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北京排除中国人参与劫机或恐袭的可能性 澳政府称飞机可能坠入南印度洋

马来西亚雪邦——随着对失踪马航班机的搜寻工作扩展到几乎相当于美国大陆面积的区域,中国政府于周二称,已经排除了机上任何中国公民是恐怖分子、分裂分子或试图劫持或摧毁飞机的不满者的可能性,这架飞机上的227名乘客中,有约三分之二是中国公民。

澳大利亚在对该飞机的一个可能飞行航线展开搜索,并称将把搜索的重点放在南印度洋的一个特定区域内,还将使用计算机模型来计算这架飞机可能的飞行航线,模型将把未公开的卫星数据、风力情况、洋流,以及有关飞机当时的飞行速度及所剩油量的假设考虑进去。

19plane-map-popup
澳大利亚政府提供的一个地图显示,其被告知这架飞机燃料燃尽时可能已经往南开到距离珀斯约3200公里的地方。

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Australian Maritime Safety Authority)应急响应部门负责人约翰·扬(John Young)说,“我们现在正在做的是,对最有可能找到飞机的搜寻区域作出最佳估计,但我必须补充一点,这种估计离精确还差得很远。”扬于周二在堪培拉的一次记者会上说,“我们会做出各种努力,来进一步缩小搜索范围。”

中国对缩小与这架飞机失踪有关的可能嫌疑人范围的公开做法包括,对一名维吾尔族乘客进行了详细的背景调查,维吾尔族是讲一种属于突厥语系语言的民族,大部分聚居在中国西部动荡的新疆地区。新疆的部分地区也被包括在扩展了的飞机搜寻范围内。不过,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周二在吉隆坡表示,北京没有收到过维吾尔族分裂组织发出的任何与此事相关的威胁,也已排除了上述维吾尔族乘客的嫌疑。

根据国家媒体《人民日报》网上发布的一篇简讯,黄惠康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对中国记者说,“中方通过对152名中国大陆乘客进行详细的背景调查,至今没有证据显示他们有涉嫌恐怖活动和其他破坏MH370航班飞机的行为。”

该报援引黄惠康的话说,“基本可以排除中国乘客的嫌疑。”

这位大使的话尤其引人注目,因为中国政府经常声称,寻求家园自治或独立的维吾尔族团体多次策划恐怖活动,包括在国内航班上的未遂袭击。

黄惠康的宣布,似乎会给调查人员增加压力,他们需要确定这架飞机的马来西亚籍机长和副驾驶、或飞机上的其他人,是否与飞机的失踪有关。官员称,这架飞机3月8日突然偏离正常的飞行航线,最大的可能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蓄意操作的结果,这让驾驶室中的两个人,53岁的机长扎哈里·艾哈迈德·沙阿(Zaharie Ahmad Shah)、和27岁的副驾驶法利克·阿卜杜勒·哈米德(Fariq Abdul Hamid),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黄惠康明确排除了机上乘客买买提江·阿布拉(Maimaitijiang Abula)的嫌疑,他是维吾尔族,是得到中国政府批准的访问马来西亚艺术家代表团成员之一。据一则中国电视新闻报道,黄惠康说,“从目前的调查情况来看,没有任何证据和理由可以怀疑中国乘客有从事破坏的嫌疑。到现在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提出政治诉求。”

在新疆大学从事新疆骚乱研究的潘志平教授说,中国政府对其公民保持大量的记录和监视,尤其是对任何有不满情绪的人,他们可以用这些信息作为警方调查的起点,来排查这架飞机上任何可能的嫌疑人。潘志平说,他“没有看到维吾尔族人参与的迹象。”

他说,“这些背景调查在中国相对比较容易做。我认为,政府觉得这次搜索的范围已经这么大、这么复杂,公开排除至少一个嫌疑人应该会有所帮助,尤其是在这个各种谣言丛生、媒体猜测失踪与新疆有关的时候。”

一改以往不愿批评友好邻邦的态度,中国政府对马来西亚当局提出指责,并要求其发布更及时、更准确的调查信息。黄惠康大使说,“现在的信息并不缺乏,但面临的问题是信息的混乱。各种猜测和谣言满天飞,给人无所适从的感觉。”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兼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侯赛因(Hishammuddin Hussein)说,尽管修改了事情发生时间的细节,但调查人员依然认为,这架飞机偏离航线很可能是因为有人故意做了某件事,而不是由于机械故障,或是一次事故。

希沙姆丁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这并没有改变我们原来的看法,那就是,直到飞出初级雷达覆盖区之前,这架飞机的动作与机上某人的有意操作一致。”

当马航首席执行官阿迈德·焦哈里·叶哈亚(Ahmad Jauhari Yahya)被问及飞机掉头的动作是否有可能是有人在驾驶室改变飞行程序的结果时,他没有给出确定的回答。他说,“就我们所知,这架飞机的飞行程序是要飞往北京的。一旦上了飞机,一切都有可能。”

印度洋上空的一颗卫星收到了这架飞机上一个自动数据系统的最后发送,那是在飞机失去无线电或雷达联系的好几个小时之后,调查人员由此推断,飞机发出该信号的地点位于两个狭长的弧形走廊区域内,这两片区域的总面积约有224万平方海里,希沙姆丁说。

其中一个弧形区域从老挝北部延伸至中亚地区。这架飞机如果以最慢的速度飞行,可能会在这个弧形带的老挝一段,如果以最快速度飞行的话,可能会在哈萨克斯坦接近里海的地方。如果飞行速度在最快与最慢之间的话,则可能会在中国西部或西南部的某个地方,其中包括偏远的西藏山区。

然而,中国对边境有严密的监视,中国还未表示其雷达曾接收到这架飞机的任何迹象。即便如此,黄惠康说,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对跨越中国陆地大范围的北部弧形区域进行搜索。据中国国家通讯社中新社报道,一名海军发言人说,中国海军也将派船只,前往孟加拉湾的印度安达曼群岛以西部海域、以及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西南海域进行搜索。

如果这架飞机飞往了南部的弧形区域的话,当它最后一次与卫星联系时,可能在从印度尼西亚到澳大利亚以西的南印度洋的任何地方。

周一,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表示,他的政府将会协调在南印度洋的搜索工作。这一搜索工作将从西澳大利亚州首府珀斯西南约1500海里的地方开始,所覆盖的面积可能会达到约17.5万平方海里,参加搜索的有来自澳大利亚、美国和新西兰的飞机和船只,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周二表示。

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应急响应部门负责人扬说,“搜索区域如此之大,这本身就是个巨大的挑战。”

美国海军第七舰队( Seventh Fleet)发言人威廉·马克斯中校(Cmdr. William Marks)说,美国海军已经派出一架波音P-8A海神(P-8A Poseidon)巡逻机,前往澳大利亚协助执行这一艰巨的任务。马克斯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美国已于周一将基德号(Kidd)驱逐舰撤出搜索行动,因为新的搜索区域太大,用速度相对较慢的水上船只及船上的直升机进行搜索,需要太长的时间。海神号巡逻机的飞行距离约达1200海里,据波音公司称,因此可以更快地覆盖搜索区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