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围堵互联网金融非良策

进入互联网金融时代,互联网企业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创新此起彼伏,双方在不断较量的过程中,总有“惊喜”带给广大消费者。

作为对急速发展、形成包抄之势的互联网金融的回应,传统金融机构至今已经推出了几类新服务,无论是通过自主研发还是与互联网企业合作,都意在提升理财产品对消费者的吸引力。

第一类是,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企业合作,以百度与嘉实基金共同推出的百度百发为代表,其认购额首日即轻松突破30亿元人民币;第二类是,基金公司自己提供产品和销售服务,如华夏基金“活期通”,通过手机APP也可以实现高收益的“随手存”、“随时取”、“随心用”;第三类是,传统金融机构相互合作,如近期兴业银行与兴业全球基金合作,将在互联网金融平台——“钱大掌柜”上推出余额理财工具“掌柜钱包”。

第一重堵截来自传统金融机构

事实上,传统金融机构已不满足于被动回应,而纷纷主动“突围”,甚至不惜付出大代价“堵截”互联网金融。

以中国民生银行推出的“随心存”储蓄产品为例。“随心存”改变了传统储蓄产品的思路,放大用户存款利息,将随时支取部分的利息根据存储时间计息,剩余存款将继续根据存款期限按最大化结转利息。在操作便捷性上,民生银行开通了操作简易的专属网站、手机银行、微信银行,配合定位客户群体的消费习惯。

对储户而言,“随心存”通过“定期+活期”的设置,实现了“存活期、拿定期的利息”。以一年期存款计算,基准利率3%,上浮10%后3.3%,相当于把0.385%的活期利息一下提高了近9倍。虽然这与“余额宝”类产品目前普遍5%左右收益率的水平相比仍有差距,但“随心存”本质仍是银行存款,相比于货币基金,不存在亏损、兑付风险的可能。

在互联网金融“压迫”下,银行将活期存款的利息提至等同定期,这么做最直接的后果是银行负债端资金成本大幅上升,而资金净利润降低。业内人士估算,如果民生银行活期存款都转化成“随心存”,资金成本将提高2.915个百分点,该行每年在负债端至少多付出240.65亿资金成本;如果按照50%活期存款转化率,每年提高的资金成本也达到120.33亿。民生银行2013年前三季度为333.14亿,预计全年净利润在430亿左右。一旦“随心存”全面推广,民生银行的资金净利润将削减近三分之一。

传统银行为了留住用户存款,与“宝宝”类产品竞争,只有把原本“躺着”就可以赚取的利润让渡一部分给存款用户,以期提高用户数量与黏性。但仔细分析,这显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无奈之举。被动应对或试图堵截互联网金融,难以形成双赢局面,这也使得传统金融机构的创新面临较大的局限性。

第二重堵截来自监管方

由于互联网公司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创新目的和方式不同,各方对于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态度出现明显的分歧。

对互联网金融产品持怀疑态度的人士认为,这类产品提高了货币市场的资金成本,甚至威胁到金融系统安全,应当严加监管。但在民众中更普遍的一种看法是,互联网金融不仅降低了老百姓的理财门槛,提高了小投资者的收益率,还倒逼传统金融机构作出创新,应以鼓励为主,监管不宜过于严格。

今年“两会”期间,一些委员和代表,尤其是来自传统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都呼吁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永隆银行董事长马蔚华、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中国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中国银监会前副主席蔡鄂生都表示,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至今,需要有规则对其监管。

但一些学者和企业家则认为,互联网金融需要监管,但更要保证其有足够的创新空间。比如,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就认为,互联网金融有许多创新因素,也难免会出现问题,要不断在发展和规范中权衡,大方向上则需要侧重发展创新。

从目前的政策信号看,中国决策层对互联网金融仍持有开放、鼓励创新的态度。过往,传统金融行业利用垄断优势,获得超额利润,决策层适度放开金融业竞争、让利部分银行垄断利润,对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起到积极作用。不过,政府鼓励新鲜事物并不等于放任其自由发展,给予互联网金融发展空间的同时,也保持足够的关注度,犹如在其头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出格”、越过红线,相关监管政策随时出现。

事实上,监管者已经开始行动了。本周中国央行叫停虚拟信用卡和二维码支付,被很多人解读为监管方和互联网金融的首次交锋,未来监管可能还将更加严格。

我们既不能过分夸大互联网金融的短期影响,也不能低估它带来的长远变革能力。对其监管的重点在于避免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让现有金融体系更活跃、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电子商务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