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智文:香港卡住了

彭博商業周刊 – 2014年3月19日

「現時的香港,有能力的人不出聲,沒能力的人又爭著做,」這是香港首富,長實主席李嘉誠兩星期前出席集團業績記者會時說的話。這句話,像一支箭,直穿每名香港人的心臟。有人對號入座,大做文章;亦有人感同身受,更多的,是心有戚戚,懷念起昔日香港,一班有能力的人,齊心合力把這塊彈丸之地,發展成今日國際首屈一指的金融中心。

有能力的人,令人想起盛智文(Allan Zeman)。猶太裔,德國出生的盛智文,40年前從加拿大來到香港開設一間對外貿易的服裝公司之後,便一直用他的能力,他的努力,在香港打拼。

1981年他在中環一條斜路開設了一間小餐廳,之後不斷擴充,成功開創了香港夜生活的消閒區域,獨創了蘭桂坊文化,亦帶來他蘭桂坊之父的稱號。

他獨有的思維及創新的管理,一直成為香港很多企業家的模範。2003年,時任特首董建華便賞識盛智文的能力,三次親自致電邀請他出任香港海洋公園的主席。那時候,海洋公園被形容為垂垂老矣的Old Lady,盛智文接手後,把它進行大變身大改革,短短數年,加入大量創新的概念及元素,成功將海洋公園打造為《福布斯》雜誌評選為全球十大主題公園之一。

與此同時,盛智文被委任作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的委員,及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委員會主席,盛智文說他一直很愛香港,在2008年甚至放棄本來的加拿大國籍,入籍中國香港,為的就是盡自己的能力,為香港做一點事。2011年他更獲香港政府頒發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表彰他對香港,尤其旅遊業發展的所有貢獻。

不過,這名切切實實有能力的香港人,近來鮮有留在香港。他說,這一年,他時間精力都著力在內地發展蘭桂坊產業,先後在成都、海口、無錫及上海開設了以時尚酒吧及食肆為主題的蘭桂坊蒲點。上星期四,他才回到香港,接受《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的專訪,他說回來香港,仍然感覺這裡是他的家,但看見眼下的香港,不得不感到很難過。

「I am still in love with Hong Kong, but Hong Kong is Stuck!」(我仍然非常愛香港,但是香港卡?住?了! )一向開朗的盛智文說這句話時,難過得喉嚨像被什麼卡住了。香港,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近年,我為了蘭桂坊在中國發展的計劃,大部份時間都身在大陸,但從來沒有一刻不留意香港發生的事。但每次我獲知的都是令我難過、令我很憂心的信息。

好像剛剛王維基和香港電視牌照的事件,我一直在留意。唉,真的是一團糟。在這裡,且不說事件經過,故勿論誰是誰非,只單純從另一角度來看,這真的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Ricky王維基是一個有能力、有進取心,而且很有魄力的青年企業家。他自己從外國學成歸來,1990年白手興家創辦城市電訊,然後一步步經營起香港電視。他一直是全憑個人能力及努力走到今日這一步,對於很多香港年青人來說,王維基的故事,正是香港獅子山下奮鬥的夢。過去的香港,正是一塊只要你肯努力,只要你有能力,便可以向上爬、充滿機會的地方。但今日,你看著聽著王維基的經歷,你就會發現,這城市面目全非了!就算你再有能力,你肯不斷努力,可能都沒有你發展的機會。這是一個very very bad message(非常非常差的信息)。另一個更差的信息,就是社會上反對大陸旅客來港。

一群小數目的香港人,在Facebook組織起來,雖然只有二十多個人,但他們公然走到尖沙咀、旺角的遊客區,集合起來聲討在該處的大陸旅客。這個舉動,帶出的信息不單是香港性的,而是全球性的,因為連外國報章都在報道這件事。這是讓所有人都以為,香港是一處不歡迎外來旅客的地方,讓人以為香港是一個不友善的地方。天呀!全世界沒有一個地方會做出這種事。

我無法忘記2003年沙士一役之後,香港簡直是一座死城,當時你們還記得嗎?每一名香港人都渴求旅客來臨香港,那時候,全香港各方面都齊心合力做事,就是為了向世界說我們Welcome you(歡迎旅客),現在反過來說You are not welcome(不歡迎別人)。這是錯誤的,羞恥的,而且是侮辱香港人的行為。

為什麼負面信息不斷出現呢?

我其實是可以理解。人呀,最基本的權利,就是有一個地方可以居住生活。當你有一個容身的地方,你孩子開開心心去上學,你的生活安穩妥善,人就會開心,對社會感到滿足。

但是,現在普遍的香港人都很不快樂, 不要說買不起房子,就是租屋居住,一年租約之後, 業主又加租了,你不得不搬家,而且越搬越遠,從市中心搬離到郊區。然後,你孩子找不到學校,上課讀書不開心;再然後你每天返工、放工乘搭交通工具時,以前等一班車可以上車,現在可能要等到第四班車到臨,才勉強擠得上去。

這樣子生活,就是一向平靜少出聲的人,都會站出來問:「生活為什麼這麼艱難?究竟我的生活發生了什麼事? 」為了找出路,自然首先罵政府, 但見罵來罵去都沒有人回應時,就會把焦點落在別的人身上,大陸旅客於是首當其衝,認為一切因果全都是這班大陸新來的人帶給我們這座城市的。

針對自由行帶來的這個問題,你認為應該怎樣處理?

