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台湾为何很多人反对最近的两岸服务贸易协定?

一、一个经济较发达地区,和经济较不发达地区的贸易整合,一定是对弱势地区「较」有益的。

问题就在于,政府和(很多)百姓,在认知上,有巨大矛盾:

二、台湾政府,包括财团、既得利益团体,认为台湾地区是经济「较弱势地区」,会受益。
三、台湾很多百姓,则认为台湾地区是「强势地区」,更多开放,(至少小老百姓)会受害。

这是立足点的不同,看法自然不同。不能说谁对,也不能说谁错。

所谓的民主,就是尊重各方意见,取得一定的妥协。
那个所谓的「尊重」,拆开来,就是「尊敬」和「重视」。

对于两造意见,我不支持,也不反对。
但说实话,我不以为这些协定,有多么伟光正?有多么美好?于我个人而言,我一点也不相信。

毕竟,我是老百姓,站在老百姓的立场,我当然不能全盘认同财团、政客们的视见。

要我说,经济上的区域整合,虽然不可避免,但长久而言,台湾是受害的,这是事实。
作为经济体,从拥有自我个性的主体,变成大陆的附庸,这是香港、台湾都不可避免的宿命。
文创产业是最敏感的,香港漫画、小说、电影消失,台湾的文学戏剧、歌曲不见,就是明证。
通过各种协定,包括服贸,包括ECFA,不过是创造多一些条件,让港台人民找见出路罢了。

最好的例子,请看英国。

英国人还坚持英磅,先是挺著,不加入欧盟呢,就是加入了,也与欧盟的规章有冲突(英国没有成文宪法),说区域整合有无上好处云云,好像不这样作,就是闭关锁国云云,难道英国就错了?

这种事,其实各有各的见识,在知乎上问,不也是想理解台湾部份人的想法吗?

怎麽我一开口说了,就引来无数扯淡的评论呢?

想知道台湾部份人的想法,其实挑明了说,部份台人最大的隐忧,正是源於大陆的不稳定。

大陆最大的问题是,是整个社会,整个国家负担太大,自己都在挣扎前行。

这辆超级巨大,占世界几分之一人口的大车,把港台两地,也一同拉进了它的轨道中。
大陆好,大陆坏,大陆经济转型,大陆政治不安,港台全都得一体承受,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

试问,站在台湾人民的立场,他们要全心全意支持所谓的各种协定?岂有可能?
有正常知觉的人,都会心生不安。

若是现在弄个台美服贸协定,争议肯定还有,但相信我,争议定不会这样大来。

当然,这个简单至极的道理,大陆很多网民,是不可能理解,也不会理解的。

「咋不能感谢大陆的善意呢?」

「感谢呀,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

基本上同意,但是港台的一些文化产品的衰落真不是我们的错,这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原本可以借着地域隔阂有自己一席之地的小成本文化产品开始直接面对美国日本这种顶尖文化大国的冲击。只是这个时期和大陆的经济发展重合,容易产生这种错觉。事实上大陆到现在都不是一个有能力向港台输出文化产品的地区。
小时候我们看香港的电影就很爽,后来我们能看到美国大片了。香港只是一个六百万人的城市,不可能在影片投入上和好莱坞的手笔比大小,拍出来的东西总是要逊色不少。本来香港的人材加上大陆的市场或许还能对抗一下,可惜大陆看香港电影的人虽多,头十几年里实在没能在票房上出什么力,都在电脑上看盗版。等到现在大陆人的电影消费能力终于被培养出来了,几亿票房的一部接一部的时候,可怜的香港电影早已经跪了。

不赞同,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撤开贸易壁垒,自由竞争是可以带来价值的最大化的。在受冲击产业的老百姓会吃亏,但是长远的看来,这也刺激了台湾优势产业的发展。台湾的市场才2300万人口,小小的一个岛,这么外向的经济体,对外封锁无疑是死路一条。台湾需要更多的人才,更多的投资,更鲜活的经济,而台湾给人的印象却是保守封闭的,想当年陆生来台,大家争议是会不会有大量陆生滞留台湾抢本地人的饭碗。甩开台湾十万八千里的新加坡呢?坡主的老婆在纪录片上说过:新加坡什么都没有,没有淡水没有资源,唯一有的就是人才,每年甚至在高中阶段就从大陆挖人。台湾的经济停滞,产业升级不前,部分低质恶俗的文创产业衰退也只是正常的反应而已,为何怪大陆的拖累,大陆这几年有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谁还会看那些不知名的“明星”杂七杂八的八卦?

