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飞机应答器何时关闭?马当局推翻自身说法

马来西亚雪邦——周一,针对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370航班失联事件的调查出现了另一个令人困惑的转变,马来西亚当局推翻了自身的说法,提供了另一个版本的事件顺序,所涉时间则是地面控制3月8日凌晨与飞机失去联系前的关键几分钟。

针对失联波音777飞机的搜索行动进入第十天之际,参与行动的两个国家——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同意在印度洋东南部的广阔区域里分头搜寻,印度尼西亚主要在赤道水域搜寻,澳大利亚则开始在更南边的水域寻找这架飞机的踪迹。在北部,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核查了各自的雷达数据,试图确定飞机是否降落在了本国的某个地方。

马来西亚当局周一表示,航班的副机长是驾驶舱中最后一个与地面控制对话的人。然而,政府收回了之前的说法,即副机长说话时一个重要的通讯系统已被关闭,此举增添了外界对飞机当时状况的困惑。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兼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侯赛因(Hishammuddin Hussein)上周日提出了前述说法,称飞机的通信寻址与报告系统(Aircraft Communication Addressing and ReportingSystem,简称Acars)于周六凌晨1:07被关闭,时间远在副机长发送语音信息之前。这似乎说明,飞机失联是两名飞行员相互串通的结果。

然而,马航首席执行官阿迈德·焦哈里·叶哈亚(Ahmad Jauhari Yahya)在周一傍晚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飞机的Acars系统在凌晨1:07正常工作,1:37却没有发送下一个定时更新信号,它可能在这两个时间点之间的任何时间被关闭。他说,“我们不知道Acars系统被关闭的时间。”

阿迈德·焦哈里表示,副机长在凌晨1:19通过无线电发送了语音信息,大约两分钟之后,负责与地面雷达联络的飞机应答器停止了工作。

新的说法似乎再次提出了这样一种可能,即飞机一直正常运行到了凌晨1:21,两个通讯系统在同一时间失灵或关闭,并不是先后发生。这可能引发其他疑问,即飞机究竟是故意改变航向,还是遭遇了机械或电力故障,导致通讯系统失效,飞机按照古怪航线飞行。

一名参与调查的人士表示,虽然目前尚未排除发生事故的可能性,参与调查的马来西亚和他国专家却普遍确信,对于此次飞机失踪事件,可能性最大的解释仍然是机上某人的故意行为。此人无权公开讨论已成为刑事案件的事件,因此坚持要求匿名。此人称,调查人员认为,可疑的巧合实在太多,飞机的失踪不可能完全出于意外。

由于希沙姆丁曾表示Acars在凌晨1:07失灵,人们便在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出了大量问题,问他为什么这么说。站在阿迈德·焦哈里旁边的希沙姆丁对这些问题颇为不屑。他说,“我昨天的说法是以经过验证的事实为基础的。”回答另一个问题时,他表示,对于事情顺序的不确定状态,正好突显了找到飞机及其数据记录器的重要性。

雷达数据显示,最后一次与地面通话之后,原计划向东北飞往北京的飞机改变了路线,朝西边飞去,在飞越马来半岛时提高了海拔,然后又下降,再后来便飞到马六甲海峡上空,超出了雷达的覆盖范围,不知道去了哪里。

飞机上的Acars系统、应答器和无线电通讯全部关闭以后,还有一个设备——一种通常用来发送维修数据的卫星传输设备——仍在尝试传输信息。马来官方称,在其他联络方式全部中断后,该设备仍然在不时发送简短讯号,时间长达数小时;来自这个设备的最后信号表明,飞机应该处于地球表面两条漫长的弧线上,或者在弧线附近。其中一条弧线覆盖了印尼及南印度洋的偏远地区;另一条则跨越亚洲大陆,穿越了中国的西部和西南部、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和老挝北部。

截至周一,参与搜索这两个弧线区域的国家已达26个。

马来西亚交通部还表示,三名民用航空调查人员已从法国来到马来西亚,分享通过搜寻法航(Air France)447航班得来的经验。将近五年前,法航447消失在了巴西海岸附近。调查人员花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在大西洋底找到了法航的这架空客A330。

在那起事件中,调查人员拥有一个有利条件,因为他们在飞机失事后的数天和数周内迅速找到了漂在海上的3000多块残片,还有50多具尸体。这一来,他们就能大致判断飞机坠海的地点。相比之下,迄今仍然没有什么线索能表明马航的这架飞机最终降落在哪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