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路上海:那么近,那么远 —— 来自马航失联“前方”的弱弱反思

越南富国岛机场塔台,守候了一下午的媒体拥挤在一楼小小的会议室里,记者们伸长了手,把越南人民军海军航空兵副司令压黎明成在身下,好将话筒伸到交通部副部长范贵肖的跟前。

通过地陪把越南语发言译成疙疙瘩瘩的中文,编辑成可以发稿的语言,配上刚从相机里导出的图片,加上几幅越方发表的地图,发给了后方建立的微信群,几分钟后一条微博上网。完成了这一系列的步骤,好像缓解了到越南两天以来的一些焦虑。

3月10日,在中午时分登上了从胡志明市飞往富国岛的飞机。踏上这座作为越南搜救临时指挥中心的小岛,感觉自己离现场又近了一步,也似乎离那架失联的MH370近了一步。

然而所谓的现场,就是这间小小的会议室,和之后几天里已成常规的越南语新闻发布会。所谓的直击,就是踩在富国岛的海滩边,望着泰国湾的海。

来到富国岛的中国大陆媒体越来越多。从发布会上编辑而来的简讯,貌似新媒体实践,无非就是为微博上的同质化信息又添了一块砖。能做的只有确保从自己这里出去的消息是准确的,这个新闻传媒最基本的标准。

0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近”并没有换来“进”,空间上的距离也没有换来信息上的丰富。反是稍稍消退的焦虑转化成了无力感。朋友发来微信问我前方的有什么情况,我只能大言不惭地说,就像越南的搜寻没有实质性进展一样,前方也没有实质性消息。

在现场,然后呢。

还有很多可做。

当我临近离开富国岛时,WSJ、CNN、BBC伙同美联、路透社这些“臭名昭著”的“西方”媒体开始悄悄地发力,前方信息整合,后方汇总补充,接力报道马航MH370客机失联事件。有人说正是这几篇报道,“倒逼”了马来西亚官方一改一个星期以来否认再否认的态度,由首相在发布会上公布MH370航班失联从卫星上消失的最终时间点以及两条飞机折返后可能的走廊。

或许新媒体,和所谓的互联网思维一样是一个伪命题。无料同质的新闻才会被迫利用网络争夺时间上的优势。在社交网络上庞杂的信息之下,国外传统媒体依然展现了自己的能量。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采访,不幸地当了“传声筒”。

这大概是大陆媒体第一次集体出动报道国际航空事件(不愿用国际空难)。姑且把萱萱“以新华社为准”的通知放到一边,惯性地听着“官方”的发布会,等着每天搜寻的结果,讨论着该不该采访家属的伦理问题。即使经后方整合,呈现的内容即使冠以“特稿”,也大同小异难免同质。而对于是否折返,是否人为操纵等等,“大胆假设”之后也找不到“小心求证”的方向。

愿意坦诚自己的无能,不愿接受中国大陆媒体刷存在感的结论。

只是,如果真是放眼全球,我们还是一个在家长条条框框下的实习生。确确实实需要经历更多,交上更多学费,积累更多资源,大概才能有自己的“独家新闻”,不跟在外媒的屁股后面做新闻。

离现场很近,离新闻很远。

离新媒体很近,离专业媒体很远。

从越南回来的第二天,梦见自己又去了马来西亚,挤进了大马首相的发布会,跑到了被警方搜查的机长家门前。

一觉醒来,自知躺在上海的床上。

看到《东方早报》改版后的第一期,刊发社长邱兵先生的社论——《报纸还没有资格死》,又是一针鸡血下去。没有资格死,那就得学着如何体面地活。

这时,CNN又发稿了,他们进了波音777模拟驾驶舱。

“什么是新闻?”大学新闻系的郝一民教授告诉我们回答出这个问题,他的课全忘了也不要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