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陷入债务危机

21世纪网讯 继7000万嫁女煤老板邢利斌破产崩盘后,山西最大的民营钢企——海鑫钢铁集团日前也爆发危机。
当地钢铁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网,海鑫钢铁上周出现了贷款逾期现象,目前亏损严重,多座高炉都已停产,工人工资也拖欠了好几个月。
据21世纪网了解,海鑫钢铁的规模在国内钢厂中虽然只能排在中游,但其老板的知名度却不逊业内大佬。
2003年海鑫钢铁创始人李海仓被枪杀身亡,时年仅22岁的李兆会接班上位,成为豪门少帅。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对父亲的钢铁生意表现出特别的兴趣。10年时间,海鑫的钢铁生意日渐没落,但在钢铁圈之外,李兆会却“玩”的风生水起,成为山西最年轻的首富。
入股民生银行、民生人寿、银华基金、兴业证券、山西证券拓展金融版图;买入中国铝业、益民商业、兴业银行、鲁能泰山等多家上市公司股票,赚一笔就跑;迎娶演员车晓2年后便离婚,李为这段婚姻付出了3亿代价。
接班十年,海鑫钢铁是否已经穷途末路?
海鑫钢铁:十年老牌钢厂告急
3月7日,一则“山西某钢厂因资金链断裂而停产,江苏钢厂收到银行口头通知称信贷将缩减20%”消息在圈内流传。
当日,铁矿石、煤炭、焦炭期货黑色金属产业链上的三大品种齐齐跌停,据多位业内人士分析,“山西某钢厂”指的就是海鑫钢铁。
根据公开资料,海鑫钢铁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成立于1987年,是一家以钢铁为主业,集资源、金融、地产、儿童教育等行(产)业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具备560万吨铁、600万吨钢、260万吨建材、260万吨板坯、220万吨热轧板卷的产能,为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
“海鑫停了大部分生产线,现在已经不外卖,生产的只是还以前的欠货。”上述钢铁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网。
海鑫的不少协议户因收不到货产生了恐慌情绪,市场上甚至出现了海鑫倒闭、破产的传闻,有媒体则报道称,海鑫钢铁上周未能偿还逾期银行贷款。
“逾期的贷款规模大概30亿左右,但具体数目不太清楚。” 上述钢铁行业人士表示。
就以上情况21世纪网致电海鑫钢铁,一位办公室人员表示对这些情况都不清楚,随后21世纪网又联系到海鑫钢铁总经理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目前的生产情况一切正常,几个高炉都在正常运行,外面人那么说我们也没办法。”
据钢之家消息,海鑫钢铁于1月6日对1380m 高炉进行检修,计划3月中旬恢复正常生产,预计影响铁水量约在0.4万吨/天;目前3个630m 高炉正在休风中,影响铁水量约在0.57万吨/天,结束时间不确定。
海鑫钢铁的确遇到了一些麻烦。
中国的钢铁产业目前危机重重,产能过剩、负债高企、需求疲软,大部分钢企都处于亏损状态。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刘振江日前更是表示,今年一季度可能是钢铁行业进入新世纪以来效益最差的一个季度,钢铁企业现在或才开始真正进入冬天。
而深处山西内陆又是民营钢铁的海鑫钢铁的情况更加糟糕。
“相对于沿海的钢铁企业,铁矿石运进来产品运出去,物流成本要高很多。”中联钢一位分析师告诉对21世纪网。 据其分析,海鑫钢铁去年亏损起码也有几个亿。
而海鑫的问题早已引发各种警示信号。
运城银监分局在去年12月份的一份《对运城钢铁行业银行信贷风险情况的调查》中指出:各银行机构之间要加强部门联动,尤其是对像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这样贷款数额巨大、在多家机构均有贷款的龙头企业,应做到企业信息互通有无、贷款额度心中有数,防止出现超额授信、资金额度难以监测等问题。
作为当地最大的民营企业,海鑫每年贡献的财政收入占到闻喜县的六成多,但海鑫与政府的关系正在日趋疏远。
钢企少帅李兆会:不爱实业爱投资
与父亲李海仓不同,海归派的李兆会很少和政府打交道。
“我们县长曾经想拜访李兆会,最后都没有成行。李兆会自从接手海鑫以来每年露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闻喜县委宣传部一位官员曾对媒体如此表示。
据悉,李兆会常年呆在上海、北京而很少待在闻喜,他有专属的私人飞机,每次来闻喜县都将飞机降落在运城的机场,因此外人很难知道他的行踪。
而除了政商关系冷漠,海鑫钢铁与当地企业的关系也大不如前。
21世纪网调查发现,2005年之前,海鑫与山西三维、山西关铝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都关系密切,签订了互保协议,为对方的融资提供担保,但2005年之后就几乎没有了这种合作。
