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朝鲜在推动经济改革?

朴珠熙(Park Ju-hui, 音)年轻时是朝鲜惠山市(Hyesan)的一名电台播音员,上班路上,她常常得小心翼翼地躲开街上随处可见的尸体。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大饥荒已过去近20年,朝鲜人民如今的生活大不相同。

“有点钱的女性会穿日本或韩国的衣服,展示自己的身材,还使用韩国化妆品,”2012年逃至韩国的朴珠熙说。她用从黑市买来的中国手机与留在惠山的家人保持联系。“10户里有7户装了彩电,普通人一个月能吃上一次肉汤……生活质量有了很大提高。”

乍一听,她这番话似乎是在肯定朝鲜年轻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作为。掌权两年多以来,金正恩着重表达了增强经济实力、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的愿望。“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在他最近一次的新年讲话中出现了7次。

不过,惠山中产阶级的兴起,更多是朝鲜政府放弃控制部分实体经济的结果,而不是政策改善的作用。这还反映出朝鲜的现状:在维持极权政治体制的同时,艰难地推动经济发展。

多达100万人死于饥荒证明朝鲜政权无力填饱民众的肚子,它只好对雨后春笋般的非正规市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惠山(靠近朝中边界)等地的居民而言,与中国商人进行非法交易格外有利可图。

2011年12月父亲死后,金正恩掌权。外媒好奇,这位在瑞士受过教育的二十多岁小伙子能否开展大刀阔斧的改革,解决朝鲜极度贫困和人权纪录不佳的问题,并结束外交孤立?

作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领导人,金正恩承诺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他的风格截然不同于其父金正日(Kim Jong Il)——后者形象乏味,强调“军事优先”纲领,从不公开讲话。朝鲜官方媒体大量报道金正恩(按照他家族的前任寿司厨师的说法,他最近刚满31岁)的青少年时代和他的美艳妻子李雪主(Ri Sol Ju)。媒体报道他现身流行音乐会,与前NBA明星丹尼斯•罗德曼(Dennis Rodman)共赏篮球比赛,还坐过过山车。

但在爱交际的形象背后,金正恩通过在高层展开清洗巩固自己的地位,自上世纪50年代末其祖父金日成(Kim Il Sung)扫除异己以来,朝鲜还没有过如此大规模的清洗。韩国情报部门表示,自金正恩掌权后,朝鲜军方和政府高层的218名官员中有一半换了人,总参谋长职位在15个月内三易其主。

大清洗在去年12月达到高潮:金正日的姑父和最高顾问张成泽(Jang Song Thaek)被控犯有叛国罪,后被处决。前韩国总统顾问、曾三次会见张成泽的文正仁(Moon Chung-in)对张企图推翻金正恩的说法十分惊讶,他认为张成泽为人审慎、低调。“他一直避免出头露面,”文正仁回忆道。

朝鲜官方媒体声称张成泽“组织单位与外国贸易,挣外国的钱”,廉价或“任意”变卖煤矿等“宝贵资源”。不少观察人士认为,张成泽事件反映出朝鲜政权最高层的紧张局面,军方和劳动党官员争相从日益繁荣的对华贸易中分得一杯羹。

过去两年访问过平壤的人表示,这里越来越繁荣。从前平壤街上车流极少,但现在汽车比以往多,甚至还有宝马(BMW)——尽管联合国(UN)禁止向朝鲜出口奢侈品。公园里的孩子玩轮滑,百货商店的库存越来越充足,曾经外表单调的商店也打出标识醒目的大广告牌。

首都平壤的生活水平一向优于朝鲜其他地方,大约300万最为可靠、最忠于政权的人住在这里。但过去十年朝鲜对华出口大幅增长,令平壤那些最有人脉的居民大大获益。

张进成(Jang Jin-sung)是叛逃到韩国的前朝鲜官员,现在经营着报道朝鲜的网站New Focus International。他表示:“真正从对外贸易中获益的是富人。市场由高官子女控制。许多人现在都有了自己的汽车,但贫富差距很大。”

中国是朝鲜主要的贸易对象。总部位于首尔的韩国国际贸易协会(Korea International Trade Association)称,中朝贸易去年达到创纪录的66亿美元,自2001年来已经增长9倍。韩国国民大学(Kookmin University)的朝鲜问题专家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表示,一方面中朝贸易有助于满足中国需求,另一方面,中方向昔日朝鲜战争中的盟国提供更多经济支持——如增加燃料出口——是为了缓和朝鲜政权覆灭的风险。

高丽交流中心(Choson Exchange)为朝鲜年轻人提供商务培训,该机构执行董事安德烈•阿布拉哈米扬(Andray Abrahamian)表示:“朝鲜变成了混合体制,昔日也曾这样。过去10年内,人们日益将投身商业视为出人头地的一条途径,而在党内或军队晋升的传统方式不那么受到重视了。”

有些人声称,中国近乎垄断了朝鲜矿产出口,并且利用这种地位向朝方支付低于市场行情的价格。为此,朝鲜加大努力从别国赚取外汇。“我们在开放经济,欢迎外企,促进贸易,”朝鲜驻英国大使玄鹤峰(Hyon Hak Bong)表示,“我们访问了越南、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和瑞士,汲取它们发展国民经济的经验。”

旅游项目是一大发展重点。例如,朝鲜建设了马息岭(Masik Pass)滑雪场,据韩国情报机构估计耗资3亿美元。朝鲜政府还在寻求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朝鲜去年10月召开了一次会议,学者、政府官员和外国专家在会上探讨设立经济特区、为投资者提供税收优惠的可能性。