这种人上着大陆的网络,靠在大陆打工生存也就罢了,整天言语之间显示着优越感(一贯逻辑:你们都不懂。。。然后就往民主自由上扯,敢情欺负大陆人没见过民主就什么都敢往那上面扯,台湾那哪叫民主,台湾那叫宗派林立,根源还是国民党从建党以来就存在的派系斗争)
是的,你是从那美丽的民主的天堂的湾湾来的,我们知道,没必要这么摆谱,台湾社会什么情况别人不知道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少在这装13

东南亚经济贸易圈是大势所趋,而且这辆战车的指挥者注定只会是中国而且只能是中国,加入进来能喝汤’不加入汤都没的喝。现在连这个形势都看不明白的活该被ooxx。湾湾是优越感太好,你一个弹丸之地在一个超级大国旁边,还天天喊着我就不跟你玩,你搞笑吧
80年代末曾经有一本书在港台地区非常流行,《目睹20年怪现状》(现象?)年代久远基本就是这名字,其中列举了许多现在看来司空见惯的东西,而在书中基本都被喻为洪水猛兽,例如游戏机(街机)电影市场低俗化等。其中有一段文字记忆很清晰,就是如果香港电影是残渣泛起,污浊不堪的话,哪台湾的电影是他们本地人都不要看的,被喻为“土狗”电影。这些选择性失忆。搞的好像湾湾曾经在文化领域有所建树本身就是时空带来的错觉么。

只要大陆还有统一台湾的意图 那做什么都是错的

抛开台湾学生的傻逼行为和那些都不知道自己在反对什么的逗逼来看。这次风波并非只是台湾人自视优渥的愚蠢短视所致,福茂背后的问题更关键的还是立法院没有在程序上做到合理合法。
稳定的法律机制比政府靠谱多了,法治社会是不会相信善变的人脑的,只有按着法律规定走合法程序,才能给予大众合理的说法和可以修正的余地。打破这个机制不按规矩运行的后果比一个流氓政府的危害来得更大。福茂好坏是一方面,先签后审开了先例,让以后的两岸政策都可以比照着进行。对于台湾人才是更大的威胁。
之前香港回归,名义上享有高度自治。但是自治所需的政治、法律基石基本都形同虚设,特首挖挖老底都靠不住,法院、检院一把手要通过大陆认可或指定。立法也不能脱离中央意见。资本社会标志性的集会游行也开始沿着大陆“城郊、小路、大晚上”的道路前进。形式的自治显然不能让港人满意。所以年年闹,年年出幺蛾子,给特首竖中指,没事写个宪章。似乎经济的稳定也无法让香港安稳的接受社会主义的垂帘听政。
反观台湾,只要大陆继续发展着,台湾就不可能获得国际认可,但是看到香港的尴尬处境,两岸统一简直就是要了视言论自由,集会游行为三餐的台湾社会的命。(当然台湾要是有底气统一内地,就另当别论)所以对于一切和大陆拉进关系,存在被大陆渗透可能的政策和交流都心存抵触。
至于福茂好不好,没有真正实施,谁都说不清。但至少,台湾人的淘宝生意会比以前更好做。

个人有因缘旁观过一次这一类学生运动,得到的直观感受就是他们并不是处于理性状态在呼吁自己的诉求,十分令人失望(和我原先憧憬的民主所不同)。首先因为有组织性,因而个人诉求容易在求同过程当中扭曲而不伦不类,所得到的东西往往没有集中性以及逻辑,南辕北辙并流于简单的口号。或者很多东西并不是每个参与者想要的,可能最初的主张在不断妥协中变的个人并不能左右,变得不得不随大流,而组织者的意志则因为得到话语权而能被不断诱导并灌输给参与者,一言以蔽之,这种集会的过程并不显得民主,反而让没有直接利益冲突的学生群体充当盾牌,得到的却是某种不断妥协下的产物,不但不能体现个人意志反而承担了不必要的风险。希望我们真能通过理性思考,不急于走捷径,从而避免如刘和真君的惨案再次出现。

到了这里,也只能走下去了。民众的意见当然重要,但最终的路只有一条。有没有正确的感知,正确的表达?我们的立场和出发点本来单纯,但是有些不单纯的混在其中了,想要控制和利用,他们会达成目的吗?最后是我们让胜利的胜利了,我只知道这结果,却还想试试那过程。事在人为,单凭这个协定还真不好说影响是什么,用脚投票不只是站到立场上,还要在立场上走出一条路来。没有一条路能让所有人都幸福,但我们还是要在不完美中尽力表达,让含义从束缚中挣脱出来。然后我们才说,只这是。是则是,可惜许。

