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XIAN:我梦想有一天没有“被删帖”

【感谢“安然”的原创投递。本文为《写给@陕西发布等官微的一封公开信》的读后感以及补充阅读。】

作为一个宅男,了解消息的渠道唯有互联网,而互联网的消息总是真假难辨,每当面对这种新闻的时候,我总希望能在官方媒体得到权威性的消息,但是总是事与愿违,甚至都找不到关注的新闻在官方媒体存在的痕迹,我只能在各种真假难辨的新闻中自己揣测,在各种或谣言或真相中忧愁、愤怒、担心、开心…

一个网友在野外吃了个火锅发微博分享给网友,因为不了解森林防火的相关政策法规,被官方媒体用高贵冷眼的语气以及一个“无良”这个词语所转发评论,官方媒体所发布的关于森林防火的相关政策法规所传递的范围几乎看不见,而在抨击一个因为不知情的网友行动果敢。在信息传递越来越快的今天,我们的官方媒体依然如故,坚持与人民相隔千里,保持一种高高在上的神秘感,几乎很少看到官方媒体和民间媒体的互动,而一个野外吃火锅却引发这样的互动,实在让人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自封建王朝建立以来,官比民贵的思想始终伴随着王朝的更替,而与之伴随的还有愚民政策:舆论封锁、焚书坑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文字狱等等,新中国成立已经65年了,但这些封建王朝统治者在面对所谓的衣食父母采取的姿态和方法的精髓却依然流传下来。

在中国的网络论坛贴吧网络文学甚至于游戏中,经常会看到打出来的字变成了*****,这种神兽谓之河蟹,不知道何时起河蟹遍布在我们身边,每当有负面新闻时,河蟹这个神兽就会四处活动,神兽所到之处,一片和谐,一片歌舞升平,到处都是安定和谐的美好社会主义生活,丝毫看不到不和谐之处,但真相真的如表面所看到的那样吗?

官方媒体在面对一个因为不知道相关政策法规而犯错的普通民众所展现出来的态度,让我不禁想起《史记刺客列传》中的那句“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必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必仇寇报之。 ”这句话可能不太恰当,但是我始终认为官方政务部门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是解决人民群众的问题,而不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来面对人民群众,更不是去遮掩问题,回避问题,将问题去掩藏起来,问题是掩藏不起来的,掩藏问题只会让问题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应该将问题的进展及时告知公众。

舆论监督无论何时何地都有其存在的必要,自民间媒体的发展使得舆论监督让每一个人都能够参与进来,近几年有多少案例都是最先从网络上开始检举揭发的,在这之中民间媒体的作用非常大,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固然这些案件的侦破大快人心,但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官方媒体总是最后一个报道的呢?从彩蛋中就能看出一点端倪,一个普通网友分享野外吃火锅的愉悦心情最终以被官方媒体逼迫删帖结束,试问如若是检举揭发的话后果是不是更是无法猜测?

一个删帖的背后所代表是执政者的理念,官僚式的管理真的是经久不衰,历经千年依然流传,在面对人民群众时简单粗暴的方式方法随处可见。我们希望的是开放透明的政务公开,我们希望在发生事件之后能够在官方媒体能到第一手的权威消息。我们希望的不是遮遮掩掩。我们希望的不是删帖,我们希望的不是封锁消息,我们希望能够感受到被尊重,我们希望官方政府部门能够以一种平等态度来对待我们这些普通民众,官本位的思想时至今日依然极其严重,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在1944年就已经诞生了,时隔多年依然是一句口号,不对,在某些地方是一块石头。大部分人都对去政府部门办理证件感到头痛,门难进,脸难看,办证难堪称一道风景线。

行政暴力只会使官民关系更加恶化,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随之而来的就是政府公信力的缺失,当人民对自己的政府所说的每句话都持怀疑态度时,试问如何安定、试问如何和谐?传递民生民情的民间媒体之所以越来越壮大,是因为民生民情无法让官方媒体关注,更何谈去解决?官方媒体与民间媒体的关系不应该是对立,甚至敌对,官方媒体和民间媒体应该是互相合作互相帮助,共同来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

