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蔚:佔領立法院 人民向馬政府宣戰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為什麼最後竟然會演成「佔領立法院」?是什麼樣的壓力,逼得抗議者必須以「一次總解決」的思路發起這場驚心動魄的行動?

做為一個第一線記者,我從頭到尾看服貿協議從無到有。換句話說,就是一路旁觀這個壓力鍋從開始充氣到全面爆發,有時甚至身處其中。

但儘管如此,當張慶忠宣布服貿協議「視為已審查,依法送院會存查」的時候,我還是有種一巴掌被人家呼到天上的飄飄忽忽的感覺。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是笨,笨到想不通為什麼有一班政客敢膽大妄為到這種地步。

但恢復思考能力之後,還是必須努力的,平心靜氣的,就我第一線記者所看到的再說一次我所認為反抗服貿協議的必要性。

不少同業或者政治人物在臉書及各種評論上質疑「為什麼不能循多數決決定?」或者鼓吹「該表決就表決」。一部分報紙處理新聞時,把服貿程序的拖拉混亂歸結到「立法院本來就是如此」,然後立馬站上文明高地,嚴厲批評著「作亂」的反對黨立委和公民團體。

對於這樣的議論,筆者的看法是希望大家把眼光調整一下:

從立法院這個地點zoom out出來;
從委員會這個階段zoom out出來;
從現在這個時間點zoom out出來

看看服貿協議從提出到現在的全部過程,或許就會對學生攻佔立法院這件事給出不一樣的評價。

至於我,我的感受很直白,對於服貿,事實上到現在為止簽署的絕大多數協議都一樣,我在每一個階段,都感受到「黑箱」之黑,黑到伸手不見五指。

讓我從頭回顧:服貿協議是延續ECFA來的,我們在ECFA簽署之初就知道接下來要談服貿,的確,只有這一段是公開的。然而一旦開始,就沒有任何訊息傳出來,沒有任何階段談判被公開來。在這個階段,陸委會問不出任何訊息,問陸委會,他要你問經濟部;問經濟部,他說是陸委會統籌。整個談判階段,政府部會就是這樣應付記者的提問,也就是公民的知情權利。

當然,一定會有優秀的同業挖出一點內容,跟著有一些正面或負面的評論。但政府就會告訴你一切都在談判中,不能公開,讓所有的批評都打在空氣裡。

接下來,協議簽完了,文本公開了。這個時候,政府告訴你,所有的內容都不能改,因為他們已經談完了。要重談,會違反國際慣例、傷害國際信用,所以不管之後開了多少公聽會、郝明義先生訴說多少問題,政府都無動於衷。然後就是張慶忠和國民黨立法委員那一段,讓我已經辭窮的表演。

所以,如果你和我一樣站在第一線採訪,回顧整個過程,你會覺得自己是個受騙的白痴:

談判時,任何訊息都不能公開
談判後,公開的內容不能再改

如果是這樣,那容我請問馬英九政府,在這整個過程之中,究竟哪一個階段是公民可以有意義參與?提出意見的?

哪、一、個、階、段?

所以對於始終執著在「立法院為什麼不能表決」這一點上的同業和評論者,我的想法是:身為一個新聞工作者,民眾的知情權要靠我們來實踐。如果吾等之輩被一路蒙蔽到這種地步,你覺得我們該守護的價值守護了嗎?實踐了嗎?
如果答案是否定,而你仍能心安理得的高聲主張「服從多數」、「該表決就表決」,那我實在不知該如何評價這一切。

這不只是服貿的問題,這是一種信任潰堤。張慶忠惡搞服貿協議的後果,至少讓筆者,我相信還有參與佔領立法院的學生和民眾對這個政府的信任完全崩潰。

完、全、崩、潰。

今天陸委會、國民黨政府可以和國民黨立委這樣「推動」服貿協議,我就認定你明天會用一樣的方式把「互設辦事機構協議」、「新聞交流協議」和「文化交流協議」,以及任何一個不知道哪裡遊說出來的協議用同樣的方法搞過關。

然後,在互設辦事機構協議裡,「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就會在沒經過國安評估的情況下快快樂樂開張辦公。民眾要求政府做國安評估,得到的答案很可能也是「談完了,不能改」。

新聞交流協議讓台灣一部分媒體理所當然地大吸特吸吮統戰奶水。

文化交流協議,會把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光明正大納入中共宣傳部的審查圈裡。

你問我為什麼把事情想得這麼壞,很簡單,因為我對陸委會及國民黨政府的信任已經完全崩潰。

接下來的問題是,那要怎麼辦?

答案是宣戰!向陸委會、馬政府宣戰。這一戰不是拉開陣式兩軍對決,而是要打游擊戰、打巷戰。但不是上街打,而是在立法院、在行政程序裡裡打。

上頭提到「對政府的信任」這件事其實非常重要,因為很多兩岸協議的完成,政府都必須依賴人民的信任。例如兩岸完成十幾二十個協議,我們其實並沒有太追究它究竟是怎麼開始的。

即使是諸如「生技合作」或「產品標準化」這種明顯是為特定產業量身打造的產業,我們其實也沒有太過問。因為一般情況下,民眾總是「相信」菁英主持下的政府的判斷,相信政府總的方向是追求最大的利益

然而一旦這種信任完全崩潰,民眾就只好收回對政府的授權。也就是這場仗要靠民進黨和台聯替我們打,我們要督促反對黨議員在兩岸協議形成的每一個環節和政府打巷戰。

每、一、個、環、節。

例如,每次兩岸海基、海協會協商開會,通常要訂下接下來協商的議題,這時候立法院就要介入,一個一個問清楚為什麼洽簽這樣的協議。

接著兩岸工作團隊開始談判協議,就固定時間排專案報告。利用委員會決議綁死有爭議的議題底線,不准官員隨便退讓。

在協議談到最後階段,就要求向委員會全案報告,甚至送院會表決後才能簽字。如果要強行表決,那就到了開會簽字時,發動最後一波抗議。

馬英九政府不是堅持簽完了不能改嗎?那人民只好在「還能改」的時候努力叫你來說清楚,好讓我來得及改。

的確,現行沒有「兩岸協議監督法」,沒有法律但立委有質詢權、提案權
質詢權不夠就卡預算。必須想盡辦法把行政部門每一個階段的行政成本墊高,墊到最高。

每、一、個、階、段。

人民原本不必這樣的,誰不想追求效率?但沒有辦法,既然對上的是一個選擇和張慶忠狼狽為奸的無良政府。除了趨前防守,除了緊迫盯人,人民別無選擇。以前當兵時有一句罵人的話,「給你方便你當隨便」,人民不是不願意政府權力,過去六年不僅給了,而且給得很多。但當人民在服貿這件事情上終於發現政府並不愛惜我們的授予,甚至視為理所當然,那我們就把權力收回來,用佔領立法院的方法。

或許會有人問:這樣會不會讓馬政府剩下任期的兩岸關係一事無成?確實很可能會。但,看看上頭那些待簽的協議即將給我們帶來的風險,和馬英九政府處理服貿的態度。我認為:讓馬政府剩下任期裡的兩岸「一事無成」,才是對台灣最好的結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