大陸最大的問題是,是整個社會,整個國家負擔太大,自己都在掙扎前行。這輛超級巨大,佔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大車,把港台兩地,也一同拉進了它的軌道中。大陸好,大陸壞,大陸經濟轉型,大陸政治不安,港台全都得或多或少的一體承受,這是不能否認的事實。像是一個黑色幽默,台灣在我眼裡從來都是一个富庶、文明的國家, 並且台湾人怀有大陆人貧窮的觀念數見不鮮。好像突然間,形勢就大逆轉了,在香港的前車之鑒下,大陸就成了一個張牙舞爪的洪水猛獸,他們要來買光台灣的房子,搶光台灣人的工作,大大小小的店鋪全都倒閉改成奢侈品店…(以上為引他人觀點和原文,後面是自己寫的)為甚麼會這樣,一開始覺得又突然又奇怪,細想一下,我想是大陸雖有強勢增長的經濟卻沒有與之匹配的民主政治,讓習慣于人人都有實質性政治權利的台灣人感到難以接受和合作。怕一旦合作,大陸就將把專制的政治方式帶到經濟關係中,台灣將淪為第二個香港。可是鄧小平就是用這種俾斯麥式的方式,在三十年裡造出了一個讓西方世界瞠目結舌的經濟奇蹟,而台灣自經國先生去世後的增長卻緩了太多,在馬政府執政時儼然停滯。馬英九作為當屆總統不可能不為台灣經濟的進一步發展想一些出路,而大陸巨大的自由市場願意與台灣打開,馬大概覺得未嘗不是一個契機,但大開市場是雙向的,陸商也可以進入台灣了。所以台灣人焦慮和不安,覺得台灣就這樣被馬英九政府賣掉了,再接下去兩岸恐怕就要統一了,政治權利就沒有了,千辛萬苦得來的民主將化為虛誕。我太理解了,流血流汗換得的東西,當然珍貴。可是資本的自由流通(我讀了服貿其實遠談不上自由啦,所以這個協議誰是受益者誰是犧牲者,真的沒辦法蓋棺定論耶)和市場的巨大拓寬,對商品經濟的推動是非常客觀甚至是可怕的。政治的獨立和經濟的往來,對政治體系相對成熟的台灣來說我想是可以有辦法做到毫不相悖的。當然,台灣人完全是有權利拒絕的,合情合理合法(況且國民黨違法在先),不管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我知道一定是出於對這座小島深深的愛。另外,我想說的是,民主真好:)

围立法会闹得沸沸扬扬居然没有给和谐。稍微了解了下。
签订了服贸协议后,对两岸的经贸往来会更加开放。试想:在海运航运逐渐便利的大环境下,台湾高昂的人力成本如何和大陆依然廉价的劳力PK呢,那将很可能走美国之前的老路,大量廉价国货充斥台湾市场,将直接冲突本地制造业,自然相关产业工人&OL——最基层的老百姓将面临失业危机;另一方面为了维持相对的贸易平衡,大陆会购买台湾相关大宗项目来拟补,而这些交易收益者却是大财团和各大金主(可参考买美国飞机)。且台湾又不比美国,有资格谈什么贸易壁垒、贸易倾销等措施。
以前的亚洲四小龙腾飞就是靠制造业的,大陆崛起的同时,香港没落后还有金融业支持着,试问台湾又还有什么优势产业呢?各大电子产业无不在大陆设厂。娱乐业?看香港就知道啦,电影产业要和大陆妥协才能求生存,本土空间渐小;唱片业那就更加完蛋。
另外:一部新的法规推行后,势必会和旧的法规有相冲突的地方,而我们这片土地的人们又非常善于穿空子。若没有及时修正,庞大的大陆人民顷刻会淹没这个弹丸小岛。回想香港前些年的过境妈妈导致现在抢学位;抢奶粉导致自己的孩子难买、快餐店要收掉开成药房,而这些冲击的都是影响本土居民的民生问题。这个前车之鉴还那么鲜活的近在眼前。
这个重大的革新,台湾人民能应付的过来吗?能够在新的环境下寻找新的立足吗?这些都未知数,民众自然会忧心忡忡。再加上这次协议的信息不公开透明,再不闹大就对不起这个制度了。
之前大家网上戏称的淘宝收复台湾完全是个先锋队啊。看来,不能玩武力那就玩经济咯。

台灣的經濟的確已經沒有退路,唯有依存大陸才能不再原地踏步。這是可悲卻又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服貿對台灣的利弊利弊到底如何我不予置評,但是這次立法院被學生強佔只讓我覺得群眾法制意識還太過薄弱,民進黨的民粹主義煽動又一次獲得了成功。