官方媒体除了大唱赞歌、发一些无关痛痒的新闻外,更多应做的是通过自己的影响力以及所代表的官方,宣扬一些普通民众不会及时了解的政策法规,更应该对民间媒体反应的问题及时给予反馈,而不是以压堵删等行政暴力的方式对待,限制民间媒体的生存土壤只会让矛盾越来越多。时代在发展,中国在发展,官方媒体以及所代表的政府部门却在退步,闭关锁国让清政府自食其果,而官方媒体依然在闭关,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在中国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很多问题无法通过正常的行政途径去解决,甚至于往往都是在各个不同部门的无限的踢皮球中无疾而终,而作为伟大的人民群众在这踢皮球中被逼进化,学会了强大的一招——行为艺术(注:在INXIAN网站可搜到261篇关于各式各样行为艺术的文章)!无论有什么问题,只要上演行为艺术,立马就有人嘘寒问暖,问题的解决也是水到渠成,但是讽刺的是问题解决之后,往往官方媒体都会呼吁广大人民群众以正常的行政途径去解决自己问题,而不应该以这种极端的行为艺术的方式来解决,试问如果能够解决谁愿意去上演行为艺术?试问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去在大庭广众之下诉说自己的无奈与辛酸?

我梦想有一天不再有神兽,我梦想有一天不再有被逼删帖,我梦想有一天不再门难进,脸难看,办证难,我梦想有一天不再有人上演行为艺术去表达自己的无奈,我梦想有一天能够在这片我所深爱的土地上看到真正的歌舞升平,安定和谐。这是我的梦想,在实现梦想的路途上总会有艰难险阻,但是总需要有人去做,如果没有人去做,这份梦想永远都是一个梦。

写给@陕西发布等官微的一封公开信

【原文首发于INXIAN微博版。】

2014年3月15日,西安,春光明媚,难得的不是雾霾的好天气。“@写给自己的三十而励”(现用名“@知错要改55337”)和他的小伙伴们兴高采烈地去吃了一个火锅,然后发了一条微博,没有想到这条微博后来会给他带来那么大的麻烦。他在发布微博的时候,同时以@的形式分享给了“@在西安”(INXIAN旗下账户之一),INXIAN的轮值人员将此信息发布之后,麻烦来了…

1

“@田进tj”率先指出:“去年10月14号, 陕西省森林防火指挥部发布关于禁止在林区野外用火的通告,要求从通告发布日起至明年(2014)5月底,全省林区及林缘100米范围内禁止一切野外用火,任何单位、任何部门不得以任何理由批准野外用火。博主是想干嘛?!”

他在发布微博的时候,还以@的形式提醒“@陕西发布”和“@西安公安”注意此事。“@陕西发布”表态:“小布:游客无良,博主无知。谢谢你及时反映,已通知省林业厅调查。”

2

3月15日晚,“@陕西发布”等政务微博、官方微博罕见地纷纷转发INXIAN的这一条微博,官方和民间少有地出现了“互动”。但是,INXIAN发现某些官微对INXIAN暗藏着某种敌意。

“政务微博、官方微博”们的逻辑似乎是:认错了就可以删除微博了。但是,这个当事人真的错了吗?“不知者不为过”,当事人因为“不知道”而违背了政府的通知,能否直接被认定为“错”了?“@陕西发布”直接用“无良”这个词汇以及怒气冲冲的表情符号,是不是有些太不慎重了呢?

3

从原稿(当事人已经删除掉了)以及“@在西安”发布之后的微博来看,他的原意是要传递一种周末进山吃火锅的“愉悦感”,他在意的是环保,而且非常有责任感呼吁带走垃圾,但是,他忽略了“火患”。如果政策宣传到位、如果有人能像在微博里提醒他一样在现场也提醒他、如果现场有个警示牌、如果…那么他和他的小伙伴们肯定不会继续吃“野外火锅”了。

当事人在不知道“政策”的情况下,吃了“野外火锅”,也没有造成任何的“火灾”,那么请问当事人错在哪里了呢?如果非要找他的错,那么他的错,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知道这个严厉的“禁火通告”?是不是和政策宣传不到位有关系呢?INXIAN注意到:“@陕西发布”在2013年10月16日,曾经发布过这条“通告”,而且“@陕西发布”还精心地做了一张配图,截至2014年3月17日零点,这条微博的情况是:赞3、转14、评6。从这个数字来看,政策传播的效果不佳。

4

遗憾的是,官微们发现了INXIAN的问题,但是却没有去解决问题,他们做的事情是——抨击INXIAN不删除微博。删除微博就能解决问题?删除微博就能把政策传递出去了?删除微博就可以让更多人知道这个“禁火通告”?显然不能。