我用我管理海洋公園作為例子。早在三年前,當開始有本地人埋怨海洋公園都擠滿內地旅客,香港人沒法子去的時候,我便要求管理層去作一個全面性的承托力評估。

我們根據公園的面積,85個景點的分佈,每處地方容納總人數/可逗留時間/地方之間距離/受歡迎程度/排隊等待時間等要點,作出了一個非常深度的評估。然後我們總結出,海洋公園最高可以在同時間容納3.6萬人,一旦售出的門票到達3.6萬張時,我們便會停止售票,停止客人進入。在這方面,我們還要先聯絡好各大旅行社,甚至是的士台,確保執行時不會有任何差池。其實,我們的容量上限可以再多百分之十,但我認為客人付出了金錢,就應當有權享受好服務,所以我把上限降低百分之十,令旅客進入海洋公園時玩樂得更舒適。

除了評估這個承托力,更為重要的,是評估繁忙及非繁忙時段的分別。其實旅客不是天天來,海洋公園也不是一年365日客滿,針對大陸旅客,最多都是農曆新年及黃金周兩個時段,在這些繁忙日子,我們會嘗試在85個境點分開做一些有趣的節目來分散人群,盡量把人群散開;另外,在非繁忙的日子,就要不停炮製驚喜及節目,讓本來打算在黃金時段來的旅客,先吸引過來玩。當然,這是短線的管理營運方法,長遠來說,海洋公園必須不斷擴充,所以我們會不停進行擴建,未來將會興建水上樂園,寵物農場,鯊魚館等。這些擴建工程一定要快而且有規劃地一個個落成,加強吸引力之外,亦是把旅客分散的硬件。

這套邏輯,其實正可以用於整個香港。你看,香港有18個區,但所有旅客都集中在4個區域包括尖沙咀、旺角、銅鑼灣及中環,為什麼不可以發展其他14個區域呢?一個旅客到來,其實他們也想去一些新鮮地方,尋找新樂趣;就是帶旅行團的,也想帶他們去不同的景點。我相信政府現時應該想法子,讓18區負責人坐下來,想出一些點子,分散客群。

然後最重要的,是重點評估旺季及淡季的分別。香港也不是一年365日都擠滿旅客,都是集中在幾個特別時段,為什麼不能在淡季推出一些節目去吸引旅客先來港,或者旺季時,在不同區域不同時段舉辦一些節目,分散客群,這是簡單的事。

香港政府現在不是正做著這些事嗎?

我不認為政府眼下正在做這件事。對,政府剛剛發表了一個《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評估報告》,預測2017 年訪港旅客逾7000萬人次,又說2023 年更突破1 億人次。他們提出報告是給香港市民指出,很多旅客會來香港,叫我們做好準備。本來是好意,但出來的反應是,市民都認為大軍將要南下,這樣一來,香港人的生活不是會更擠迫,更不快樂嗎?為什麼會這樣反應呢?因為現在我們看不出政府有什麼實際措施去面對及應付這些旅客,沒有提出短期或長遠的規劃配套。

我的意見是,短期來說,真的要進行一個更深層次的承托力評估,不是預算多少人將會來香港,而是統計一下現時在不同時段訪客來港的人次及模式,估計在繁忙及非繁忙時段應該怎樣控制處理。我看,現時繼續保持只有49個內地城市可以來港自由行是應該的,暫時不要再增多;然後我認為可以取消一簽多行這個措施。再有,政府的官員要嘗試「Think out of the box」(不要默守成規),要想出創新的點子,針對旅客在不同區域想出吸引力,帶他們去觀塘,帶他們去郊外公園,不再只單純在幾個區域購物,這不單可分散旅客,亦在各區內帶來就業商機。

至於長遠來說,要盡快落實政府所說的所有其他區域發展計劃,包括大嶼山計劃,西九龍文化區之類,不可以一拖再拖了。

真的,Please do it quick!(請盡快去做。)

為何現在香港做事都這樣慢?

近日我面對的頭痛事之一,就是海洋公園要擴充興建酒店,計劃起來所需年期很長,又是環境評估,又是地價問題,然後鄰居反對,你看,我們起酒店,但又是一堆瑣事,都是頭痛。我們香港很慢呀!