李兆会在资本市场的运作主要以山西海鑫实业为平台。李兆会持有闻喜惠天实业有限公司90%的股权,闻喜惠天实业持有海鑫钢铁集团89.3%的股权,海鑫钢铁集团持有山西海鑫实业90.93%的股权。通过这个链条,李兆会将家族资产掌握在手中。
李兆会在资本市场上最令人称道的,是2004年11月,海鑫旗下的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5.9亿元的价格,受让中色股份所持民生银行1.6亿股,成为民生银行的第十大股东。
2007年的胡润百富榜中,李兆会因持股民生银行身家飙升至85亿元,排名第78位,身家较2006年暴涨了112%,并成为最年轻的山西首富。
然而据一位海鑫内部人士透露,这起投资的功劳主要不在李兆会,而在其父亲李海仓。
这是李兆会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投资,海鑫实业在2007上半年的牛市高点,抛售了手中民生银行近1亿股,套现超过10亿元。
李海仓生前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而民生银行最初的“背景”就是工商联,李海仓曾担任民生银行董事。而海鑫目前重要的一块资产——民生人寿,同样具有工商联“背景”。
据悉,民生人寿是保监会直管的7家全国性保险公司之一,2002年由全国工商联牵头组建成立,当时前三大股东分别为万向财务有限公司、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海鑫钢铁。
经过多次股权变动后,海鑫钢铁仍然持有民生人寿13.15%的股权,位列第四大股东。
2004年11月,李兆会旗下的海博鑫惠,从黑龙江富华集团手中获得华冠科技(后改名为万向德农)21.5%股权,从而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
一年半之后,海博鑫惠将全部3293.75万股出清,获利700多万。
2007年李兆会则三次大手笔购买拟上市公司股权,8月以2.15亿元的出价购得山西证券3.84%股权;10月参与兴业证券增资扩股,以1.03亿元认购了6871万股;11月又以11.8亿元高价竞拍购得银华基金21%股权。
除了民生人寿之外,李兆会已将所购买的公司股权悉数卖出,但收益远远低于民生银行。
以银华基金的股权为例,2012年西南证券收购这部分股份作价11.8亿元,5年时间,李兆会并未有盈利。
其后,李兆会又先后在资本市场买入中国铝业、益民商业、兴业银行、鲁能泰山等多家上市公司股票,快进快出,也并无特别亮眼的成绩。
海鑫钢铁盛极而衰:或被整合
虽然李兆会在资本市场上玩的风生水起,但海鑫钢铁却并未获得长足发展。
“海鑫本来有希望成为沙钢,坐上中国民营钢厂的第一把交椅”,谈及海鑫钢铁,曾有山西钢铁圈人士如此感叹。
联合金属网2011年对全国民营钢铁企业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李海仓时代,海鑫钢铁资产总额达40.36亿元,净利润4.13亿元,在国内民营钢企中排名前列;2004年海鑫钢铁还曾以纳税22756万元位列中国私营企业纳税百强榜榜首;2005年实现销售收入70.14亿元,净利润2.13亿元。
之后,海鑫钢铁每况愈下。
自2006年以来,海鑫钢铁多次被国家环保部、山西省环保厅等部门通报批评或督办整改违规项目。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钢铁行业受到波及,海鑫钢铁停产达半年之久。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在资本市场上异常活跃的李兆会却未能将海鑫钢铁运作上市。
由于李兆会的低调,业内对这家公司所知甚少。21世纪网从商务部网站上得到的一份海鑫钢铁2009年前三季度的生产经营情况显示,报告期内海鑫钢铁累计生产铁196.35万吨,同比减少24.30%;生产钢179.91万吨,同比减少26.22%;生产钢材152.87万吨,同比增加了8.43%。
同期海鑫钢铁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59.48亿元,同比下降40.03%;完成工业增加值9.43亿元,同比下降61.58%;实现销售收入57.23亿元,同比下降41.72%。
而同样是民营钢铁大亨的杜双华,2003年创立日照钢铁,在2010年创造出45亿的净利润。
“海鑫的年产量实际只有300万吨,在国内钢厂已排不进前30。” 中联钢一位分析师对21世纪网表示。
由于行业颓势,加上国家钢铁重组的的大背景,从2009年开始,山西太钢和北京首钢开始洽谈收购海鑫钢铁,但却一直未能成行。
“现在海鑫资金链出了问题,估计又要重组了,现在当地政府已经介入。”上述钢铁行业人士表示。
21世纪网获悉,3月11日下午,闻喜县委书记张汪尤曾率队到海鑫钢铁进行调研。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