说个题外话,也可能不是题外话。
所谓强烈反对,本身就不是一个理性行为。台湾是不是已经完全没有合法依规的途径去反应民众诉求了?如果有,为什么要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今后立法机构通过的决议是不是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否决?显然,这是不合理的事情。
所以要说民主和民粹最大的区别:
民主和民粹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参与其中的民众是否愿意共同遵守一定的契约,而且这项契约长久有效,宪法、法律就是这个契约的主要表现方式。
民主不是老百姓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愿意共同遵守一定契约的老百姓想干什么才能干什么。

这次行动的重点是反对国民党的强行推行而不是按之前约定的逐条审查。对于服贸本身,放在那边这么久了,之前反对的声音并没有这么大。但当国民党做出了这种的行动后,后面这份协议能不能通过就不好说了。而对于马总统来说在第二个任期也一定是要被从头骂到尾的了。
关于占领立法院本身,天朝颁布的很多条例也是很多的反对声音啊,可是受限于各种法律法规。天朝的民众可是干不了这些事情的。
借用一句话“性高潮有什么意思,我还是阉掉的好!”
作为天朝子民,撇开事件本身,我很是羡慕他们对于不满的事情可以站出来说,公开的表示反对。反观自己有时候都不敢在网络上公开发表言论,更不用行为示威这样的行动的。呜呼~~

台湾人很自豪的民主,泰国人正在做;被民粹被民进党意识形态操弄。
克里米亚最近在公投,为什么不自己独立发展而要回归俄罗斯。
台湾的民主从某方面来说已经严重影响政府决策和务实经济发展;台湾作为一个小经济体,很多人在乐意被美国作为棋子–只能闭关,怎么发展?小经济体独立发展很难,台湾怎么做?有人说服贸协议会加强被大陆同化和受大陆影响。不发展经济不对外,肯定不会被影响。
感觉,地域对一个国家的影响蛮大的,没有大的视野,只看到眼前利益,斤斤计较。
其实,很多大陆人的看法:不要签服贸协议,那个协议对大陆不公平。台湾爱怎么样怎么样,试一试。呵呵
台湾人太看高美国的保护,大陆人只是为了保持现状,安心发展经济。
台湾是否回归什么时候回归大陆,和台湾没有关系,只和大陆的综合实力有关。

“不,反不反服貿見人見智,但重點是這次通過的方法不透明,沒有符合應有的程序,不受國會監督,等於是強暴了民主的價值。”
“所以像我,我對於協議本身態度很矛盾,因為我覺得必須經濟依賴不然台灣完蛋但過度依賴就會變得跟香港一樣對我們來說也是不想接受,但我堅決反對馬英九的這種不尊重民主的程序不正義。”
“(这次的协议)因為是服務業為主,所以很多人怕大陸的勞工會想搶台灣底層勞工的市場,或是像香港一樣房價以及店舖的租金狂漲甚至被大陸人買去;但我覺得這個協議雖然開放大陸人以及資金來,但大陸人根本不會想來搶底層勞工的生意因為台灣市場太小,所以前面所說的顧慮我是覺得不會發生。其實整體來說這個協議中國讓了多利益給台灣,所以基本上我是贊成的;但是我是覺得背後很明顯的目的就是經濟帶動政治的統一,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所以這真是糾結阿。”

今天,我們學校又有好幾輛大巴衝向了立法院,那個活動提示他們 寫著,要帶隨身充,手機,一股子去春遊的氣息,以此翹課的人也是夠多。他們有訴求麼,顯然是沒有。但一部分台灣同學還是分析的很透徹之後去的,這些人大多是組織者。
———————————————————————————————
最後還是決定取消匿名,沒什麼怕的應該,在台呆的越久,就越覺得所謂的自由的空氣土地這話越來越微妙。自由不假,總覺得摻雜著什麼其他東西。
還有關於台灣人他們的心態,島國心態比較多啊,和你吵,吵不過就無理取鬧要不然就不說話了,顯得是你去惹他,這樣的人知乎某位來自寶島的大大就是,而且很典型,你有理有據,拉黑你;你無理取鬧反而會留在那裡顯示出他的優越。呵呵,Y大大好生厲害
———————————————————————————————
@yolfilm 所講的是一個標準的台灣人看法,所謂的站在哪個角度都是放屁。台灣人無論他在哪裡呆了多久他都是站在台灣的角度說話,就像我在台灣呆了兩年,也是一直和同學混的很好,但是無論如何我都不能也是不可能站在台灣人的角度說話的。這種事是不可能站在對立面考慮的。這是一個“國家之間的問題”,所以作為大陸人我談下自己的看法。
作為一個在台陸生,我們同學的反應很多種(特別註明是台灣同學)
1.大部分都是 跟風,反,看所謂的懶人包(政治傾向很明顯的一個所謂的大綱)然後覺得就是賣台了
2.就是所謂的狂熱的憤青,和我們的憤青也沒區別,只要與大陸有關,馬總統有關,都是屎。這類人的想法是無法改變的,你說什麼都沒用。
3.不關注,完全覺得事不關己。大概也有一部分人吧。
4.完全理性客觀的分析那份協議的。
最後貼上幾張截圖,雖然有些好笑,但也是某些人一直追求的皿煮吧
看,開心服貿,haha