为什么官微们再次陷入了“删帖万能”的逻辑陷阱?举例如下:如果政府错了,然后认错,那么政府因为做错而造成的损失就可以一笔勾销?删除之后不再提起?显然不能。

INXIAN为什么不删除微博?因为这个事情没有必要删除。当事人被官微吓破了胆,要求删除微博,删除微博并不等于没做过,某些政府部门天天要INXIAN删东西,INXIAN不删,做错事的人,容易心虚,要删东西,INXIAN因为不删,得罪了不少部门,甚至还被“邀请喝茶”、“写保证书”之类的…

经人提醒,当事人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立刻表达了“知错就改”的意愿,这已经是“善莫大焉”了。那么这条微博为啥要删?难道就是因为一帮官微的“恐吓”吗?连“@陕西发布”对当事人也表示了理解和抚慰。

5

那么@在西安 的微博就更没必要删除了,因为这事儿到此为止就可以结束了,一条微博唤醒了很多人的防火意识,并宣传了政府发布的“禁火通知”,这条微博如果删除了,那么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唱着歌儿去秦岭吃火锅了。

INXIAN和官微不一样,官微是奉命宣传各类政策的,INXIAN是发布各类信息的。信息本身是中立的,但是信息本身又是会说话的,每个人都可以从信息中做出自己的价值判断,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任何事情,不同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从官微们咄咄逼人的“轮流”转发中,INXIAN感觉有些敌意,难道说,让INXIAN也来去帮你们宣传政策?让INXIAN也按照“政务微博”的行文风格、“政务微博”的操作模式、“政务微博”的KPI考核去做?请问,政府可曾拨款给INXIAN一分钱了吗?

不打压INXIAN,能让INXIAN安稳活到今天,INXIAN就已经感恩戴德了。谢谢你们不杀之恩啊!

众所周知,中国社会现在已经明显出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气场,一方面是官方气场,一方面是民间气场,两个气场之间有矛盾、对立和冲突,这是自然的,正常的国家里,不同的气场之间可以沟通、对话,寻找共识,但是不正常的国家里,某些人的某些做法,只能让矛盾激化,冲突加剧。一个很简单的案例就是最近发生的病毒灵事件,吉林为啥解决的那么好,咱们西安为啥就拖泥带水了?

非常遗憾的是,面对这个原本是“不知者不为过”的微博当事人,某些官方微博的官气太重了,话都不会说了,上来就扣帽子吓唬人家,至于吗?有你们这样“宣传政策”的吗?

在当下的中国,各类法律、法规、政策、条例、通知的制定和发布,绝大多数都是由政府在主导,政府是这类信息的天然持有者和发布者。不可能每个市民、每个微博当事人、以及我们INXIAN的轮值人员都能看到、知道政府的这些信息。政府和微博当事人,处在一个信息不对称的位置。官方微博不应该利用“信息不对称”的优势来“怒斥”当事人去反省,而应该从先反省一下为啥没有解决好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所以,这条微博不能删,而且也没必要删。

请不要走开,下面还有彩蛋——

假设“平行世界”真的存在,或许在某个“平行世界”里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

3月15日 20:02,“@写给自己的三十而励”提供给“@在西安”的信息发布了;
3月15日 20:10,“@田进tj”说:“去年10月14号, 陕西省森林防火指挥部发布关于禁止在林区野外用火的通告,要求从通告发布日起至明年(2014)5月底,全省林区及林缘100米范围内禁止一切野外用火,任何单位、任何部门不得以任何理由批准野外用火。博主是想干嘛?!”
3月15日 22:04,“@陕西发布”:“小布:游客可能不知道这个政策。谢谢你及时反映此事。我已通知‘@陕西省林业厅’调查一下‘@写给自己的三十而励’和他的小伙伴吃火锅的地点,看看有无必要设置一个警示牌。”
3月15日 22:14,@在西安:“‘@田进tj’提醒投稿人注意去年10月陕西发布的一个『通知』,这样是有火灾隐患的。另据‘@陕西发布’透露:已经联系‘@陕西省林业厅’查看一下有无必要设置警示牌,以提醒更多『不知情者』。”
3月16日,某广告公司的老板G看到‘@在西安’微博后,从中发现了商机,火速联系做了一个“火锅店”的推广方案,然后balabalabalabalabala…
3月17日,周一早上一上班,林业厅的某领导L接到电话,打电话的人是该领导常去的某火锅店的老板H。火锅店老板说balabalabalabalabala…
3月17日,中午,从“@陕西发布”等官微整理出来的“舆情报告”被呈报到了省、市领导的案头,领导批示:“嫽砸!弄起!”
3月18日,林业厅领导看到了领导批示,心头暗喜——真是天助额滴妈呀!于是火速招来H,H火速招来G,然后balabalabalabalabala…
3月19日,上午,陕西广播电视台记者“@新闻之虎”得到消息——林业厅将有重大活动,需要前往报道。她抵达新闻发布会现场指挥,林业厅的新闻发言人准时开始balabalabalabalabala…
3月19日,中午,“@新闻之虎”采访回到台里,一进门就大喊:“导播,请您速速快通知制片人,让他告诉台长安排广告部主任把广告部的那个副主任的小舅子的三分钟广告咔了,我有重要新闻需要强行插入!”
3月19日,18:29:30,陕西广播电视台的陕西版《新闻联播》开播之前的30秒广告时间里,出现了某火锅店赞助的公益广告——即日起,提醒各位西安乡党表去秦岭吃火锅了,省上发布禁火通知了,你们都不知道吗?如果你在额们店里吃火锅的时候,你敢把你之前在秦岭深处吃过火锅的地方告诉额们火锅店,额们当场给你打3.8折!如果你承诺以后再也不去山里吃火锅、烧烤啥滴,额们再给你8000元优惠券!“
3月19日,18:35:30,下面是来自本台记者“@新闻之虎”的一条好消息:爱吃火锅、烧烤的市民们注意啦,balabalabalabalabala…

