割方式,想方设法将非法收入转移到境外,已成为公开的秘密。这笔无法计算的财富,随着中国人出入境自由度及对外经济交往的增加而逐年增多。这主要发生在广东潮汕、福建及浙江等沿海一带。据国内有关学者估计,近年来仅国内每年通过地下钱庄洗钱金额就高达2000亿元,大概占GDP的2%左右。经查明,在厦门“远华”走私案中,非法收入大量通过地下钱庄流往境外。1996年至1998年,“远华”集团走私收入中的120亿元,就是由一家地下钱庄,经由其境外合伙人支付外汇给“远华”在香港的机构,然后再通过香港的机构转向加拿大等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