像是一个黑色幽默,多少年以前,台湾在我眼里还是一个富庶、文明的影子, 经常还见有台湾人怀有大陆人穷的偏见。而短短几年间,形势就大逆转了,在香港人的煽风点火下,大陆就成了一个张牙舞爪的洪水猛兽,他们要来买光台湾的房子,抢光台湾人的工作,大大小小的店铺全都倒闭改成奢侈品店…之前一次上课的时候,大陆学生被台湾老师形容成了学神,听得台湾学生一愣一愣的,听得我都想自绝于人民了。所以在不探讨服贸协议合理性的前提下,事情的根源就显现出来了:现阶段,任何拉近两岸的举措都会招致强烈的反弹,经济是这样,政治上更是这样。如前几位答案分析,民众没有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反而看到了引狼入室,结果可想而知。
现在岛上所谓的民主政治正充斥着民粹主义,本质上和砸日本车的性质并无太大差别。立委选举的投票率并不高,学生群体也并不十分关心政治,所以现在睡在立法院的几万人有多少是真的对服贸协议对台湾的影响有所了解,想必也不言而喻。马英九的主页已经充斥着个人攻击的留言,昨天还听一个台湾朋友夸奖一个朋友好勇敢,居然敢在FB上为立法院说话……看来公民教育做的也不是十分成功。
台湾是一个成也民主败也民主的例子,今年的经济学人有一篇叫What’s gone wrong with democracy的文章分析过这一现象,犬儒主义的盛行打破了玩世不恭和正经抗议的界限,很多人的心态就是习惯性骂政府,只要对我没有可视利益的就去反对它。台湾经济已经停滞好多年没有增长了,精英阶层乃至政府深知此事对于台湾经济的意义,但是无奈,如果把民主统治建立在信息不全面、只关心个人生活的公众参政基础上,那简直是幻影。我的一位老师讲,台湾需要长大,但是现在还不是时机。那我想什么时候是时机呢?想必要交给下一届政府吧。民主制政府业已形成了不把巨额的结构性赤字当回事的习惯,他们通过借债来满足选民的短期需求,而忽略长期投资。小马哥明知这一点还去捅核电和服贸协议的娄子,是需要一定魄力的。看过萧万长退休后的自传,老萧十分后悔没有早日启动核四项目,多了这座核电站可以给现在的台湾经济解不少燃眉之急,可惜到了现在,这份提案只能沉睡在立法院了,甚至还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这些当年带领台湾拼经济,拼市场,奠定现在地位的先驱者们,一定很怀念曾经的时代吧!
台湾作家蒋勋在『孤独六讲』这本书里也有一章提到台湾人的革命情结,年轻人走上街头去表达不满,向现实宣战,这么多年来都是社会的一部分,很多人把这样的经历当做对青春时代记忆,甚至自己反对的是什么也都不重要了,因此学生们这次行动我想是会得到父母、社会甚至老师的支持的。现在的立法院有吃有喝还有歌手助阵,年轻人很难不被气氛感染。
当然台湾长期被大陆打压在国际政治舞台之外,台湾人在这片乐土上也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想必这种人畜无害的特质也是取得一百多个国家免签的原因吧。这样平静生活不被打搅,对于大多数民众而言可能也是一种幸运吧。