“我没有想到(经济特区)会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参与组织此次会议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教授Park Kyung-ae表示,“但显而易见的是,朝鲜人对吸引外国投资是认真的。”会后一个月,朝鲜宣布计划在全国各地设立14个新经济特区。

一位驻首尔的西方外交官员称,咨询在朝鲜经商事宜的人虽然不多,但数量不断增加。“我们劝说人们不要在朝鲜经商。如果出了问题,我们帮不了他们,”他表示。他提到朝鲜在透明度和政策连贯性方面声名狼藉。

但一些企业相信回报大于风险。埃及电信运营商Orascom垄断朝鲜的手机通讯服务,拥有200万用户,不过在将利润汇回本国时仍受到限制。由神秘投资者支持的控股公司SRE Minerals与朝鲜政府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开发据称是世界最大的一处稀土金属资源。稀土金属广泛应用于现代电子设备。

“我们是和主权政府签订的协议,条款无懈可击,”资深矿业地质学家、SRE Minerals执行董事路易斯•舒尔曼(Louis Schurmann)表示,“比起蒙古、缅甸和刚果,我宁可投资朝鲜——那些国家比朝鲜更不稳定。”

但处决张成泽被视为不利于外国投资的信号,对罗先(Rason)经济特区尤其如此——该特区位于朝鲜东北部,与张成泽关系密切。Park Kyung-ae表示,早在张成泽死前,专家就警告称“如果没有克服制裁等政治障碍的投资先例,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并非易事。将资金投入朝鲜很难。”

大多数朝鲜人仍然忍受着赤贫,这与惠山走私者——更不用说平壤的精英了——的生活方式形成鲜明对比。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me)去年10月份的研究估计,只有16%的朝鲜家庭“食品消费量达到适当水平”。在北部的两江道(Ryanggang),40%的五岁以下儿童发育不良。虽然2012年政府表示将推动全方位改革,允许较小的“家庭规模”农业小组保留和出售30%的粮食产量,但世界粮食计划署没有发现朝鲜彻底改革集体农业的证据。

一些分析人士称,此类改革正在缓慢进行。与此同时,朝鲜正在大力改革工业生产,大幅增加工厂工人工资,并提高管理层的自主权。

但阿布拉哈米扬提到,政府有理由不开展大规模经济改革。“朝鲜政府陷入了与韩国政府的竞争。在我看来,他们担心一旦出错,合法性的天平将向首尔倾斜,”他表示,“普遍的分析认为,朝鲜民众的看法是:如果我们是以经济为先的国家,如果经济是我们的主要关注目标,那么我们为什么没有与韩国展开更加势均力敌的竞争呢?”

前朝鲜国家电视台制片人、现担任某朝鲜流亡作家协会主席的Jang Hae-seong表示,朝鲜政府事实上已经失去了对人民意识形态的掌控。“对信息的完全掌控是关键,”他表示,“老百姓曾经相信宣传,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现在与我在朝鲜时的情况截然不同。”

在越过中朝边境流入朝鲜的消费品中,廉价的电子产品破坏了朝鲜政权对信息的垄断:可以收听到境外朝鲜语广播的收音机,可以拨打韩国亲属电话的手机,以及韩国电视剧DVD和闪存盘。人权组织称朝鲜政府正在查禁这些物品——这是金正恩新运动的一部分,他在上月呼吁开展“思想运动……扫除外国思想潮流和生活方式”。

但对于已经受到市场诱惑的人而言,想要重新激发他们对共产主义的热情可能为时已晚。朝鲜第三大城市清津有一座让人谈之色变的政治犯集中营。但2010年离开该城市的Joo Yang表示,这没有阻止三分之二的居民收看风靡亚洲多国的精彩韩国肥皂剧。

“过去,人们逃离朝鲜是为了逃离饥饿和贫穷,但如今有很多人是为了自由而逃离,”22岁的Joo Yang表示,“我们冒着生命危险看电视剧,我们曾经到处与人分享。我们特别渴望自由,哪怕是看着电视剧,我们也会想象着自己也能像那样生活。”

—————————————————————————-

国际关系:人权和核问题限制朝鲜对外往来

朝鲜国内经济在过去15年发生了巨大变化。然而,该国近期虽然寻求重启与美韩对话,但仍深陷外交僵局。

平壤方面去年重启宁边钚反应堆。它已研制出几种核武器,据称还在研究更多核武器。它声称需要核武器应对美国侵略威胁,并在2012年修改宪法,自称为“核国家”。

朝鲜核试验和远程导弹试射引发联合国制裁。作为朝鲜主要盟友,中国一贯争取国际社会放宽对朝鲜的制裁,但中国自身似乎加大了对朝制裁力度。去年2月份朝鲜核试验后,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冻结了朝鲜主要外汇银行在该行的账户。中国政府发布了一份236页的清单,罗列了具有潜在军事用途的物品,禁止将它们出口至朝鲜。

北京方面不断施压,可能是促使朝鲜今年着力改善与韩国关系的原因。朝鲜今年发布一系列声明,强调缓和半岛局势的意愿,并且举行了2010年来首次朝韩失散家属团聚。

韩国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大力推进她的朝韩“建立信任”战略,但大多数分析师表示,由于首尔要求平壤弃核,对话将以失败告终。

平壤方面还向美国示好,希望重启多边会谈,但华盛顿方面称,朝鲜必须首先朝着无核化的方向迈出脚步。保守派分析人士呼吁加强制裁,更加彻底地将朝鲜排除出全球金融体系。

朝鲜侵犯人权的行为臭名昭著,它也因此面临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上月,联合国的一项调查揭露了令人发指的暴行,联合国要求将此事移交国际刑事法院(ICC)。其中最为惊人的罪行发生在容纳数万人的集中营中,包括酷刑和杀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