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周永康案中央“决定”之日方为媒体“敢言”之时

从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受时任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叛逃美领馆的牵连喑然下台继而入狱为导火索,开始揭发周永康本人结党营私、家族成员涉嫌巨额经济犯罪至今,已经过去整整两年时间了。两年来被海内外中西文媒体陆续披露出来的周永康及其家族的所有犯罪内容那怕只有十分之一弱的那么一小部分被坐实,家族成员和大小从犯们的该当何罪另说,周永康本人应该为之付出的代价绝对应该大大高于薄熙来才勉强能够被说成是“体现了正义的伸张和司法的公正”。虽说当初是周永康退休之前亲自提名而被扶上首席大法官宝座的周强大人在下令处决了因“非法集资”获罪的湖南民营企业家曾成杰之后即宣布了经济类罪犯不再适用于刑法中的“斩立决”,但具体到所涉命案部分,只要是买凶杀妻这一项被坐实,这位曾经担任五年时间的共和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及共和国卫队(武警部队)第一政委、五年时间的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兼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的周总警监无疑应该被押上“共和国的断头台”。

从被江泽民委任为公安部长到从政治局常委会内平安退出的前后十年时间里,他周永康不知在多少份“死刑报告”上红笔指示过“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立党威”的字样,如今,如果习近平真能把这两句话作为对周永康处理意见的“总书记亲笔指示”,也算是他“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的口号真的不是空喊。但更大的可能还是笔者在本专栏上篇文章的结尾中所说:在承认了纸已经包不住火之后,习近平政权目前需要努力的似乎不应该是再为周永康本人脱罪,而是再不要把更多的周永康主政中央政法期间的公检法要员们牵扯进去,比如孟建柱,比如曹建明……就算中共中央公开宣布将周永康开除出党并“移交司法”是迟早的事情,但薄熙来的被处理过程足以说明周永康的全部犯罪事实最终只会被选择性地公布其中的一部分,而且是罪不当死的那一部分。

不过,从中国大陆境内媒体的近期反应来看,不但没有因为李克强记者会上的“外媒”记者们“集体服软”而放弃对周永康及其家族成员贪腐窝案的持续兴趣,反而表现出更加积极的态势并再次突破了官方内部通知中明确要求的避提“周永康”三个字的“禁令”。内容较为典型,而且是把周永康及其家族成员的犯罪范围扩大至四川、石油系统及政法系统之外的省份和局域的报道内容是《中国经营报》关于周永康亲家公居然还和山西省的落马共干有直接牵连。“两会”之前的2月21日,中共官方曾正式宣布过丁雪峰被免去吕梁市委副书记、常委、市长等职务接受调查的消息。此消息出炉三天之后,《中国经营报》即率先揭露出这位丁雪峰在2012年为取得吕梁市长一职,向当地多个企业主筹集资金进行“买”官,周永康的公子周滨在此期间曾参与为其运作。

“两会”之后该报继续就此案穷追猛打,将丁雪峰买官过程进一步曝光,牵扯出周滨继母即周永康现任妻子贾晓烨之父贾某。报导中引述一位接触过该案的人士的话说:丁雪峰在吕梁市委、市府担任副职期间为了获得吕梁市长职位,把主意打到了周永康亲家公,曾经是自己过去的老师的贾某身上,吕梁孝义市两名企业主为丁筹资(分别为1800万、50万),并送至贾某在北京的家中。出于某种原因,贾某后来退还了这笔钱,但丁所托之事经多人转托,使丁最终如愿成为吕梁市长。

笔者在北京的记者朋友说,圈子里传说的此案细节远比报道出来的内容生动许多,说是送到周永康亲家公那笔款远比周滨本人直接收受的少许多,但周滨收了钱之后本人却又不敢直接要求周永康出面“给山西方面打个电话,给丁雪峰帮了这个忙”,而是恬着脸皮央告后娘贾晓烨给周永康吹枕边风。自从进了周家门即开始在经济利益上和周滨勾心斗角、争风吃醋的贾晓烨不知是在受周滨此托之前还是之后也被自己的父亲央求“帮雪峰递个话”,于是把对周滨的气发到了自己老爹头上……这就是为什么丁雪峰“孝敬老师和师母”的那两笔款子又被原数退回的原因。

至于中国大陆境内媒体上再次点出周永康大名之后被纷纷转载却未被网警删除的文章中,堪称弄杰作的是署名王锦思的《“周滨他爹”是现代版“皇帝的新装”》。文中说:在中学就学了中文和英文版的课文《皇帝的新装》。显然,中国的教育者无疑想向孩子们宣传真理可贵、监督难得,但是当代的中国,说出一句真话仍然不是一个唾手可得的现实。一个丹麦的童话家安徒生,在1837年预见了当代的中国。那时是童话,现在还是现实。那就是都看到了真相——皇帝光腚得瑟,而围观者却在那兜圈子绕弯子都不说。多么绝妙的讽刺!

文中挖苦道:《皇帝的新装》这篇故事写于1837年,这一年的中国什么样?正值鸦片战争前几年,国民吸毒成瘾,妇女缠足、男人扎辫子,专制腐败闭关锁国。难得安徒生在遥远的童话王国为自己的祖国,也为遥远的中国写出了一篇惊世骇俗的醒世格言。

当下中国虽已不再是1837年那个样子,但如今众多媒体报道的“神秘商人”周滨是谁的儿子,大家都不说,就像围观皇帝的看客。政协记者招待会,发言人也不明说,而是用“你懂的”来打太极。有人竟然为之鼓舞说,“在过去这些言论是不可能出现在正规场合的,而且是这种敏感问题。”一丁点的进步都让草民们如此感动,不禁让人感叹中国进步的缓慢。

显然,周滨父亲又被称为“周姓大老虎”、“常委级的康师傅”。当今中国曾经的一品大员!这句“你懂的”,不就是围观皇帝新装那群人的心理么。

悲哀在于,说出“周滨他爹”是谁能砍头么?显然不会!“周滨他爹”连皇帝都不是,目前看来只是一个亲朋好友孝子贤孙关系网崩溃的前中央大员。说出“周滨阿爹”是谁谁,顶多是个开除公职、批评教育、扣发奖金。即便如此,中国的舆论界仍然等待上级指示,岂止是不敢越雷池一步,简直就丝毫风险也不想承担。

文章的最后感慨道:但愿新政府能够让“周滨他爹”一直始终处于舆论和民主监督之下,彻底扯下“皇帝的新装”,让皇帝的裸体和真相都大白于天下。因为,领导不说新闻不说,你不说我不说他不说,老百姓就不知道“周滨他爹”周永康同志究竟是怎么回事。

毫无疑问,中共中央关于周永康问题的“决定”下发之日,才能是中共官方媒体正式宣布“周滨他爹”就是周永康之时。但到底要等到哪日时?李克强的记者会令外界大失所望之后,又有海外媒体说是“周案的确已进入收尾阶段……中共最早应在一个月后的4月份正式对外公布消息”。等着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