台湾民众反对的不是服贸协议,而是要求逐条审查《服贸协议》就如同崔永元不是反对转基因而是要求给转基因产品加标识,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我们政府在两岸政策的一个教训就是在对待香港问题方面,一味对香港给予政策优惠,而没有去评估政策优惠带来的具体受益人是谁,最后导致了受益主体是香港大财团而不是小市民,香港从原来的中产阶级为主转而向贫富分化的M曲线发展,基层民众觉得自己收益少,而又要承担大量游客带来的出行不便,物价上涨,商品紧缺各项问题。所以他们现在出现了反对内地游客的激烈举动
同样的情况对台湾也是一样,服贸协议肯定是中央对台湾释出的善意政策,很多条款是对台湾有利,对内地不利的,是有意的割肉给台湾吃。但现在的问题是台湾的民众不了解具体政策是什么,事实上本来他们也不真的关心,你要把政策逐条给他们解释,他们也听不懂,只是在民进党政论节目中,广告文宣中反复宣传《服贸协议》不逐条审核条款会损害台湾民众利益的情况下,他们会想,奥,那真得会损害我们的利益,应该逐条审核。而民进党又借着逐条审核的由头,假审核,真杯葛,故意迟迟拖着不让服贸协议过,让协议由时间的流逝而流产。国民党看到这点,着急了就想要强行通过。然后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台湾的民主,确切的说,台湾,香港的民主根本就不是民主,而是一种民粹主义。大部分反对的民众根本不懂什么是服贸协议,也不关心什么是服贸协议,是政客一直在洗脑,告诉他们服贸协议有问题。当然他们自己不是这么认为的,他们觉得自己是在独立思考,是在书写台湾民主的历史。那些台湾娱乐圈的明星,也纷纷表示自己是有个性的,不是肤浅的偶像,要对政治发声,煽动他们的粉丝去反服贸。而他们的学生粉丝也不负所托,闯到立法院喝啤酒,吃零食,发fb,拿立法院当party,多么高的民主素养啊。
所以台湾现在在这群政客和公知的带领下就越来越沉沦,《服贸协议》的前景怎么样,真的不好说。
ps:当然从个人的角度,我也希望《服贸协议》不要通过,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大量输血最后还反咬一口的白眼狼香港,不应该再输血培植第二个白眼狼。送人一斗米是恩人,送人一石米是仇人,每个人都应该记住这句话

(3/20重新梳理:昨天答完题以后,收到了很多赞同和知友们的评论,先谢谢大家了。但在今天重新审视了这篇东西的结构以后,我发现还需要有一些改进。所以,我对整篇回答做了比较大的颠覆,重新组织了结构,补充了资料。希望能够更加清晰、全面。)

在开始回答问题之前,有一点需要说明一下。这篇东西,仅仅是回答题主的「为什么反对」,不是,也不想对「服贸」做整体评价。希望大家了解跟体谅。

言归正传。相信关注台湾的同学都已经看到了最新的新闻了,立法院合议「服贸」→ 国民党强行存查→ 在野党及学生反抗,整个事态愈演愈烈。现在连微博上都开始有大批大陆民众发声了。

对于「服贸」,包括早前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岛内的分歧都比较大。蓝营,以及商界均认为这对于台湾是有益的,或者更确切地讲,对于他们自身利益是有积极作用的,所以大力支持。而绿营,以及基层民众,特别是劳工,认为这将损害台湾以及自身的利益,所以极力反对。

「服贸」也是延续了这一冲突(在2014年3月发布的台湾指标民调中http://www.taiwansecurity.org/files/archive/193_15be5c68.pdf,有32.8%支持签署,44.5%不支持;32.7%认为「服贸」对于台湾经济利大于弊,35.8%认为弊大于利。都势均力敌)。加之马政府的一些做法,激起了民众的强烈反弹。往下,我会详细说明。

铺垫完了,该亮观点了:我认为,台湾民众反对「服贸」的原因,大致可以分为四种类型。一、反对「服贸」本身的;二、反对现阶段签署「服贸」的;三、反对黑箱操作的;四、为了反对而反对的。

(Source: Weibo、中央社)

一、反对「服贸」本身的

对于「服贸」本身的反对,主要出于经济保护和国家安全的考虑。

说白了,就是一个:CPC是来抢生意的,会对台湾现有业态造成冲击,而且ECFA签署至今,也没有看到台湾经济有好转;

另一个,CPC是有阴谋的,企业、资本进来了,情报出去了,特别是开放资讯、金融业,更会产生这种担忧。同样是在上文引用的民调中,认为「服贸」对台湾的国家安全弊大于利的受访者比例达到了50%,仅21%的人认为利大于弊。

这方面维基上的内容比较多、比较全,我就直接拿过来了:

台湾政坛与民间的质疑如下:第一,两岸市场规模差距极大,且政治体制有别,此协议可能严重冲击,甚至引入带有政治企图的中国大陆企业攻占台湾服务业(特别是资本额较小的美容美发业、仓储、汽车租赁与汽车维修、印刷出版、餐饮、洗衣、旅游等以中小企业为主的产业)。东吴大学郭振鹤教授指出,“一般服务业是偏向劳力密集,金融业是偏向资本密集,应以独立协议或合并方式来处理。现在统统夹带在一起,会让人有图利特定企业或走向政治统一的疑虑。”第二,此协议可能造成中国大陆管理人员借此协议合法来台工作与居留,时间可超过世界贸易组织待遇(无限期展延)。合法来台居留的中国大陆管理人员无需负担公民义务即可享有各项公共服务与基础建设,特别是不经六个月等待期即可加保的超国民全民健保,并且他们为移居台湾所作的投资,于台湾累积经济资本、提升服务业技术方面,贡献不大,却可能为台湾带来巨大的社会成本以及政治、主权方面的冲击。

用蔡英文的话说

服务业牵涉层面复杂,谈判必须攻守兼备,利益平衡,遗憾的是,马政府只为少数大企业争取到极有限的利益,但却大开门户,让弱势产业及中小企业遭受巨大的冲 击,而且完全忽略服务业对政治及社会面的影响,让国安形同虚设;审视大陆对台湾市场开放承诺,多数是附带条件、不确定性高,甚至有地域性限制,不仅台商难 以从中获利,反可能加速台湾的人才和技术外流,拖累国内经济。

ECFA也没有为台湾带来显著效益;2012年签署的“两岸投资保障和促进协议”对解决大陆台商权益受损问题毫无成效;另外台湾和大陆签署ECFA,并未加速台湾和其他国家签署FTA,台湾要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仍遥遥无期。

台湾学界也有质疑声,比如

台湾大学经济系主任郑秀玲于7月27日晚间举行的“反黑箱协议 要生存权利”全民大会中表示,虽然台湾开放64项,但涵盖上千种行业,包括陆海空运输业、电信业、批发、零售全面开放,造成国家安全问题,弱势产业生计恐难维持。谈判官员未将国家利益放在商业利益之上,袒护少数财团,全面开放将使中国全面掌握台湾物流、金流,台湾把专业人才送往中国,“我们经济很快就被中国全面掌控”。郑秀玲以美国与韩国5年后国会才核准通过的经验主张,台湾先开放优势产业,“协议是可以改的,我们要求立法院重新谈判”。她于7月31日参加服务贸易协议公听会时再次强调,两岸服贸协议开放台湾电信业、批发零售业、和印刷出版业,影响台湾的国家安全、利益和言论自由,呼吁可比照韩美当年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重新谈判。

台湾大学经济系兼任教授林向恺表示,两岸经贸交流越密切,成为“输者圈”的成员越来越多,且“输者圈”和“赢者圈”族群的所得、财富差距越来越大,得利者并非一般薪资阶层,而是大财团。
中兴大学应用经济系教授陈吉仲于7月28日的抗议中表示,他以批发与零售业的开放为例,模拟两种情境指出,国中以下或高中职以下各有10%就业人数被取代,批发及零售业将有3万4651人到10万920人可能失业;就业人口可能减少4.4%,GDP将减少2.42%。另外,马英九政府委托中经院的服贸协议评估报告指出,签署协议台湾GDP仅增加约0.025,显示服贸协议对台湾的效益弊多于利, 且政府委托评估报告可信度低,多为执政者的经济政绩而夸大不实;政府评估报告也过于草率,民间出版业者撰写多达173页评估报告,政府却只有6页;台湾商 品贸易产业已经即将被中国取代,零售、批发和美发等产业更容易被取代,也有恐危害台湾粮食安全;他认为中资拿走经济利益,受益者是少数企业,受害者则是多 数人民。

台湾大学经济系前任系主任、行政院经济建设委员会前主委陈博志公 开为文,指两岸服贸协议由观念、程序以及经验三个面向都错的离谱。他指出“八大错误”:(一)经济并不是愈开放愈好,马政府却为了推动其结合中国之政策, 一再以自由开放是正确而必走的路为借口,快速对中国开放。(二)服务业的开放比制造业有更多顾虑,马政府却更草率也更黑箱作业地开放。(三)许多服务业是 欠缺国际竞争力之企业和劳工仅存的活命之处,盲目开放将造成严重的失业和社会问题。(四)服务业和生活及文化常结合在一起而成为相互支援及影响的生态体 系,牵一发动全身,乱开放某项服务业就像乱引进福寿螺一样,可能造成生态浩劫。(五)政府官员以有竞争才有进步做开放的借口,乃是没念好经济学的说法,竞 争或许是进步的重要因素,但多数服务业国内已有激烈竞争,并不须再引进中国的竞争,而竞争即使带来一些进步,却不是以让大家都进步的方式达成,简单经济学 的自由竞争模型早就说它会让较缺竞争力的企业倒闭及劳工失业。(六)就算自由开放是对的,也必须是公平竞争,但马政府不管对岸经济规模、企业和人口远胜我 方,双方同样开放定使我方受到比例甚大的伤害,马政府更不管中国实际上存在的许多潜规则或者政治行政及不成文的规范,会使我企业受到不公平待遇,根本得不 到公平竞争。(七)马政府对很多产业的说法却是中国企业不太会真的来,这种轻忽的态度正是历史上许多战争大败的元凶。(八)服务业涉及很多国安问题,但马 政府却未评估国安。

