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下院议员“邀请”美国制裁

北京时间3月18日晚间消息,俄罗斯杜马(下议院)周二投票通过一项决议,敦促美国和欧盟在他们的制裁名单中加入杜马353名成员的名字。美国和欧盟17号就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个别官员实施签证禁令和资产冻结等制裁措施,引发俄方的一连串讽刺和挖苦。俄罗斯总统助理乌沙科夫18日表示,已厌烦了制裁。

为什么对俄制裁不管用?

克里米亚公投决定加入俄罗斯,欧美纷纷宣布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但内容包仅仅是冻结少数官员资产,限制他们入境……摩根士丹利评论称,欧美“对制裁俄罗斯的后果都小心翼翼”。而根据斯坦福大学Robert Pape的观点,经济制裁根本不管用。

克里米亚公投决定加入俄罗斯联邦之后,欧美宣布不承认公投结果,并一致表示对而进行的制裁。欧盟表示将冻结21名俄罗斯与乌克兰官员的个人资产,并禁止向其发放旅游签证。美国也对“入侵”乌克兰相关的11名等俄罗斯和乌克兰官员及克里米亚亲俄罗斯领导人阿克肖诺夫(Sergiy Aksyonov)冻结其财产、禁止入境。

相比于之前对伊朗、伊拉克等国的制裁,此次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有限。摩根士丹利评论称,欧美“对制裁俄罗斯的后果都小心翼翼”。

“俄罗斯是一个大国,资源丰富,2012年占全球GDP的2.8%,占全球商品贸易额的4.7%,占石油贸易的13%。通常来看,欧美的制裁主要还是针对效果,比如伊朗、伊拉克、利比亚和朝鲜等。”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Carla Anna Robbins在彭博商业周刊专栏中指出了三个制裁失败的案例:

“制裁并没能阻止伊朗继续发展浓缩铀;没能颠覆朝鲜政权,或迫使其停止发展核武和导弹;也没能让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垮台。”

一份由Gary Hufbauer、Jeffrey Schott和Kimberly Ann Elliot的研究报告称,在1914年至1990年期间的115个制裁案例中,只有40例(34%)达到了目的。

而斯坦福大学的Robert Pape在其题为“经济制裁为什么无效”的论文中指出,制裁的成功率仅5%,而不是34%。他的观点如下:

1、由于各国如今都越来越将本国利益放在首位,1990年代早期的国家间政治合作已经不太会出现了。

——华尔街见闻点评:欧洲和美国真的铁板一块吗?欧洲严重依赖俄罗斯能源,投鼠忌器;而美国在克里米亚并没有核心利益,会为此与俄罗斯真刀真枪的对抗吗?

2、经济制裁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现代国家已经不再像从前那么脆弱。制裁将激发出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从而增强受制裁国家内部民众和社会对外界惩罚的忍受程度,而不是相反。受制裁的国家通常能够在很艰难的情况下,实现他们的目标……即便是极其脆弱的国家,外部压力反而会加强其内部统治的合法性。

——华尔街见闻点评:如果欧美真的不惜“下重手”制裁俄罗斯,且不说俄罗斯是否会有“对称性制裁”,怎知俄罗斯国内不会同仇敌忾?没准还会帮普京提升支持率呢~

3、所有期望几个国家联合制裁会更加有效的预期,都要基于两个前提:第一,这几个国家的制裁力度要足够大;第二,加大力度能让受制裁国屈服。

——华尔街见闻点评:第一,对普京而言,欧美目前针对少数个人的冻结资产,禁止入境的制裁只是“挠痒痒”;第二,普京是吓大的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