之前李嘉誠先生出來講話,是因為他和我一樣感到難過。我不責怪任何人,梁振英先生已經盡了力,但現下的制度及行政系統的確有問題。

由於現時政府欠缺公信力,他們提出任何建議時,都會先被否定,於是為了獲得市民同意,施政之前都要進行公眾咨詢。無論是前特首董建華或者曾蔭權,到今日梁振英,因為沒有認受性,所以需要好長時間進行公眾諮詢,但今時今日是互聯網世代,世界分秒在變,我們香港一等再等,這一去又是五年,我不是說公眾咨詢不重要,但We are stuck! We are not moving forward.(我們卡住了,我們沒有任何前進。)

聽了盛智文的一番話,作為香港人的記者都感到心口卡住了,很難過。不禁問盛智文,是不是已放棄香港?他答他不會放棄香港,但作為一位生意人,他看到其他地方的商機,尤其是內地。

記者拿著盛智文的名片,黑紙白字,盛智文(Allan Zeman)的名銜包括蘭桂坊控股有限公司主席、香港海洋公園主席、永利(拉斯維加斯)在澳門Wynn Macau賭場副主席。名片採用的字體,是內地用的簡體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民主了也要吃饭
    2014年3月19日22:50 | #1

    民主会降低社会运行效率,首先要记住这一点。

    草根记挂着蛋糕分配没什么错,但请不要绑住精英做大蛋糕的双手。

    财富是做出来的,并不是分出来的,要分蛋糕也要把它做出来先。

    所有忘记这点的民主国家,全都失败了。

    比如乌克兰,民主化后,政客不敢得罪民众取消前苏时期的福利,只好卖资产、卖航母筹钱发给大家High,没人动脑筋想如何创富,从上到下都想偷懒享受,结果草根怠工,精英贪污,剩下少数认真工作、创业的,负担越来越大,都待不下去,要出国才能挣到钱。

  2. 民主了也要吃饭
    2014年3月19日22:55 | #2

    这也是文人主导的民主派别很容易变成东林党的根源,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财富是各界合作创造出来的,静态的资产并不是财富,总想着抢肥肉,陷入内耗之后,终究是草根先饿死。

  3. 2014年3月19日15:38 | #3

    楼上说的共产主义?

  4. 愿全世界的爱国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都被屠杀殆尽
    2014年3月19日16:11 | #4

    有什么证据说民主是失败,独裁是成功的。独裁是圣人是个笑话,走路会摔倒就不要走路吗?

  5. 愿全世界的爱国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都被屠杀殆尽
    2014年3月19日16:33 | #5

    中国民族主义疯狗都是环球时报逻辑,这篇文章没有任何价值。

  6. LORD
    2014年3月20日08:20 | #6

    民主不是失敗,但不一定什麼地方都能成功

    香港不了解民主,”現在”未有條件承受

    好多香港人都唔知道HK從來都沒民主過,英治時一樣沒民主

  7. 匿名
    2014年3月20日09:01 | #7

    有个中国作家讲过,他每次在网上看到中国网友批评西方民主,他就像看到一群太监在讲,你看,做爱多伤身啊,还会得病,还好我们早阉了。

  8. 玩文字游戏于事无补
    2014年3月20日10:25 | #8

    楼上显得很聪明似的,却不知道喜欢玩文字游戏的酸儒文青是社会大害。这种没有因果,没有逻辑的思维方式就是大害之一。你把自由和民主比作鸡巴,别人何尝不能把效率和竞争比作鸡巴,反嘲回去?

    酸儒文青喜欢玩弄新概念,提美好彼岸乌托邦,却因从未深通社会实务,从不提迈向彼岸的切实有效路径,只一厢情愿地鼓吹各种幻境、站在道德高地贬斥意见对立者,只会谩骂和以势压人,从无严肃冷静的思考空间。

    酸儒文青只会破坏,不会建设,只会煽动大叫不满意,却从来无一策解决人们的不满意。独裁出了问题,他们高叫这是某党某人之罪恶,民主出了问题,他们高喊这一切都是必不可少的学费,是值得的。一交几十年的学费,实在很稀罕,除了怪罪权贵贪腐之外,是不是也要考虑下这学的到底是什么狗屁玩意儿?

    酸儒文青,从来贪功诿过,需要个人勇气、承担责任时,故左右而言它,别人勇敢挑起担子时,他们却一哄而上,像疯狗一样围攻。

    酸儒文青,从来是假理想主义者,因为他们除了骂人、煽情、忽悠人,什么吃饭技能都没有,所以只要社会有一天不吵架,他们就活不下去。一遭手握大权,那穷酸相便露出本来面目,贪腐捞钱比谁都无底线,实际干事一窍不通,在诱惑与挫折夹击下,所谓理想早像冰雪溶化流淌到阴沟深处。

    民主,最好由真坚持、真信法的大法官、真律师(而不是老想权宜之计为自己例外借口的假货),有产业、有格调的资本主(而不是坑蒙拐骗、为赚钱无底线的不良商人)领导,文艺青年可以当记者,以专业精神评论监督,但千万别煽动不实,更别不知斤两地赤膊上阵。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