二、反对现阶段签署「服贸」的

根据ECFA,陆台互相开放服务贸易是早晚的事情。但有一部分认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开放得过早、过急了。也有人认为,要等CPC尊重台湾地位了以后再谈。还有人觉得,应该先开放「货贸」,后「服贸」。总之,时机不对。而且岛内做过一个统计,CPC跟别的国家签贸易协定,要么是先货后服,要么是货服一起。这就让他们怀疑这次先服后货的动机。(这块我以前看到过媒体报道,但一时找不到了,有待补充论据,也欢迎知友提供)

三、反对黑箱操作的

这是学生事件的导火索。

这次在野党和民众反抗,提出的口号就是反对「黑箱」,就是说马政府在和CPC签署协议的过程中,对台湾政界、学界和民众没有公开相关信息,没有听取意见。

更为可恶的是,签署这项协定没有实现经过立法院首肯,而是先签后议。早在2013年6月,陆台两会就已经签署了「服贸」,但直到现在才送交立法院开议。(至于到底要不要立法院先批,也是众说不一)

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国民党无视民进党以及74%民众(同样是上文引用的民调)对于「逐条审定协议」的呼吁,仗着人数(不是选票多,而是人肉多)的优势,使得「服贸」一字未审,径送院会存查。摘录当时台湾媒体的一些报道,如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
  1. 匿名
    2014年3月19日18:06 | #1

    不光是經濟, 我們擔心的還有民主, 平等, 言論自由. 台灣有今天不容易. 服貿協議遲早還是要簽, 但不是簽這種內容, 也不是這種簽法. 我期待被審查後的新協議. 我想要民主也需要錢. 一向藍色的我下一屆選總統的票要投給民進黨. 政黨輪替才會讓台灣人的生活比較有保障

  2. 匿名
    2014年3月19日18:49 | #2

    狗庇,岛民意识,坐井观天吧!!

  3. 唉唉
    2014年3月19日19:03 | #3

    @匿名
    下一屆選總統,唉唉。”現在還認為馬英九是水母腦的,自己才是水母腦”: “當在野黨立委、民間團體還再要求服貿條款要一條一條審查時,根本是完全中計,因為不管怎麼審它都要、也都會通過,那怕給你逐字審查都是枉然,因為不能簽的東西就是不能簽民進黨就是這樣看不清楚才會一次又一次的被玩弄在股掌間。ECFA就像個大鍋蓋,把台灣罩住台灣納進中國經濟包圍中,但中國不急著收緊,還繼續給你美食、利益餵養你,在一個個簽訂條約從製造業、服務業、農業、外交、國防慢慢收緊繩索,等最後大部分的人發覺時,國家主權差不多已經窒息而死。狼早就來了,只是現在是披著羊皮而已。” “而泛綠中完全沒有玩政治權謀人才可以抗衡現狀,就算未來蔡英文真的上台,也會像阿扁一樣完全會被玩假的,甚至被修理得更慘。而民進黨真是扶不起的阿斗,到現在還在那裏推國際民航組織的入會?”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52112

  4. 唉唉
    2014年3月19日19:06 | #4

    @匿名
    再說,論軍力,論經濟實力,台灣有那一點可以比中國強?哪個政黨執政,有分別麼?

  5. 匿名
    2014年3月19日19:14 | #5

    单就翻墙才能看墙外楼这点,我就觉得台湾不错,哈哈

  6. 匿名
    2014年3月19日20:21 | #6

    唉唉 :
    @匿名
    再說,論軍力,論經濟實力,台灣有那一點可以比中國強?哪個政黨執政,有分別麼?

    和五毛认真,你就输了。XD

  7. 匿名
    2014年3月19日21:20 | #7

    湾湾要挺住,香港差不多了,台湾再下一城的话,大陆人民更暗无天日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