一年后,2015年:
3月20日,北京人民大会堂。表彰陕西省林业厅在2014年冬季的火灾高发季节出现“零起人为山火”的仪式正在进行…
“@新闻之虎”亲赴北京进行采访、报道。
广告公司老板G和火锅店老板H早就知道这个要颁奖、表彰的事儿了,他们俩相约一起到本市最牛逼的“月光议会”开个会。
沉沉夜色中,某火锅店的霓虹灯分外醒目,这一年来,它的分店开了一家又一家,并推出了“秦岭山风火锅”等新口味,非常受欢迎。

此时此刻,字幕应该出现“THE END”了吧?

呵呵,下面还有彩蛋——

2345年的一天,中国已经成为银河系里最强的国家。那时的首都是长安(曾用名“西安”)。长安城里有一个排名银河系第一位的新闻学院——长安市立西北大学新闻学院,在车韦佳乃老师的“信息传播过程中的阿尔法变量和噶玛射线的非平行不对称原理”课程中,老师清了清嗓子说:

“各位同学,请打开你的Google Glass2344,关上你的iTeacher2345,知道为什么吗?我最讨厌苹果了,它推出的这个iTeacher越来越笨拙了,甚至连当年在微博时代发微博的‘@陕西发布’都比它强!”
“说起已经过去一百多年的微博时代,有一个案例,要和大家分享,这个案例发生在咱们长安,那时长安还叫西安呢,那天是2014年3月15日,春光明媚,难得的不是雾霾的好天气。关于雾霾这个东西,你们现在都没概念了,以后我要专门开一个课,将一下雾霾的事儿。”车韦佳乃老师习惯性地说了一句题外话,然后继续她的正题,她又清了清嗓子,她说:
“在那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写给自己的三十而励’和他的小伙伴们兴高采烈地去吃了一个火锅,然后发了一条微博,没有想到这条微博后来会给他带来那么大的荣耀。因为这个条微博后来改变了媒体的话题议程,优化了政府部门的政策制定流程,同时还刺激了一家火锅店的客流量…一个些微的用词变化,一份敢于解决问题的责任心,一个充满商业智慧的广告策划,一个懂得适时推进的政务官员,他们结合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结果就是——秦岭已经有241年没有发生人为的火灾了。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目前银河系里,除了没有氧气的那几个星星,只有我们地球,我们中国,我们长安有这样的记录!对了,长安名吃『山风火锅』和这条微博也是有关系的…”

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三个小时之后,在场的以及不在场的还有通过网易公开课的“3D可触摸互动在线版”听课的孩纸们都听呆了,他们深深地被车韦佳乃的讲课带入了深思。

车韦佳乃老师最后说:
“不管是已经消失的微博时代,还是微博之前的报纸时代、电视时代、广播时代…还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平行对称媒体时代』,都有一个原则性的常识:政府的屁股,是用来打的,不是用来舔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你家二大爷
    2014年3月20日05:23 | #1

    靠,你造谣,你诈骗,你传播邪教,难道还不删帖?咋这么幼稚,民主开放自由是建立在高素质的基础上,就你这素质肯定得把你管好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