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贸协议拔河背后的蓝绿两营算计

  漫长的服贸公听会终于结束,民进党立即将战线拉回“立法院”,企图借逐条审议进行新一波杯葛;国民党则扬言要阻止审查,全力夺回主导权。台湾《联合报》12日社论指出:从去年5月至今,朝野对两岸服贸协议皆做尽姿态,却始终不和、不辩、不议,只是拖着;台湾的时钟在“立法院”是静止的、甚至倒退着走,那里俨然对未来毫无兴趣。
  社论说,许多国家和地区在谈判FTA(自由贸易协定)时,都会碰到棘手的议题,尤其是涉及弱势部门的开放;这些,都需要经过一番渐进说服和彼此妥协的过程。但在台湾,服贸协议却在“朝野协商”的框架下拖着不动,究其原委,除了一些产业对现状改变的不安,主要因素是蓝绿的政治算计大过台湾整体利益考量。事实上,如果听听其他国家和地区推动自贸谈判的故事,也许大家对服贸协议的利弊得失会有不同的思考。
  韩国是全球目前签署最多FTA的国家,已有10个协定、对近50个缔约国生效。目前,仅剩对中国大陆和日本,即可完成对整个亚太地区的自贸谈判,而这项中日韩FTA也已进行至第4轮。韩国之所以如此快马加鞭,无非是要抢得市场先机,利用其他国家整合不定的时间差,早一步卡位,取得自由贸易的优势地位。也因此,韩国早在10年前即起步向各国谈判FTA,且历经政党轮替,执政者的目标都未曾改变;这也是近10年韩国经济脱胎换骨快速超越台湾的主因。
  事实上,在力推FTA的10年,韩国不是没有碰上民众抗争或政治阻力;这通常靠两个方式克服:一是执政者的坚定意志,二是对受冲击产业提供救济。值得注意的是,从韩国与智利签定第一个自贸协定至今刚好满10年,韩国媒体最近回头检视此一协定实施10年的影响,除了韩国的汽车等工业产品在5、6年内在智利市场超越日本之外,另有出乎意料的发现:当初以为会大受冲击的桃子及葡萄等果农,却变得更茁壮,种植葡萄的农地甚至比当年扩增了两倍;相对的,当年政府宣称两国农产贸易可以改善,但10年后逆差却扩大了4倍。
  韩国媒体对此下了一个结论:当年民间的悲观或政府的乐观,其实都夸大了。对照今天台湾反对者悲观、执政者乐观的态势,韩国之镜或许能帮我们看清一些真相。韩国记者采访庆尚北道和忠清北道的果农时,农民说:“当初担心农业被毁所以都参加了示威,但现在看,并没有带来任何损害。”这说明,本土农产确具有进口品难以替代的特质,但在谈判当时,却不容易分断。有趣的是,虽证明“农业损害”并未发生,但韩国政府这些年来付给果农的“停业补助金”高达一千六百亿韩元;这难道只是一场华丽的误会?
  再看加拿大去年底与欧盟签署的自贸协议,这是双方历时4年多谈判才完成的巨着;主要动力,是加拿大希望打开对欧出口的捷径,摆脱对美国的过度依赖。这项协议,受益的是加拿大的汽车工业和牛猪畜牧业,却因为必须扩大进口欧洲乳品,而可能对加国内乳业造成严重冲击。为此,欧盟主动要求加拿大邀请安大略省及魁北克省两个主要奶业生产基地的地方首长参加谈判协商,除了提前沟通,也透过开放参与来化解可能的困难。加拿大是联邦制,这项协议要取得各省的一致同意,难度不下于台湾“立法院”蓝绿对峙的折腾,但该国邀请受冲击部门参与谈判的作法,才是双赢之计。
  马当局反对“立院”对服贸进行逐条审查,称这违反国际惯例;事实上,美韩自贸协定曾多次遭美方要求修改,包括要求放宽对韩国电影的保护及开放美牛等,反覆协商达5年之久。相对而言,台湾反对阵营喜欢引韩美协定的例子,放言没什么谈判是不能修改;问题是,服贸是明显对台湾方有利的协议,台湾内部却肆意杯葛,那么,对于其他竞争利害更错杂的对手,我们能有对等的态度跟人家谈判吗?再说,韩国已经先走了10年,台湾却还在玩“你挡我,我绊你”的游戏,时间是没有成本的吗?
  马当局如果坚持服贸不可逐条表决,那就请展现魄力,一鼓作气使案子过关。绿营若觉得哪一条会要了台湾的命,也不妨明白公诸于世,并提出解决对策,不要在那里作捍卫战士状,其实只是为自己的政治算计而下绊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4年3月19日21:27 | #1

    关我们屁事?最悲催的是人家拿我们的利益去交换,最应该抗议的我们,却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什么都做不了,这是什么狗屁国家,这个国家我们除了“活着”,还有什么能做的?

  2. 匿名
    2014年3月20日07:20 | #2

    这就是民主的后遗症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