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花瓶里外的风波与风暴

三月人大政协两会召开前夕,人们只听得中南海里不时传出打虎的声音,但总是见不到被打死的老虎被抬出来。
全国政协发言人吕新华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周永康案时,先是说了一句官话:无论什么人,不论其职位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追查和严厉惩处。接着,他又说了一句网络流行语:”你懂的”,引来哄堂大笑,也引发网络上的语言狂欢。
暗箱政治,必生暗示性政治语言,人们只能通过消费这样的暗示语言,获得某种快感,或者隐约获得相关信息。
发言人说自己也是通过网络媒体才得到一些信息,并不知内情,但人们通过其轻松的调侃,完全可以看到打虎案的既定结局。只是,谁也不能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
两会政治成为政治艺术,它所传达的一切都需要人们心领神会。政治文明需要把公权力关进笼子,现在我们看到的却是,公权力把人民的意志关在笼子里,政协与人大因此成为政治花瓶、成为权力的橡皮图章。
花瓶与图章
据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统计,官员、党员和企业老板在全国人大代表中的比率占约80%,他们大部分为权贵集团发声,所以草根阶层的确缺乏表达自己声音的渠道。
而两会前曝光的湖南衡阳人大代表贿购案,以及美女政协委员刘迎霞案,都只是暴露了人大政协贿选的冰山一角,由于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均由上级组织部门与统战部门遴选内定,所以各级代表、委员名单完全是暗箱操作的结果,为公权腐败预留了巨大的空间。
人大与政协本应该是共和国的两大支柱,而这两大支柱已被置换成权贵的花瓶,如此这般,共和国的大厦焉有不倾覆之理?
两年前人大换届之时,多地公民独立参选人大代表,遭到严厉打压,被视同颠覆国家政权行为。典型的案例是江西的刘萍,至今仍然身陷囹圄,没有最终判决,而北外教师乔木也因为独立参选人大代表,而成为被内控人员,许多国际性学术活动无法参加。
习时代如果不根本性扭转权贵把持人大政协的局面,公权腐败就不可能得到根本性的遏制,民主共和遭遇假人大伪政协,连帝制时代都不如。
无责任的人大、政协,不仅无法制约无责任的政府,还会权贵合谋,衍生腐败、制造冤诽、掏空国家。
花瓶成暗箱
人们都知道人大政协的本质,是作为政府合法性的一种存在,政府供养两会,就是要通过他们的举手表决,使政权看起来具有合法性。但,人们仍然希望花瓶里能起一些风暴,使表演性的两会,能出点彩,或者使花瓶出现裂缝。
人民日报的微博”人民微评”故作天真地发表感言:”代表委员沉默,就是人民失语”。
没想到的是,假天真遇到了真较真,原央视实话实说主持人崔永元是政协委员中的一个例外,他通过微博回应道: “说得很中听。我们敢发言你敢发布吗?”
崔永元的话把人民微评顶进了墙角,每年都会有敢言的委员,但,并不是委员的真话,都可以得到媒体发布,得到媒体发布的,也可能石沉大海,譬如有委员每年都提案领导人公布财产,而领导财产永远都是国家秘密。
每年成百上千的人大议案与政协提案,都不能公布,他们如何发言,代表谁发言与提案,都无法公诸于众。纳税人用于两会的钱,购买的是一堆自己永远无法知情的国家秘密。
更具反讽意味的是,政协主席俞振声鼓励委员们,说真话,保证不打棍子,不戴帽子,但政协主席应该想一想,这些委员们为什么要说真话?为谁说真话?他们为谁当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政协委员与人大代表是一个购买来的政治身份,还是一个上级内定的政治角色?一个身份来历不明、代表角色不明的会议,说真话只不过是一种食品调味剂,使外界看来,这个会议里还有人说真话,不完全是无声的沉默。
去年不能谈雾霾,今年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更早前的时间呢?三年前潘石屹在微博里公布美国使馆里测得的污染数据,却要被删除、被警告。宣传管制部门极尽掩盖之能事,河流被污染了,不允许报道,土地被污染了,不允许公布数据,最终呢,雾霾起来了,掩盖不住了,开始动用一切力量来改变,变成一场全民政治运动,用更大的成本来消除危害。
花瓶外的风暴
新疆民族等边地民族问题难道不一样吗?昆明暴力恐怖事件发生在两会之前,但造成事端的原因,却非一朝一夕之功。
新疆的自然资源被权贵们以国家名义掠夺,新疆本地百姓无法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出现矛盾与问题时,有关当局一味用高压政策。这样的背景下,出现暴力恐怖事件,我们在谴责暴力恐怖的同时,最应该反思的是政府在新疆的政策失败。
而两会上,新疆书记张春贤却说:”现在新疆的暴恐,90%是翻墙,根据网络上一些视频,不断形成暴恐”,如何反恐呢,他号召打一场全民战争,压住暴力事件发生。
与此同时,首都网警也贴出李承鹏等知名大V网络发言截图,认为他们发言过当,伤害了人民的感情。李承鹏等网络知名人士只不过在反思制度深层次原因而已。
当局并不愿意直面真相与问题,而是一意高压,对自己的控制力与打压能力充满自信,似乎控制住了言论,就等于没有相关的社会问题,打压住了对抗势力,就证明自己的政策措施是正确的,仍然不改政制,按老套路继承自己的统治。
新疆问题专家、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伊力哈木在两会之前就被拘捕,新疆没有了有份量的专家学者,而政协委员与人大代表中,又有谁能为新疆或边地民族代言,并提出有价值的提案议案?
无论是一句网络流行语”你懂的”,还是崔永元与人民日报微博较真,都是花瓶里的风暴,而这尊花瓶由宣传部门统一封口,它在社会上掀不起波浪,而新疆问题或更多的社会矛盾冲突,拥有三个自信的中共当政者,相信自己有实力把一切社会不稳定因素收入自己的魔瓶中,也要让它起不了波浪。
前者是靠长期形成的体制的封闭性达到,后者呢,则完全靠维稳经费加上铁腕手段布控与打压,高压统治能圆中国美梦呢,还是会产生中国噩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