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拿下克里米亚面临巨额账单

克里米亚雅尔塔——最近几天,在这座阳光灿烂的克里米亚海滨城市,许多自动取款机都是空的,该地区的许多地方也是如此,“交易被拒绝”的小纸条在提款机旁边都积成了堆。还有现金的银行也对提款设定了严格的限制。

除了来往莫斯科的航班外,其他所有航班都已被取消;如果针对克里米亚政治地位的争议持续下去,这种情况或许会成为常态。这种想法令人脊背发凉,因为再过一个月,这个从沙皇时代以来就一直深受喜爱的度假圣地即将迎来旅游旺季。

除了西方要对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的行为实施制裁以外,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在努力吞并克里米亚半岛的过程中,也面临着非常大的财务压力。这个半岛缺乏自给自足的经济,而且在电力和淡水等关键服务方面还非常依赖乌克兰。

“对于乌克兰来说,舍弃克里米亚应该非常简单,”经济学家奥列克桑德尔·若卢德(Oleksandr Zholud)说。“从经济角度来看,它就像个污水沟。”若卢德供职于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国际政策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Policy Studies)。

今年1月,克里米亚议会通过了总额大约5.4亿美元(约合33.4亿元人民币)的2014年预算案,其中大约有3亿美元将来自基辅的中央政府。最近几天,克里米亚官员说,现在他们希望莫斯科能来填补差额。

目前,俄罗斯自身也面临着严重的经济放缓,所以对普京及其助手而言,潜在的巨额开支也让要不要吞并克里米亚的抉择显得更加复杂,尽管收回克里米亚受到了公众的广泛支持。

克里米亚与俄罗斯在语言、历史和文化方面有着深刻渊源,而且在许多俄罗斯人心中,克里米亚半岛还具有一定的怀旧意味,因为它既是避暑胜地,也是退休人员常来的地方。历代沙皇和政治局主席都在这里设有度假别墅,包括最后一任苏联总统米哈伊尔·S·戈尔巴乔夫(Mikhail S. Gorbachev)。在1991年的一次政变企图中,戈尔巴乔夫曾被暂时流放到了他位于克里米亚福罗斯的宅邸,那座宅邸面对着黑海。

俄罗斯的地区发展部长伊戈尔·N·斯柳尼亚耶夫(Igor N. Slyunayev)对克里米亚半岛的基建需求给出了令人警醒的评估。

“所有重要资源,首先是电力和水源,克里米亚半岛都无法自给自足,”斯柳尼亚耶夫在回答俄罗斯《生意人报》(Kommersant)的采访时说。“其境内80%的水都是经由北克里米亚运河从第聂伯河流过来的。此外,克里米亚80%的电力也依赖外部输入。”

斯柳尼亚耶夫还说,“如今,我们的克里米亚看起来比巴勒斯坦好不到哪儿去。”这里的许多居民可能都会对这条冷酷的评价提出反驳。

这里的地方政府对许多问题都毫不担心,比如公务人员工资、养老金和其他开支,说莫斯科将会支付全部费用。然而,尽管普京和俄罗斯议员做出了安抚的表态,而且还承诺会提供10多亿美元的直接援助,但是没有人能打包票。

在未来的数月乃至数年中,俄罗斯自己也会面临财政方面的挑战。这是因为,根据预期,石油和天然气的销售收入会急剧降低,而克里姆林宫(Kremlin)还需要承担巨额的开销,为警察、军队和其他公职人员涨工资。在普京于2012年重新担任总统之前,俄罗斯公职人员就开始加薪了。

吞并克里米亚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财政负担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完全吸纳克里米亚是一项极其艰难的工程,需要发放新的护照、把货币从乌克兰格里夫纳改为卢布,并且把完全不同的系统整合到一起,包括房产记录、税收制度、法律纠纷等等。

这个过程充满风险,比如乌克兰政府可能采取行动,通过关闭交通要道,进一步孤立这个地处偏僻的半岛。

俄罗斯和克里米亚之间没有陆上的交通连接,在克里米亚城市刻赤(Kerch)附近最窄的水路上修建一座桥,就要花费多年时间,以及大约30亿美元到50亿美元的成本。

专家称,如果政治动荡对克里米亚半岛的主要产业造成冲击,特别是已经受到影响的旅游业和银行业,那么俄罗斯和克里米亚都需要付出更高的代价。

银行也和提款机一样空空如也,在提供货币时遇到了很大困难,银行的总部大都在乌克兰本土。与此同时,人们对长期业务风险产生了越来越强的担忧,这也需要银行应对。如果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拒绝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来往此地的航班在未来多年里都会受到限制,就像北塞浦路斯只与土耳其有直接的航空联系一样。

至少,基辅对公用事业和其他重要服务的强力影响,还可以迫使克里姆林宫与新的乌克兰领导人进行协商。普京一直指责乌克兰新任领导人不合法,直到目前仍拒绝与对方会面。

上周,普京在会见俄罗斯主管财政和经济的部长,以及央行行长等高层经济官员时,表达了自己对俄罗斯经济前景的担忧。

克里姆林宫的一份会议纪要显示,普京说,“我想说,当前的经济增长率和政府给出的增长预期都无法让我们满意,我们必须加快发展步伐。”

“首先,我们必须保持目前宏观经济的稳定,”普京说。“我们需要做好准备,迅速回应内部和外部的风险——这些风险并没有减少——从而确保各级政府的预算都能得到执行,并把通胀水平保持在能够接受的低水平。

地区发展部长斯柳尼亚耶夫说,他认为基辅的政府将会保持理性,不会切断关键的服务,但可能会收取水电费。他告诉《生意人报》,“乌克兰官方应该不会主动制造人道主义危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